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阴影位面

第五十八章 阴影位面

    世界一片灰暗,松木和苔藓的味道和着一丝寒意,飘荡在风中。

    黑土地上升起苍白的迷雾,远方的黑暗骑士们在碎石和乱木中宛如幽灵般静寂穿行,直下河谷,朝着如珍珠般散落的光芒奔去。

    那里的鬼火很多,多得让布来恩无法计算。

    数百数千的幽灵鬼火组成一条摇曳的光带,伴随着幽深的河流,看起来就仿佛两条河流同时涌动。

    这群骷髅骑士奔下山嵴,没有举旗也没有吹奏,一片死寂,只听见远方河水潺潺流动,马蹄的得得声,以及骨甲的碰撞。

    “这里就是阴影位面啊。”看到远方巡逻的骷髅骑士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迷雾笼罩的山嵴,卡拉德娜从废墟里探出脑袋,忍不住小声惊叹道:“果然还是亲眼目睹才能深刻地感受到,什么叫做抗拒光耀的黑暗之地。”

    虽然这位女术士嘴上说的轻松,但布来恩却能够明显感觉到,她抓住自己手臂的五指,那微微开合的小动作,恐怕早已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布来恩微微点头,没有答话,也没有在这个时候点破她的装腔作势,而是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阴影位面的景观非常奇异,并且总是显得很阴暗,绝对不会让人感到温暖,阴冷的气氛永远萦绕不去。

    更让人感到胆战心惊的是,处身于阴影位面,总是能够听到许多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感到有什么脏东西在身边,但仔细找时又什么都找不到,一直一直,感觉到被什么人注视着。

    事实上,阴影位面也可以称之为主物质位面的一个影子,也就是黑暗的影子。

    主位面的任何一个位置,都可以在阴影的世界找到与之对应的投影。

    譬如说,假如主位面的某处有一座山,那么,这座山也一定存在于阴影位面的同样位置。

    与另一个连接以太位面的不同之处是,阴影的世界看上去有形体有物质,真实的反映着世界本身。

    当然,作为世界黑暗侧的投影,阴影位面所显现的景象相对于主位面的原型,总是显得有些扭曲。

    因此,原本充斥着腐烂植被,绿意盎然的广泽的投影,看上去就像是一片黑色的大沼泽。

    布来恩与卡拉德娜出现的地方,就是广泽位于阴影位面的扭曲投影。

    与主位面的大沼泽本身一样。

    这片沼泽生长着浓密的植被,数不尽的小溪流淌在丛林中,环绕着柏木丛生,布满着灌木的地面,之间星星点点的点缀着密布芦苇的小池塘与水道。

    但区别最大的就是,这里的植被与河流,呈现在两人面前的,全部都是以阴暗的灰黑白色。

    因为这是一个除黑白灰外,所有颜色都被从中抽走的次元空间,它是一个抗拒光的黑暗之地,其内的天际是一片漆黑的穹顶,既没有太阳也没有任何星光。

    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有自然光,永远被非自然的幽暗所笼罩着,在没有任何增益魔法的加持下,普通人只能微弱的看见20米以内的事物,超过这个范围什么都看不见。

    此刻,布来恩与卡拉德娜两人虽然出现的位置是物质世界的要塞位于阴影位面的投影,但他们已经不在刚才的高塔上。

    四周看起来与要塞大厅非常相似,却明显不是一个地方。

    简单地说,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像是要塞大厅成为废墟之后的景象。

    这里的大门、廊柱以及凋像上都满是裂缝,涂料与表层看上去早已剥落在地上。

    从墙上较大的裂缝中向外看去,是一片漆黑的夜空。

    大厅的南侧有两扇木门位于左右,北侧的位置,与之前的大厅一样,是一扇铁门。

    一种阴沉的,充满着压力的阴暗弥漫在空气中。

    屋内悬挂的三个提灯仅仅能将室内渲染成阴影的氛围,大厅的角落里更是沉重的黑暗。

    在布来恩眼中,这里所有的色彩都暗澹了下去,向着灰色的色调不断转变。

    看向刚才通过的阴影通道,也就是黄昏之门,他发现这扇传送门已经变成一个白色的发光球体。

    “布来恩,你发现了没有。”一旁的女术士环顾四周,惊讶地说出自己的新发现,“我记得非常清楚,在物质世界的时候,这座大厅里明明有五座凋像,现在却只剩三座,少了艾斯帕林的茵克拉女王和王冠王子帕拉格拉德。”

    “你都说了是在物质世界的时候,搞清楚了,这里是阴影位面,发生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都不让人感到奇怪。”

    布来恩起身离开掩体废墟,卡拉德娜轻哼一声,连忙跟了上去,询问道:“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布来恩正欲开口,脚步一顿停在原地,女术士看到他严肃的表情,又将即将说出来的话语重新咽了回去。

    随着大厅陷入诡异的安静,两人同时听到一个沉闷的脚步声,在大厅南侧的一扇大门后回响着。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撕裂什么东西,以及轻微而细碎的刮擦什么东西的恐怖声音。

    这让布来恩第一时间联想到了某种电影里的恐怖画面。

    果不其然,在没有屏蔽自身嗅觉的情况下,他很快就闻到一丝微弱的血腥味儿。

    布来恩示意身旁的女术士不要出声,后者用力的点了点头,身体不自觉地又朝他靠近几分,就差将柔软的娇躯全部倒贴上去。

    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战斗,布来恩微微沉思片刻,立即启动混沌学者的特殊能力:混沌涌动。

    霎时间,一股纯粹而狂乱的能量,在布来恩周身弥漫开来。

    距离布来恩非常近的女术士卡拉德娜看到这种情况,顿时惊讶的瞪大眼睛,紧张的神情也随之放松下来,并连忙放开自己的感知,以此来静静地感受这股纯净的能量波动。

    布来恩没有耽搁时间,轻轻地摩擦一下自己的传古戒指,激活附带的特殊能力:星辰之剑。

    伴随着纯粹而狂乱的混沌能量在空气中翻滚涌动,顷刻间,全部汇聚到布来恩手中凝聚成型的一柄闪烁着微弱星光的长剑上。

    眨眼间,这柄半透明的力场能量之剑,就在混沌能量影响下,变成了一柄深紫色的光剑。

    【星辰之剑:当佩戴者个人等级达到15级时,可以启动此能力,凭空创造出一柄微光闪烁的半透明力场之剑,此造物被视作一把 4的魔法武器,可以享受各种临时或恒定的增益状态。】

    看到这柄凝聚成型的长剑,布来恩的神色中露出一丝不满,因为在「混沌涌动」的加持下,这柄剑的威力只得到了50%的增幅。

    他意念一动,将其驱散,又再次利用周身涌动的混沌能量重新凝聚出一柄力场之剑。

    这一次他的运气不错,得到最强的双倍加持。

    武器调整完毕,他立即祭出咒火,轻轻抚摸深紫色的力场能量之剑的剑身,紧接着这柄剑在咒火的影响下,闪耀出代表咒火能量的蓝白光泽。

    一切准备完毕,布来恩手中这柄剑已经变成一把 8的魔法武器,同时在咒火的加持下,获得粉碎和吸收魔法的特性。

    “你这是做什么?”卡拉德娜满脸不解地询问道:“你打算要当一个近战法师吗?”

    “没错。”布来恩适应下长剑的手感后,对身旁的女术士解释道:

    “这里是阴影位面,我最拿手的火元素魔法释放的时候,不但威力会被减半,还有可能释放失败,所以想要以最快的效率对付这群杂兵,或者说杀死上古黑龙,这把武器就是最合适的选择。”

    好在让布来恩庆幸的是,他的咒火属于原生魔法能量,并不会因为阴影位面的特性而受到影响,不然的话,他的战斗力至少也会降低一半。

    “原来如此。”卡拉德娜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她的表情仿佛是刚刚想起来阴影位面的特性一样。

    检查完周围的状况后,布来恩一脚踹开发出声响的木门。

    紧接着,淤血与内脏所散发的秽恶气息便扑面而来,弥漫在这个黑暗的房间的空气中。

    饶是布来恩早有准备,也被这股很冲的味道,给熏得胃部连连抽搐。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环顾四周。

    这个房间看上去是要塞那座八角形塔楼的底部,一座腐朽不堪的螺旋状木梯通向塔楼的高层。

    房间里,几具被肢解得残缺不全的人类尸体,就像rou贩子们挂着的猪rou一样,被用铁链悬挂在楼梯后面,对面的墙上。

    一个高大而孔武有力的怪物,被眼前这一幕惊到了,他手中拿着一柄屠刀,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直立的六臂勐虎。

    它的身躯被灰黑色的皮毛所覆盖着,脸融合了类人生物与猫科动物的特征。

    “竟然是物质位面的外来者?”

    这位屠夫收起惊讶的表情,将屠刀放在桉板上,挠了挠头,眼神中流露出困惑的神色,自言自语般的喃喃道:“好吧,似乎你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不过没关系,我正好需要新鲜的血rou。”

    话音刚落,布来恩手中利剑便划过虚空,以令人目眩的速度,精准无误地斩下六臂勐虎的脑袋,鲜血在胸腔的挤压下泉涌而出。

    “厉害!好锋利的剑!”

    看到眼前这一幕,远远地站在门外的女术士,把玩着垂在胸前的一缕头发,不禁惊叹出声,“一剑就解决了一只实力达到四阶的六臂勐虎,看来你的混沌能量不但纯粹,威力也没有减弱多少。”

    布来恩神色冷漠地握住重新返回的利剑,将其插入用灵能制作的剑鞘里,遮蔽散发的光芒,然后冲着站在门外发呆的女术士喊了一句:“废什么话,快点跟上。”

    开什么玩笑,一柄 8的魔法武器,若是连对方防御力最薄弱的脖颈都破不开的话,那他的混沌能量未免也太掉价了。

    无论怎么说,他也是奥术师和心灵术士双传奇的强者,若是还无法砍瓜切菜般的杀死低于自己等级以下的敌人,那简直将他们穿越者家族的脸面丢尽了。

    看到死亡的屠夫,布来恩飞速的打量房间一眼,带着卡拉德娜越过一滩滩幽光闪烁的血泊,朝着楼梯走去。

    塔楼的上层房间端放着一张闪烁着光泽的黑色大理石王座。

    阴影环绕其上并缓慢地围绕着王座一圈圈地流动。

    看上去这个房间曾经用来作为观星室、天文台或者了望塔之类的房间使用。

    因为锥形的天花板与墙壁的上端,镶着一扇扇的百叶窗式的窗户,四周的墙也被装饰成黑暗的,布满星星的夜空的样子。

    从窗户里向上看去,正是一片漆黑的夜空,四处一片黑暗,只有一个方向有着光线,在漆黑的世界中显得格外耀眼。

    南侧,就是布来恩两人之前经过的大厅,灯光从天花板与墙壁的缝隙中透出来。

    顺着这点微薄的照明,布来恩依稀能看见更南边的地方似乎有个渡口,上面停着一艘船。

    而更远的地方笼罩在一片黑暗中,根本无法看清……

    “你该不会是打算要乘船吧。”似是注意到布来恩目光触及之处,卡拉德娜神色略显苍白的说。

    “没错,我们需要前往一座失落的修道院。”布来恩收回目光,若有所思的说:

    “这里是阴影位面,强大的幽影龙和各种不死生物,充斥在这个荒凉的位面,我们想要完成任务,只能追踪莎尔教会的踪迹前往,不然的话,很容易迷失在这里。”

    “好吧。”卡拉德娜略显无奈的点了点头。

    “怎么?”看到对方对船只的反感表情,布来恩笑着说道:“不要告诉我,你一个实力达到传奇领域的女术士,还有晕船这个搞笑的缺点吧。”

    “开什么玩笑,本小姐怎么可能晕船,是你自己想多了吧。”卡拉德娜神色稍显激动的辩解道:“我只是反感坐船,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布来恩没有争辩,领着女术士走出要塞。

    在要塞早已粉碎的外墙之外,是一片如同午夜一般阴沉的黑色沼泽,黑色的柏树与蓝色的苔藓覆盖整座要塞的外部。

    树丛不算太密,不远处就是一条缓缓流淌着的静谧的小河,将整座要塞围成一个小岛。

    几个晦暗的提灯挂在树顶,微弱地照明脚下的道路,一直延伸到远处的黑暗。

    布来恩借助利用法术增强后的视觉发现,在小岛的东南尽头,是守卫室的废墟,勉强还能看出形状。

    守卫室废墟的旁边还有一个简陋的码头,停着一艘造型古怪的船。

    从这里看去,无边黑暗笼罩下的沼泽,显得阴森而古怪,而且,还让他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看着自己的感觉。

    在要塞的西北角的河上,还有一座摇摇欲坠的木桥,架桥的位置河宽约5米,桥后是一条虽然泥泞,但是的确可以辨认出是道路的路径。

    这条泥路通向黑色沼泽的深处,不知通向何方……

    眼下有重要任务在身,布来恩自然没有这个心情去好奇这条路通到什么地方。

    “你看那里。”布来恩正欲前往码头,站在他身边的卡拉德娜发现异状,伸手指向要塞北面。

    北面的围墙比要塞的主建筑群还要糟糕,只有部分北墙依然还屹立着,上面搭了几块厚木板,形成一个棚子。

    另一侧的墙下,安置着一个粗糙的木笼子,此刻正有一只蜥蜴人坐在里面。

    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哨点,站岗的是一位有鳞的蜥蜴人战士,他的鳞片如同这片夜空一样的漆黑,眼睛里燃烧着苍白的火焰,身体四周环绕着黑焰一般的阴影。

    布来恩提着长剑,开启灵能任意门,拉着卡拉德娜一起出现在蜥蜴人战士身前,一剑划过,干净利落地将其解决。

    接着,他打开牢笼,根据蜥蜴人俘虏的幽绿色鳞片,就可以判断出对方应该是利齿部落的人。

    “嘶~要塞的另一侧有一条道路。嘶,据说影鳞们的村子就在那条道的后面。我的一些同袍就被黑色的祭司们带去了那里,嘶~当他们回来的时候,他们的生命之火已经结束了,嘶嘶!几天前我们尝试逃跑,但是失败了。嘶,我被关在这里,我的两个同伴两天前被他们从那条道带走了。嘶嘶~他们还没有回来,大概黑色的祭司们还没有杀死他们。”

    蜥蜴人俘虏立即开始向布来恩讲述最近发生的事情,“嘶嘶,一只可怕的阴影的恶魔就居住在那座塔里面,它就像是一只直立行走的老虎。嘶,那些长毛的不去影鳞的村落。他们都坐上那条船,嘶~一个阴影一样的人驾驶着船,带着他们顺着河离开了。”

    “看来我猜的没错。”布来恩对身旁的女术士说,“想要找到失落的修道院,唯一的办法只能坐船。”

    卡拉德娜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看法。

    布来恩告知蜥蜴人俘虏,居住在塔里的屠夫已经被自己杀死,并向他指出要塞内连接主物质位面的黄昏之门的位置后,便朝码头走去。

    阴影位面的河水很平静,几近于静止,水下可以清楚地看到有许多漆黑的碎石。

    但是河水却很冷,冰寒刺骨。

    码头上一个高架上安置着一个牛眼提灯,苍白色的光柱向着沼泽深处延伸了出去。

    站在码头,布来恩依稀可以看见很远的地方,光线的尽头处似乎又连接着别的光源所发出的光……

    一座简陋的码头静静地建在黑色的水面上,一艘看上去非常不符合正常人审美的龙骨船停在码头上。

    船全长约10米,内侧整齐的用木板隔出了几列的座位,四具高大魁梧的牛头人骷髅静静地坐在船桨的位置,身上穿着铁链。

    在这艘平底船的主桅杆与前侧的船首斜桅上,分别挂着一个小提灯。

    布来恩检查完船只的大概情况后,便与卡拉德娜通过传送法术出现在船舱。

    两人刚落到甲板上,十几道厉吼声同时响起,一群影鳞蜥蜴人从阴影中现身,双眼通红,周身的阴影能量闪烁不定。

    与此同时,一个高大而纤细的人,从这艘造型奇异的船的船舱的阴影中出现。

    他的皮肤看上去是暗灰色的,配上一头黑色的头发,在阴影中特别不容易被察觉。

    他脸上有醒目的紫色纹身,盖去大半张脸,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珠宝镶嵌在耳朵和鼻子上。

    此时他正孤疑地凝视着布来恩两人,神色冷漠的质问道,“外来者,告诉我,是谁把你们派过来的?”

    布来恩与卡拉德娜对视一眼,便毫不犹豫的展开攻击。

    他手中的星辰之剑率先斩在为首这名暗影裔的胸口,虽然被瞬间浮现的两道力场魔法阻挡,但是在咒火吞噬魔法的特性下,依旧以势如破竹之势,将其斩杀。

    而另一边的女术士更是丢出十几颗拳头大小,闪烁着深紫色光泽的能量飞弹,将剩余的所有影鳞蜥蜴人杀死。

    战斗在转瞬间结束,打扫战利品的过程中,布来恩意外发现一架小型的龙骨七弦琴,旁边还附着一张羊皮纸:

    当你到达黑暗之树时,向守卫弹奏以通过。——艾斯维尔

    “你会弹琴吗?”看到这张纸条,布来恩望向身旁的女术士。

    昏暗的灯光下,卡拉德娜先是摇摇头,接着又连忙点头,被灯光映衬的散发出昏黄光芒的脸颊,却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丝惹眼的红晕。

    布来恩失笑一声,将龙骨琴丢给她。

    接着,他取出一张提前准备好的「魅惑不死生物」卷轴,朝四具静静地坐在船桨的位置,身上穿着铁链的牛头人骷髅走了过去。

    一道法术灵光闪烁。

    停泊在码头的龙骨船,鼓起的风帆猎猎作响,在布来恩施展的造风术的裹挟下,以最快的速度朝对岸驶去。

    安详的小河蜿蜒地在无光的大沼泽中平静地流淌着,高耸的黑色柏树在弯弯的河道上尽情地生长着,形成了厚厚的天然屏障。

    布来恩屹立在船头,在他的前方,一道微弱的光线在夜色的远方微微闪动着,而在他的后面,刚刚经过的光源逐渐的消失在夜色中。

    在这片无边的阴暗中,一切的一切,都异常的沉寂。

    只有划船的牛头人骷髅们干燥而规则的骨骼摩擦的声音,以及河水轻轻拍打船舷的轻响。

    有时候,一片黑色的阴影,甚至是一头体格庞大的幽影龙或暗幕魔兽,飞快的掠过他的头顶,或是从他的视线边界飞速的掠过,速度快得来不及看清。

    毫无疑问,这些阴影位面的居民,没有一个试图攻击他。

    显然,这艘莎尔教会的龙骨船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就当龙骨船即将抵达一颗高大挺拔的黑色橡树范围内时,布来恩立即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回到船舱里。

    “快点出来,马上就要抵达黑暗之树了。”他对坐在船舱里休息的卡拉德娜说道。

    昏暗的灯光下,虽然一袭带兜帽的深紫色斗篷将她高挑曼妙的娇躯笼罩,却难掩她单薄的暗黑色纱裙开衩出,恰到好处的裸露出来的两截雪白美腿,在灯光下,毫无瑕疵的散发出琥珀色的晶莹光泽。

    看得出来,这位传奇女术士并没有晕船的毛病,只是那略显苍白的俏脸,让他不禁有点疑惑起来。

    寒意彻骨的微风拂过。

    布来恩与卡拉德娜出现在船舱外的甲板上。

    就当船只即将抵达挺拔的黑暗之树时,卡拉德娜立即弹奏出节拍不怎么样顺畅的琴声。

    伴随着断断续续的琴声飘荡在幽暗阴森的河面,布来恩明显感觉到,在不知不觉中,船底浮现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水下静静的与船同行。

    “不要紧张,继续。”看到卡拉德娜弹奏的双手微微颤抖,脸色也苍白的吓人,布来恩利用心灵传音,轻声安慰着她。

    他能够敏锐地察觉到隐藏在船底的怪物实力很强,在这个危机四伏的阴影位面,在能不动手的情况下,他自然会尽量避免与其发生战斗。

    随着逐渐变得婉转悠扬的琴声飘荡,渐渐地,神色略显紧张的布来恩终于远远地望见一座既像简陋的要塞,又像是村落的一片黑色的影子。

    就在这时,突然间,船只前方平静的水面,爆起了数人高的巨浪,一大群从天空飞过的暗幕魔兽们发出刺耳的尖叫,四散而逃。

    布来恩震惊地发现,就连一头大概在成年期的幽影巨龙,都在感知到巨浪的可怕威慑后,吓得夹着尾巴逃跑。

    伴随着怒涛般的巨浪扬起,一只巨大的龙龟,从幽深黑暗的河水中,探出狰狞的骷髅面孔,出现在两人前方的水面上。

    这只龙龟的眼眶内跃动的两颗硕大的苍白鬼火,散发出一股股阴寒彻骨的负能量气息,在黑暗中显得异常可怕,令人胆战心惊。

    “可恶的偷渡者!

    !……”

    浑身萦绕着足以令人窒息的黑暗能量的幽影龙龟,发出声震四野的咆孝,抬起一根宛如大理石柱般的锐利尖爪,势不可挡的朝着船头勐然砸去。

    82中文网

    wap.

    /90/90655/29920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