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上古黑龙

第六十四章 上古黑龙

    深渊寄生兽蠕动的黑色触手和尖利的牙齿,就像是无数盛开的花朵一般展现在布莱恩与卡菈德娜两人面前,覆盖了他们的视野。

    “轰隆轰!……”

    整个高塔开始晃动起来。

    萦绕着浓郁的黑暗能量的祭坛周围的地面上,骤然间浮现出一道道隆起,随后,无数触手猛地从地下钻出,缠绕住了一名身着深紫色牧师长袍,黑色长发披散的莎尔女祭司,把她一把拉倒在地。

    “啊!……”

    莎尔女祭司惊恐的尖叫一声,然而毫无用处,数十条由纯粹的阴影能量构成的触手,依然把这位满脸恐惧的女祭司死死的缠绕着,悬浮在半空中,倒吊在触手上。

    “蒂娜,救我,救我,救救我啊!!!……”

    女祭司疯狂的挣扎着,试图用尽浑身力气挣脱这些触手,但是并没有成功,相反,那些触手因为她的反抗,变得越发激烈。

    而那些听到女祭司呼救的其他祭司们,除了少数女祭司被吓得脸色苍白,娇躯不停颤抖外,其他人则全部都冷眼旁观,并神色虔诚地望向血色祭坛。

    显然,她们早就预料到了会发生这种情况,或者说,从她们虔诚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她们正在等待这一刻的降临。

    “吼!”

    伴随着深渊寄生兽发出粘液感十足的怒吼,祭坛旁的一片散发着腐臭味儿的黑色深坑内,里面粘稠的黑水,瞬间就像烧开的沸水一样,猛烈的沸腾了起来,升腾起一股股浓郁的黑暗气息。

    只听几声轻响,发出绝望尖叫的莎尔女祭司身上的衣服就被撕破。

    “一切都是为了失落女士的荣耀,你们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嘶哑的声音仅仅比细语稍高一点,却在这混乱氛围里,显得分外响亮。

    看到这样恐怖的场景,以及那恐惧而绝望的尖叫声,与布莱恩一起躲在阴影里的女术士卡菈德娜面色苍白的转过头去。

    她虽然在苏萨尔的法师塔长大,但是自从外出冒险之后,也是经历过许多事情的,甚至还加入过不少冒险团。

    对于这样的事情,她还是比较了解的,也没少见到过一些冒险者在酒馆搂着喝的烂醉的舞女上楼的情景。

    一开始的时候,卡菈德娜还并不是非常明白,但是时间久了,耳濡目染下,也就渐渐清楚了那意味着什么。

    可是,像这种由触手替代的劲爆场面,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着实把她的三观摔得稀啪烂碎。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卡菈德娜用手肘碰了碰布莱恩的胳膊,忍不住询问道,“她们这是在做什么?”

    她看了眼布莱恩,发现这家伙竟然目不转睛的盯着祭坛处的重口味仪式,还看得津津有味,让她不免暗自吐槽: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布莱恩收回目光,瞥了眼身旁的女术士,对她说,“这是一种莎尔教会撕裂魔网的献祭仪式,现在的魔网已经被撕开一个小口,想要进一步的将伤口扩大,就必须将影魔网的能量转化成污秽的阴影能量,去渐渐腐蚀它,最终达到撕裂的要求。”

    “简单来说,就跟伤口上撒盐没什么区别。”说话间,布莱恩注意到,第一位女祭司的意识已经开始变得模糊。

    她的身体向上弓起,绷的笔直,两眼翻白,嘴巴大张着,却只能够发出吞咽的声音。

    伴随着这些由晦暗的阴影能量凝聚而成的触手飞快撤退,女祭司好似回光返照般的发出最后一声惨叫,然后就像一具在暴风骤雨中被玩坏的木偶一样,丢在了粘稠翻滚,剧烈沸腾的黑水里。

    紧接着,便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直至两名实力明显达到传奇领域的女祭司。

    相较于其他女祭司,这两名传奇祭司神色非常平静,冰冷的眼眸中甚至还带着一丝期待,在主动走向深渊寄生兽时的优雅步伐,就好似在参加一场令人愉悦的宴会。

    “她们为什么不躲啊?”对眼前场景渐渐麻木的卡菈德娜,不禁好奇的询问道。

    虽然她知道自己问的就像是一句废话,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因为她们是失落女士最虔诚的信徒。”布莱恩耐心的回答,“她们即使死掉了,灵魂也会进入失落女士的神国,倘若影魔网真的取代魔网,这些主动献祭的女祭司们的灵魂,就会成为影魔网的一部分,对于像她们这样的狂信徒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归宿。”

    就在这时,翻滚沸腾的水坑里,升起的一丝丝浓郁的黑暗能量,最终幻化成一个不断旋转的黑色漩涡。

    覆盖着厚厚的红色,像是风干后的鲜血一样的祭坛上,蚀刻的银色符记与深紫色魔法符文,骤然间爆发出可怕的黑暗能量。

    伴随着深坑内粘稠的黑水疯狂翻滚、涌动、沸腾……一股股浓郁的黑暗气息,宛如鲸吸牛饮般,快速的朝着升腾在半空中的漩涡涌去。

    “看到了没。”布莱恩指了指半空中不断收缩、膨胀、旋转的黑色漩涡,对卡菈德娜说:

    “这个黑色漩涡连接的地方就是魔网被撕裂的伤口,而深坑内粘稠的黑水,就是由yin秽的气息和影魔网能量混合出来的脏东西,只要将池子里的所有能量全部送入魔网的伤口里,那么另一边的黑龙就会借助这些能量,让整个广泽的魔网将彻底被撕裂,成为物质位面里,第一个被影魔网取代的区域。”

    “既然你知道的这么清楚,为什么还这么耐心的躲在这里。”卡菈德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满脸不解的看着淡定的布莱恩,“这个时候,我们难道不是应该冲出来,去阻止她们吗?”

    “你傻啊。”布莱恩看了她一眼,又瞥了眼最后一名被缠绕的传奇女祭司。

    她双眼翻白,纤细的身体正在剧烈的颤抖,就像一块暴风雨中,被挂在树杈上疯狂摇曳的破布,“以我们两个人的实力,这个时候没脑子的冲出来,跟送死没什么两样。”

    “稍等一下。”他看了眼深渊寄生兽,神色平静的说,“等最后一名女祭司被彻底杀死的时候,我们再冲出去,这样的话,面对的敌人就只有一个深渊寄生兽。”

    事实上,光是两人面对一个深渊寄生兽,都让布莱恩感到有点棘手,更何况还要面对实力达到传奇领域的女祭司。

    这种情况下,自然是等这个yin秽的献祭仪式结束,趁黑色漩涡疯狂汲取能量的时刻,两人再突然现身,杀死驻守此地的深渊寄生兽。

    耐心的等待中,仅仅片刻时间,在这座宛如洞窟隧道的高塔内,由粘稠的黑水坑里,散发出的浓烈血腥与腥臭的气息蔓延充斥在每一个角落。

    就连布莱恩与卡菈德娜脚下的土地都已不复存在,变成了由腐烂的rou块铺就的地毯,而且它还在微微的颤抖着如同拥有生命一般。

    更加引人注意的则是前方。

    深渊寄生兽的体型已经变得足足有整个大空洞那般高大,就像巨大的rou块一样,心满意足的站在他们的视线触及范围之内。

    借助着祭坛上爆发出的深紫色光芒,布莱恩可以轻而易举的看清楚深渊寄生兽那不停蠕动的深红色皮肤和腐臭的rou块,无数条数不清的触手在上面飞快的划过。

    但是最让人惊讶的,还是镶嵌在那巨大rou块中间的一抹白色。

    “我的天啊,简直不忍直视。”

    卡菈德娜双手紧紧地抓着布莱恩的手臂,眼睛瞪大望着那里。

    造成这位术士小姐如此剧烈反应的,正是那个融合在红色rou块中的躯体。

    最后一名实力达到传奇领域的女祭司,此刻正赤裸着身体,四肢已经完全被吞噬在rou块之中。

    她双眼圆瞪,但内里只有一片空白,看不见丝毫的感情与灵魂。

    “真是邪恶,可怕,不可饶恕。”

    卡菈德娜娇躯颤抖了下,表面上看起来她已经恢复,没有什么波动,但抓着布莱恩手臂的双手那发白指节,却很好的展现出了这位义愤填膺的术士小姐的情绪。

    “准备战斗吧!”布莱恩的声音让原本陷入短暂失神中的卡菈德娜重新恢复了清醒,而就在这时,两人同时听到并不算陌生的吱吱声。

    “我们已经暴露了!”卡菈德娜立即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话音刚落,数百只宛如猫咪般大小,长着蝙蝠状翅膀的恶魔甲虫,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出现,向两人奔去。

    对于这群虫子,布莱恩并不感到陌生,它们拥有着飞快的速度和锐利的爪牙,唯一的缺陷就是它们的身体非常脆弱。

    ——“异界誓盟·天界山!”

    一道炫目的金光交织成召唤法阵,数道散发出神圣光辉的亚空神族被布莱恩从天界山召唤到了这里。

    “天界山的眷顾者,圣剑神使雷吉纳斯……嗯?”

    威严无比的嗓音响起,招呼还未打完,这位浑身散发着粗狂美的男性天使就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

    “竟然是深渊寄生兽?”圣剑神使的双眼中骤然浮现愤怒的圣焰,露出对邪恶生物最为纯粹的厌恶。

    “肮脏的恶魔,接受净化吧!任何堕落者的灵魂都将被永远囚禁在七重天界的监牢!”

    话音刚落,圣剑神使,以及站在他身后的5名卫戍神使和3名夜枭神使的周身,骤然间爆发出炙热的神圣光焰。

    一道道充满神圣气息的光墙浮现,灼热的气浪比正午的阳光更加强烈百倍,扩散在周围的空间里。

    就连布莱恩都隐隐感觉到面部被烤得发烫,但是相较于他自身的感受,那些虫子的反应更加剧烈,它们没有能够停住自己的脚步,宛如飞蛾般向着明亮的光焰扑去,被瞬间净化蒸发。

    战斗一触即发。

    卡菈德娜,夜袭神使和卫戍神使,在布莱恩的命令下,投入到了清理恶魔甲虫的战斗里。

    而布莱恩则示意圣剑神使跟自己一起攻击深渊寄生兽。

    “吼……!!”

    面对两人的夹击,深渊寄生兽张开嘴巴大吼一声,没有人能够听出来它是因为痛苦愤怒,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不过,这些对于布莱恩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相反,就在深渊寄生兽怒吼的同时,他已经身形一动,启动闪现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它面前。

    在他身后的不远处,圣剑神使的双臂在瞬息间转化成两柄具有神圣和炽焰属性的光剑,整个人爆发出炽热的火焰,化为一颗流星紧随其后。

    深渊寄生兽扬起无数触手,抽向布莱恩和圣剑神使。

    特别是后者,作为一个邪恶阵营的深渊恶魔,它理所应当的不可能容忍这种耀眼的神圣光辉存在。

    面对夹杂着风声呼啸而来的触手,布莱恩侧过身,手举长剑向上一挥,蓝白光焰闪烁,伴随着深渊寄生兽的惨叫,所有试图接近他的触手纷纷被斩断,落在地面上,疯狂的蠕动着,最终被烧成灰烬。

    而圣剑神使的准备也同样充分,毕竟善良与邪恶永远都是相互克制的,对付深渊寄生兽的攻击,他只需一个充满神性能量的防护邪恶,就瞬间将所有触手弹开,全部朝着布莱恩涌了过去,仿佛在发泄着攻击落空的愤怒。

    看到这幕情景,布莱恩暗自咒骂一声,长剑舞出一道剑光,将近身的触手斩断,接着拉开距离,飞快的念诵一句咒语。

    ——“九环法术:寒冰怒爆!”

    伴随着奥术能量涌动,他身边的空气立刻降低到了冰点。

    随后,一把把由寒冰凝结而出的利剑,从布莱恩的身边浮现,伴随着他的动作,呼啸着向前激射而去。

    霎时间,数十把寒冰利剑刺入了深渊寄生兽的身体之中,不仅如此,冰冷的寒气飞快而迅速的从剑身上延伸开来,在它的身体上覆盖一层厚厚的白霜,让它看起来就好像是水做的一样,动作迅速变得僵硬而凝固,甚至原本挥舞的触手也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与此同时,圣剑神使的两条臂刃凝聚起惊人的神圣光焰,用力挥下。

    顿时,凝结在剑身的光辉在第一时间获得释放,化为无与伦比的巨锤,重重的砸在深渊寄生兽的身体上,爆发的神圣光焰,令它发出凄厉的哀嚎,就连被它镶嵌在rou块里的女祭司也跟着一起发出痛苦的尖叫。

    “——!!”

    遭受冰火双重打击带来的巨大痛苦,令深渊寄生兽发出愤怒的嚎叫,它张开血盆大口,一根根柔软的触手从那个里面飞射而出,喷洒着带有剧毒的幽绿色浓汁。

    布莱恩的身体忽然虚化,消失不见,又骤然出现在深渊寄生兽的身后,挥舞出手中长剑。

    爆发出蓝白光焰的利剑,轻而易举的刺入深渊寄生兽的身体,而凝结其上的能量也在这一刻爆发。

    剧烈的冲击波撕裂了寄生兽庞大的身体,在其上开了一个足足有一米多宽的大洞,从伤口中竟然喷射出一只只巴掌大小的恶魔甲虫,它们扭动着试图,张开那带有小小的锋利牙齿的嘴巴,徒劳的想要撕咬住任何一个所接触到的东西来延续自己的生命。

    但是它们很快就在圣剑神使的神圣光辉中尖叫着燃烧起来,化为了点点火光坠落在地,倒是给这漆黑邪恶的空间增添了几分正常的美感。

    与此同时,清理点恶魔甲虫的卡菈德娜也加入到了这场战斗。

    伴随着狂野的魔法能量扬起女术士披散的长发,一颗颗混沌法球凝聚成型,如同暴风骤雨般的砸在深渊寄生兽的躯体上,蔓延出被深紫色能量腐蚀的伤口。

    ——“光辉炸裂!”

    一股股带着天界能量的光辉,几乎同一时间被卫戍神使和夜枭神使释放出来。

    耀目的光芒汇合到一起,居高临下的将深渊寄生兽庞大的躯体笼罩,宛如噪音瀑布般,在轰鸣中,将寄生兽笼罩在神圣火焰中。

    “记住你的任务,雷吉纳斯。”

    布莱恩低声说道,而身旁的圣剑神使则点了点头,随后两柄臂刃交叉在胸前,严阵以待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虽然眼前这头深渊寄生兽看起来被他们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事实并非想象中看起来那么美好,布莱恩非常清楚,想要彻底杀死寄生兽,只能从内部破坏。

    低声对圣剑神使命令完毕,布莱恩立即与他一起飞了起来,离开地面,朝着深渊寄生兽冲了上去。

    卡菈德娜和卫戍神使们,则疯狂地倾泻着自己的攻击法术,压制深渊寄生兽的攻击,为两人争取时间。

    “——!!”

    感受到铺天盖地的魔法轰在身体上的痛苦,恶魔发出一阵足以让中低阶的职业者们因恐惧而被活活吓死的怒吼,随后周身所有的触手纷纷抬起来,宛如一条条灵活的毒蛇,向飞过来的两人扑去。

    布莱恩被闪现术涌动的传送能量包裹着,转瞬间消失不见。

    当他连续几个闪现,从无数触手的空隙中出现在深渊寄生兽面前的刹那,毫不留情的立即挥剑前刺。

    一道又一道混合混沌与咒火的能量从剑身涌现,化为道道洪流向下激射而去。

    在数十道可怕能量的撕扯下,深渊寄生兽原本坚韧的外皮很快就被轰出一个巨大的伤口,鲜红的嫩rou在其中颤抖,破裂,露出内里更加深沉的黑暗。

    最后一击!

    布莱恩眼神微凝,剑身上的混合能量已经被他凝结压缩到了极限,然后在他的有意引导之下,宛如即将出笼的野兽般颤抖,迫不及待的想要释放这无与伦比的毁灭性力量。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雪白的身影忽然挡在布莱恩的面前。

    只见原本被镶嵌在rou块里的那名实力达到传奇领域的莎尔女祭司,眼神呆滞的看着他,绝望的伸出手去,试图得到他的帮助。

    “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就在女祭司苦苦哀求的同时,一只触手忽然从她的嘴里出现,张开尖锐的利齿,恶毒的扑向了布莱恩。

    此时,并未受到任何影响的布莱恩毫不犹豫的将手中这柄由奥术能量凝聚而成,加持着混沌与咒火能量的星辰之剑,猛然投掷出去。

    闪耀着蓝白光焰的长剑,此刻看来起就好似从天而降,一闪而逝的流星,爆发贯穿了女祭司的脑袋,势如破竹的刺入深渊寄生兽被撕裂的伤口。

    一时间,原本污秽不堪的暗红色rou块上出现一道明显的光辉,好似引燃炸药的信标。

    “就是现在!”

    布莱恩迅速下达一声命令,接着右手虚空一划,三瓶装着宛如凝脂圣水的瓶子,被他通过心灵遥控能力,投入深渊寄生兽被撕裂的伤口内。

    圣剑神使猛然震动散发赤色辉光的羽翼,周身涌动着闪耀的神圣光辉,让他宛如离弦的光箭,冲着深渊寄生兽黑暗深沉的伤口,深入其中。

    在那一瞬间,恶魔陷入了沉默。

    但是随后,凄厉的惨叫声骤然而起。

    扭曲,尖锐的叫喊声听起来足以让人头晕目眩,仿佛成千上万个灵魂在无底深渊的烈焰中煎熬一般。

    肥大的rou块开始不规则的颤抖,爆裂,伴随污秽的血液喷射而出,一道道圣洁耀眼的光辉从恶魔的内部闪耀而现。

    “快撤!”

    看到圣剑神使已经引燃圣水,及时的从深渊寄生兽的体内冲了出来,布莱恩立即打开传送门,带着众人一起远离此地。

    “——!!”

    而就在这时,最可怕的爆炸发生了。

    一道明亮炙热的火柱平地而起,从恶魔的口中爆发开来直冲云霄,大地开始不住的颤抖,碎石向下坠落,巨大的钟乳石在冲击波的作用下爆裂,砸落在地。

    一时间到处尘土飞扬,弥漫的灰尘笼罩了整座阴魂高塔。

    与此同时,悬崖峭壁上的一座要塞内。

    阴暗的书房被弥漫着的绿色冷光照耀着,两幅黑白交织的挂毯装饰在墙上。

    第一幅上面用朴素的线条描述着世间所有的种族:人类,精灵,矮人……恶魔,魔像……所有的生物都匍匐在地,向着天空中一轮巨大的黑色圆碟致敬。

    第二幅则是繁星密布的夜空下,一座陡峭崎岖的悬崖上,造型奇异的建筑物与树丛们交织着‘生长’起来,挂毯的边缘两侧绣着满月与月食的景象。

    上古黑龙德斯皮尔——他的皮肤上闪烁着紫色魔文,脖子上用铜链系着一块拇指大小的……碎片。

    他在房间中央的一座深紫色法阵匍匐着,上方的空中是一个不断旋转着的黑色漩涡……

    在他身旁的墙上挂着一排笼子,每一个笼子里都装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类人生物。

    笼子很小,几乎无法装下一个正常人类,因此笼子里的人都无助的蜷缩成一团。

    黑龙头顶的漩涡,时刻不停的从他们身上抽取出一缕缕蓝白色的能量,注入到黑色的漩涡中消失不见……

    这里是德斯皮尔一生的事业所在。

    从他出生的那一日起,他便本能的想要去做到的事情……就是这个仪式。

    他不会退缩,也不会放弃,直到战斗至死。

    “隆隆……”

    就在这时,整座要塞有了一丝微弱的摇晃感,座椅旁边的茶几上,一杯散发着阵阵雾气的茶水,出现了明显的涟漪。

    匍匐在地面上的黑龙德斯皮尔抬起头,凝望着不断旋转的黑色漩涡,喃喃自语,“看来下方的仪式被打断了。”

    “好吧,我承认我小瞧了你们,竟然有能力杀死寄生兽。”

    他宛如骷髅般狰狞面孔上,看不出任何感情,只是伸出爪子一边抚摸着挂在脖子上的吊坠,一边自语道:“不过,也就到此为止吧。”

    “沙拉巴克。”黑龙呼喊道。

    话音刚落,一个恐怖的生物嗖的飞到了房间的中央。

    他的嘴边长着六条触手,头部看上去就像一只章鱼,身躯却是类人生物的样子,穿着一件有些破旧的黑色长袍。

    这个生物整个看上去就像是某种邪恶的异类。

    “仪式马上就要完成了。”黑龙凝望着黑色漩涡,对他吩咐道:

    “你带人负责将这两个闯入者拦住,等我在魔网上拆出一个大得足以笼罩整片沼泽的空洞,他们所拥有的魔法将变得毫无用处。”

    “遵命,我的主人。”黑影谦卑的鞠了一躬,转瞬间消失不见。

    ……………………

    (https://.23xstxt./book/67382/67382240/757524153.html)

    .23xstxt.m.23xstxt.

    /90/90655/30073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