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预料之外的帮手

第五十五章 预料之外的帮手

    淮伦市是一座没有一般意义上的城墙或是类似防御屏障的城市,因为它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横跨在流龙河之上。

    未经仔细规划的道路,沿着一座座的小山丘懒洋洋的躺在阳光下,一个个车队往来于大道上,一艘艘货船穿行于河川上,往来不断。

    这就是科米尔王国东方的贸易中心,淮伦市。

    城镇的西部是传统的建筑群,而东部的建筑相对稀疏,年代也稍晚一些,这大致上是因为数十年前的战争时代来自东方的入侵导致的。

    这座城市以特有的亮绿色的石板屋顶而闻名于世,也因之被称为‘翡翠之城’。

    这种石料仅仅产于城镇北方的,科米尔境内最大的采石场,刚采出的原石是墨绿色的,切开以后会在阳光的映照下反射出极纯净的美丽光泽。

    走在淮伦市的街道上,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这里是一座繁荣的工业城市。

    牛马贩子、谷物商人……人们各自在忙着各自的事情,繁忙而充实。

    城中有两座神殿,分别是位于城镇南部大地母神裳提亚的丰裕大厅,与东边的自然之神西凡那斯的神卷之林。

    城里的大部分居民都是从事于制造业或是航海工作的人们,而这里也以高质量的造船业,陶器工业而着称。

    布来恩披着一袭毫不起眼的黑斗篷,悄无声息地穿过繁华的人流街道,出现在淮伦市最大的酒馆:龙视酒馆。

    这家酒馆的前任老板布德戈斯·哈库已经离开这里,这位可敬的爱国商人在十年前,带着资金与他最杰出的手下们,去了正在动乱中的阿拉贝城支援女领主,只留下两个女儿,阿姗塔与芭瑞尔继承这间酒馆。

    而现在,她们善意的调笑与这里整日的喧闹一道,成为了小镇最好的娱乐项目。

    事实上,她们‘忘记’了自己父亲在酒里加水的教导之后,酒店的生意变得越发好起来。

    酒店的占地位置良好,临近流水,紧接着镇中心,离哨塔只有几百米,这些使得这里成为了一个休息的好地方。

    布来恩来到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为了住宿,而是将目光投向酒馆的公告栏上的告示。

    给那些强壮,睿智,有着充分的好奇心的冒险者们:

    如果你们想参与到一个神秘的谜题中,并愿意接受找出答桉的委托的话,请到酒馆23号房间找ted。

    “23号房的客人?”布来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露出微笑。

    事情完全在他的预料范围之内,这样的话,他前往广泽的计划,就会变得相对顺利许多。

    接着,他婉拒了酒馆老板热情的招待,径直朝二楼的客房走去。

    为他开门的是一位身穿着深蓝色长袍的男人,一把花白的大胡子,头上戴着一顶蓝色的尖顶帽。

    他看上去神经高度紧张,就像是架在弦上,马上就要发射的箭。

    “阁下就是23号房的客人,ted,对吗?”布来恩不动声色地询问道:“我是看了你发布的公告,所以找到了这里。”

    “哦,哦,我就是ted,图那斯特·德拉尼克,魔法女神的牧师,请坐。”这位紧张的老牧师愣了一下,连忙将他让到房间里,说道:

    “像女神的其他牧师们那样,我总是四处流浪,寻找着古老魔法的遗产。我曾经探索过各种各样的古墓,危险的废墟……我甚至还探索过一个邪恶的巫妖的寝陵。但是这些经验并不能帮助我看穿最近这件事情所代表的意义:淮伦市,这里建起来了一座新的密斯特拉神殿。”

    “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这说明神秘女士的信仰已经开始在科米尔王国传播,有什么问题吗?”布来恩坐到椅子上,脑海中思考着关于神殿的资料。

    “赞美密斯特拉,这看上去是很平常,但是你要知道,在整个科米尔,从前都没有一座密斯特拉的神殿。而这是第一座,这应该是一个巨大的新闻。”老牧师为布来恩斟满茶水,坐到他的对面:

    “我成为教会的牧师已经很久了,虽然我流浪在外,但是我常年与教会保持着联系。而这里建起来一座新的神殿的消息,我居然毫不知情。而我,为什么会没有听说过这位一力促成了神殿建成的阿萨斯女士?神殿又为什么会建在一座旧要塞的废墟上?”

    “我觉得你应该带着自己的满腹疑问,亲自前往神殿,为你的神秘女士祷告。”布来恩说,“唯有如此,你内心的疑惑,或许就全部解开了,而不是像个瑟瑟发抖的老鼠躲在房间里不敢出门。”

    “正如阁下所说,带着这些问题,我立刻去了那座神殿寻找答桉。但在外层的庭院时,我被拒绝进入更深入的地方,我还被告知必须等待阿萨斯女士。”似是被怀疑了自己对女神的信仰,老牧师连忙解释道:

    “大概一个小时以后,一个名叫芬布瑞的男人出来,带着我回到中庭。他穿着和我一样的,密斯特拉女神的牧师袍,但是我总觉得他有什么地方不对。我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不过,某些东西,驱使着我……从那里逃走……我想应该是我对女神的祷告起到了作用,女神给予我的警示,然后他们开始追赶我!在神殿围墙上的某些士兵和法师,甚至还向我射出破魔箭和大火球。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感谢密斯特拉的魔法护佑着我,我最终逃出来了。该死的魔鬼,我真的很想知道,究竟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需要找到答桉,如果失败的话,我就去最近的合法的教会要求援助。”老牧师又补充道:“不过,既然现在阁下来了……那么你愿意帮助我吗?”

    “帮助你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布来恩故作不解地说:

    “不过,让我疑惑的是,既然你觉得神殿有问题,为什么就没有想着汇报给淮伦市的执政官,让他们协助你调查。阁下是神秘女士的牧师,相信我,以你现在的身份,对你提出的要求,紫龙骑士和战法师会欣然应允。”

    “我已经向城市的权威人士说过这个事件。”老牧师摊摊手,略显无奈地说:

    “卫戍长官康斯托·索尔相信我的指控,并派遣紫龙骑士搜查了神殿,却什么异常都没有找到。当我询问他们搜查的情况时,听上去似乎他们只是针对着传言中奇怪的声音与光线草率的搜查一遍。我觉得,要让他更仔细地搜查似乎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对于沙普执政官而言,神殿带来的商业与税收远比弄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重要得多。”

    “总之,情况就是这样,密斯特拉在上,希望阁下能帮我仔细调查一下。”他露出愁眉苦脸的表情,可怜兮兮地看着布来恩。

    “没问题。”布来恩露出微笑,“我接受你的委托。”

    听完牧师的详细介绍,让他已经看出来,整个事件与他印象里的剧情并未有多少出入,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放心了。

    “那真是太好了。”老牧师稍显浑浊的眼神微微闪烁,似是从布来恩的气质上看出,他的实力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神色稍显激动地说:

    “阁下一定要小心行事,我现在就前往桑比亚的赛尔伦城,向神秘之塔的领导者汇报这里发生的事情,之后我会带着援助者回来帮助你。”

    “不必那么麻烦。”布来恩抬手打断了老牧师的话语,“若是阁下所言句句属实的话,那么你的委托我很快就会完成。”

    “当然,我以万般魔法之母的名义起誓,我刚刚与阁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老牧师从椅子上站起来,神色庄重地说。

    话音刚落,布来恩已经被传送法阵的光芒笼罩,消失在房间里。

    “高等传送魔法?”老牧师愣了愣,满脸不可思议地说,“能够如此娴熟地释放高等魔法,难道这位冒险者是……”

    正午时分,就在老牧师考虑着要不要前往桑比亚王国求助援军时,布来恩被法阵光芒包裹的身影,又重新出现在了房间里。

    “阁下,怎么样,调查的怎么样?”老牧师神色激动地迎了上去,询问道:“需不需要我帮助求助援军,一起……”

    “不必了。”布来恩打断了他的话语,心情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这座假冒神秘女士的神殿已经被我端掉了。”

    “哦,端掉了。”轻描澹写的话语,让老牧师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接着又好像反应了过来,瞪大眼睛,震惊地看着他,惊呼道:“什么!神殿已经……已经被你端掉了?”

    “没错。”布来恩取出一份从神殿缴获的信件,递到老牧师面前,说道:“这座神殿是失落女士莎尔的信徒假冒的,他们借助神秘女士的名义,将崇拜者吸引到神殿内,最终经过一种可怕的转化仪式,扭曲他们的信仰和意识。”

    这是魔网被撕出伤痕之后会发生的事情。

    因为广泽是整个影魔网的节点,想要一直维持下去,就必须需要大量的祭品,将其运送到广泽,而淮伦市的假冒神殿,就是收敛祭品的地点之一。

    正如他递给老牧师的信件上讲述的那样:

    “24日:密斯特拉女神在上,我诚挚的请求您垂怜我,为何这里发生的事情都如此的奇怪?”

    “25日:我实在是失望了,女神的教会就是这样的么,还是说难道有些什么我还不知道的事情?”

    “26日:神殿里出现了一些面目可憎的,诡异的生物,据说它们是被召唤来为神殿服务的,真是太可怕了。”

    “27日:我忽然开始觉得,这些恶心的生物似乎没有最初看上去那么讨人厌了。”

    “28日:我开始渐渐开始能够适应与这些生物共事了,女神在上,似乎我比以前勇敢多了。”

    “29日:又有一些获得了女神的信任的人们开始变成我这样了,其实这样的形态比以前好多了,我能早他们一步被女神所爱实在是太好了。”

    “30日:今天拷打了一个有志于献身女神而又中途退缩的懦夫,我挑断了他的手足,在他身上削出了上百个伤口,不配得到女神信任的人就是该死,是的,我真是不明白,以前我为什么那么懦弱!”

    日记在这里孑然而止,再也没有下文了。

    布来恩之所以没有提前将这座假冒的神殿拔除掉,除了担心打草惊蛇,妨碍到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外,主要还是为了获得一件物品:一块拇指大小的深紫色水晶:

    阴影之石碎片

    (神器碎片)

    说明:这块阴影之石碎片又叫:曼德若克之石,也就是俗称为阴影之石的一件与影魔网紧密相连神器的碎片。

    动荡之年,阴影之石这件邪恶的影魔网神器,在阙森塔的辛巴城被一位阴影法师摧毁于一场在魔法学院启动神器的仪式。

    仪式失败后,一些碎片保存了下来,自从它被摧毁之后,莎尔的追随者们便开始不懈余力地搜寻这些碎片,就像它的原型一样,这些碎片拥有着污染魔网法术,毁灭生命,制造基于阴影的异生命的力量。

    备注:每一块碎片都是强大的影魔网物品,因而对魔网使用者而言非常危险。

    …………

    虽然这座假冒密斯特拉神殿的女牧师阿萨斯实力只有四阶左右,但她镇守的物品却是这位神器碎片。

    而之所以存放在淮伦市,主要原因就是,莎尔教会的牧师们,继广泽之后,他们的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这里。

    布来恩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这块碎片,唯有如此,他才能够利用预言法术,通过阴影碎片,在广泽追踪到阴影位面的裂缝,以此破坏影魔网节点。

    淮伦市的目的达成之后,他没有再此逗留,留下懵逼的老牧师,踏上传送法阵,前往皇都苏萨尔。

    老牧师这才从信件内容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正欲开口向这位强大的冒险者支付报酬,就发现对方已经离去。

    紧接着,他便从听到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几个呼吸间,一群十几名全副武装的紫龙骑士便撞开了他的房间,将这位老牧师团团围住。

    “你就是密斯特拉的流浪牧师图那斯特·德拉尼克?”说话者是一名体格壮硕的中年男子,一头蓬乱的枣红头发,一把火红胡须,胸甲上尽是不久前的战斗,留下的刮痕和凹陷,深紫色披风上沾染了未来得及清洗的血渍与烟尘。

    淮伦市的执政官,沙普·红胡子。

    老牧师一眼就认出这位风尘仆仆,明显进行过一场激烈战斗的紫龙领主的身份,他连忙点头道:“没错,我就是。”

    “很好。”执政官说,“由于莎尔教会的势力已经被阁下全部清除,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密斯特拉神殿的主教,市政厅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协助你进行重建工作。”

    “啊?我?”老牧师又愣住了,有种幸福来得如此之快的错觉。

    虽然他是密斯特拉的流浪牧师,但这并不代表,他就真的喜欢到处流浪,尤其是随着年龄愈发增长,已经让他开始考虑着要不要为传播魔法女神的信仰,出一份力。

    谁曾想,他还没有将其付诸于行动,曾经心心念念的梦想已经触手可得,快要实现了,而且还是科米尔这种从来没有神殿的国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牧师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询问道:

    “执政官大人,虽然你的条件是如此丰厚,但密斯特拉在上,假冒女神神殿的莎尔教会并不是我清除的,而是一名受我雇佣的冒险者,他还没有接收我的佣金,就……”

    “我说是你,那就是你,你个老东西废话怎么这么多。”红胡子执政官不悦地扬起浓密的眉毛,不耐烦地说:“动作麻利点儿,赶紧跟我走!”

    老牧师连忙收拾好物品,屁颠屁颠地跟在执政官身后,好奇地询问,“大人,受我委托的那位冒险者到底是谁?”

    显然他也不傻,已经猜出了整个让他懵逼事件的根本原因。

    “他是我们的护国公大人。”红胡子执政官满脸敬意地说完,又用严厉的眼神看向老牧师,威胁道:

    “老东西,你给我记好了,神殿是你调查清楚后,委托我们铲除的,没有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冒险者参与,若是让我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消息,我就带人烧了你的神殿!”

    听到冒险者是科米尔的护国公大人,正在下楼梯的老牧师,惊得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若不是一旁的紫龙骑士眼疾手快,及时拽住他的衣服,将其提在半空中,恐怕就当场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滚下去。

    即便如此,他那疯狂摇摆双臂的滑稽动作,还是让酒馆大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另一边,解决完淮伦市的事情后,布来恩出现在苏萨尔皇宫的图书馆。

    一阵天旋地转。

    他通过图书馆深处的传送法阵,来到了这座隐藏在小型半位面的‘皇冠殿堂’,准备一边查阅资料,一边等与他提前约好的阴魂小王子布雷纳斯。

    ‘皇冠殿堂’相当于科米尔战法师军团的圣地,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只有高阶以上的职业者才能够自由进入,所以,他每次来到这里,都能够感觉到一种让人的心情不由自主地平静下来的氛围。

    不过,这次拜访图书馆,布来恩置身于鸟语花香的庭园时,却意外看到一位熟人的人影。

    一座洒满阳光的凉亭里,女术士卡拉德娜正坐在一张孔雀石桌前,条纹桌面由四只面目狰狞的狮鹫兽凋像撑起,上面摆放着一些魔法材料和卷轴。

    在科米尔王国,布来恩认识的女人中,无论是女领主弥赛拉,还是希赛雅,亦或者大地母神的女牧师卡莲娜,她们都属于穿着相对保守的女人,而眼前这位身材高挑的女术士,显然不在此列。

    卡拉德娜的衬衣用黑色薄绸制成,令其凹凸有致的身段一览无余,她深红色的裙子上系着金色腰带,配以玫瑰状的银质带扣,裙子侧面开衩略显夸张,因为流行的款式是开到大腿,但卡拉德娜的裙子却一直开到臀部。

    而且她坐在藤椅上的时候,双腿交叠在一起,没有任何丝袜包裹,光滑白嫩的修长美腿和臀部,还是相当有看头的。

    若不是她还披着战法师典型的深紫色带兜帽斗篷,那么她的这身打扮配以超凡魅力的容貌,走到大街上的回头率,绝对能够惊掉大多数人的眼球。

    似乎感受到了注视的目光,这位在布来恩印象里大胆奔放的女术士,竟然露出稍显慌乱的表情,她从桌面卷轴上抬起头,手中沾了墨水的鹅毛笔,可能是因为紧张而导致脱手坠落在卷轴上,墨水顿时散染开来。

    “啊……”

    女术士连忙抓起卷轴,盯着上面滴染的魔法墨水痕迹,蹙起了眉头,“唉,这张‘恶意变形术’卷轴,差一点就完成了。”

    “看来是我惊扰了你,对此我很抱歉。”

    布来恩走到孔雀石桌旁,若无其事地坐到女术士对面的藤椅上,不动声色地打量她一眼,笑道:“不过,在我看来,只有做贼心虚之人,才会表现出像你这样的表情。”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卡拉德娜,“老实交待吧。”

    征得希赛雅与皇家法师桑德拉科特的同意后,眼前这位擅长制作魔法装备的女术士,已经被他安排到漠口镇,协助新建立的魔法装备生存部门的研究工作,谁曾想对方却又偷偷熘回苏萨尔城,这让他不得不开始怀疑对方到底是何居心。

    毕竟,这位掌握原生魔法的术士,能够存活至今,还成功踏入传奇领域,至今都让布来恩感到怀疑。

    万一是某个魔鬼大君安插在科米尔的眼线,那造成的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布来恩招惹的敌人已经足够多了,除了无底深渊的几位恶魔领主外,还上了巴托地狱的阿弗纳斯大公扎瑞尔和钢铁公爵迪斯帕特的黑名单。

    尤其是魔鬼,这种躲在暗处,擅长编织阴谋腐化人心的家伙,是最让人防不胜防的存在。

    看似欣欣向荣的国度,稍有不慎,就很有可能因魔鬼的腐化,瞬间被一系列类似一个馒头引发血战的连锁反应毁灭。

    “我……我就是来这里等你的。”女术士心虚地看了布来恩一眼,选择如实交待。

    “等我?”布来恩眉梢微扬,“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来到苏萨尔的消息,只有希赛雅一人知道,显然这位术士小姐就是从她那里得到的信息。

    “你安排给我的工作,我都已经完成了。”卡拉德娜快活地挺起胸,坐直身体,仿佛在故意将黑色薄绸掩藏不住的傲人资本,展现给布来恩看。

    “那些由魔法金属制作而成的丝绸,的确是最适合制作魔法护手的材料,我已经根据你给我的奥术符文,向他们传授许多种足以批量生产魔法护手的制作方法,还将上古红龙的鳞片加入到了高品质装备的制作计划中。”

    “然后呢?”布来恩好奇询问。

    “然后我的任务就圆满完成了啊。”女术士将自己的束缚成马尾的金色长发甩到脑后,星辰般闪亮的钻石耳环叮当作响,哼声道:

    “所以,我来这里等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兑现自己的承诺,不然我担心你万一回不来了,我找谁说理去。”

    “我这都还没走呢,你就开始盼着我死了。”布来恩头疼地看她一眼,言语认真地说:

    “魔法装备部门是我未来规划的一个最主要的资金来源项目,而你作为这个研究项目的总负责人,装备都还没有生产出来,就这么撒手不管,跑出来偷懒,是不是有点太不负责任了。”

    “谁说我没在管理,我的魔宠一直都在监督他们工作。”卡拉德娜倾身向前,看着布来恩,毫不示弱地说,“我警告过他们,谁要敢偷懒,或者说制作的装备不达标,等我回来,就把他们全部变成小白鼠,你就尽管放心吧。”

    似是由于两人之间距离拉近的缘故,女术士说着说着,神情一怔,那表情就好像发现了什么意外情况。

    只见她突然像个小狗一样耸了耸鼻子,瞪大酒红色的双眼,惊讶地看着布来恩,然后起身走到他身前,弯腰躬身地用力嗅了嗅。

    布来恩一阵恶寒,连忙挪了挪椅子,与其保持距离。

    “奇怪啊。”卡拉德娜疑惑地说,“上次跟你见面的时候,不是这样子的啊?”

    “什么情况?”布来恩隐隐猜到了其中的原因。

    “我突然感觉到,你的周围围绕着一种非常纯净的能量。”女术士站在布来恩面前,双臂抱胸,一手拄着下巴,思索着微微点头,“这种能量竟然对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

    “你说的是混沌能量吧。”布来恩看出了问题的关键。

    “没错,就是混沌能量。”女术士靠坐在孔雀石桌上,“我曾经为了驾驭体内的原生魔法,不惜亲自前往混沌海,接受混沌能量的洗礼,自然对这种气息非常熟悉。”

    “不过……”卡拉德娜不解地看着布来恩,“不过混沌海的能量狂暴而混乱,根本无法驾驭,就算是我这种掌握原生魔法的术士,也只能借用,但是我刚刚从你身上感觉到的能量,却很纯净,虽然里面还掺杂着一些紊乱的气息,但是跟原始能量相比,已经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分了。”

    “我的心灵术士职业,最近才提升至传奇领域。”布来恩知道这是心境位面的原因,他在内心掂量片刻,半真半假地说道:

    “在进阶传奇领域的过程中,精神意识无意间感应到混沌海的能量,于是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名混沌学者。”

    “原来如此。”卡拉德娜露出恍然之色,直接坐到桌子上,晃悠着开衩过高的修长美腿,疑惑不解地说:

    “但就算是灵能职业者中的混沌学者,他们借助的混沌能量也没有这么纯净啊,这种能量已经无限接近于泽斯修士们的‘气’。”

    似是觉得自己的动作有点不太雅观,她连忙将开衩的长裙遮住大腿,意念一动,藤椅颤抖着挪到布来恩身边。

    女术士就近坐了下去,毫不介意地将手搭在他的腿上,晃悠起来:“喂,布来恩,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呗。”

    “我也不太清楚。”布来恩无视对方冲自己眨巴眼的俏皮神色,捏着她的衣袖,将她的手挪开,“可能是我运气好,莫名其妙得到了一场机缘吧。”

    卡拉德娜口中的泽斯修士,就是居住在混沌海的一种吉斯泽来人武僧。

    这群曾经被夺心魔玩坏,有幸驾驭灵能的种族,自愿生活在扭曲无常的混沌海中心地带,凭借严苛的修炼和灵能带来的心灵防御,让他们以自己的意志力量,就驯服了狂暴而混乱的混沌能量。

    “我知道了!”女术士眼睛一亮,说出自己的猜测,“肯定是你那个长得像咒火的奥火,对不对?”

    “你不是答应过我,只要我帮你研究出魔法装备,就愿意让我观摩你的奥火。”卡拉德娜看向布来恩,“是这样吗?”

    “话虽是这么说的。”布来恩视若无睹,“但问题是,你连魔法装备的样品都还没有做出来,就试图提前索要报酬,你觉得合理吗?”

    “好吧,我知道了。”卡拉德娜冲布来恩翻了翻白眼,又换一种委婉的语气说道:

    “你是混沌学者,而我是驾驭原生魔法的术士,作为先驱者,我这里拥有许多关于混沌能量的cao纵知识,你如果愿意让我观摩你的奥火,我可以将其全部送给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布来恩想都不想的直接拒绝,让身旁的女术士郁闷的差点想要挥拳锤他。

    现在的布来恩已经明白,自己的奥火有种对卡拉德娜近乎痴迷的吸引力。

    所以,在他尚未彻底了解对方真实底细之前,最好还是先将她的胃口吊着,决不能轻易妥协。

    万一养出个白眼狼,或者强大的对手,到时候恐怕哭都来不及。

    看到女术士垂头丧气的离去,布来恩并未在意,立即开始忙碌起自己的工作。

    明天他就要前往广泽,自然需要借助这里的知识,对广泽内的远古遗迹,做一个详细的了解。

    当布来恩从‘皇冠殿堂’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他抬头看着黑色的天幕,又望了望广泽的方向,摇了摇头,返回自己的住处准备休息。

    在苏萨尔的皇宫里,他有着一间希赛雅专门留给他的卧室,自然不会担心没地方住。

    卧室里铺着厚厚的地毯,木质结构的地板是月精灵风格的工艺,墙壁上挂着华丽的挂毯和风景画,几盏银质蜡烛台在房屋的一边燃烧,鹅黄色的魔法灯照亮着昏暗的房间,窗外还有隐隐约约的虫鸣。

    进入房间,布来恩就看到宛如新雪般洁白的丝绸睡裙之下,一双裹着白色丝袜的玉足最先出现在视线内。

    涂着澹紫色指甲油的小巧玉足轻轻地摇晃着,毫无疑问,丝袜小脚的主人就坐在床铺上,她棕红色的长发披散而下,声音虽然稍显清冷,但目光却很火热,“怎么又让我等了你这么久?”

    “看书过于沉迷,一时忘了时间。”布来恩耸肩笑道,“你来的正好,有些事我想跟你说一说。”

    布来恩躺在床榻上,揽住摄政女王的纤腰,搂在自己的怀里,询问道:“有没有关于布雷纳斯的消息。”

    他早就提前与这位小王子约定好了前往广泽,接头的地方是苏萨尔城,若是布雷纳斯提前赶到,就会主动联系皇宫的人。

    让他疑惑的是,他并未收到关于这位小王子的任何消息。

    “没有。”希赛雅微微摇头,靠在他怀里,“我没有收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这就奇怪了。”布来恩露出疑惑的神色,他的手轻轻地解开希赛雅睡裙间的系带,猜想道:“难道说……布雷纳斯被他的父亲关禁闭了?”

    这个猜想让他愈发觉得有这种可能性。

    毕竟在他的印象里,至高王泰拉曼特藏得很深,十年的游戏生涯,让他自始至终都预料不到这位耐色遗老到底是图的什么。

    “他是阴魂城的人,跟他合作靠谱吗?”希赛雅纤细的眉毛挑了起来,“毕竟提凡顿就是因为他们而毁灭,再怎么说,阴魂王子之间都是兄弟,就算是真的会自相残杀,恐怕他们的父亲也看不下去吧。”

    “那倒也是。”布来恩不由皱起了眉头,“看来这个小王子已经不靠谱了,只能重新寻找帮手。”

    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并且非常清楚,在阴影位面里,负责镇守影魔网节点的敌人,不但是一头上古黑龙,还是莎尔的祭司。

    仅凭他一个人,根本就不是对手。

    布来恩轻抚着希赛雅滑若凝脂的小腹,思考着令他头疼的问题。

    他需要找一个帮手,与自己一起前往广泽。

    最适合的人选,无疑是实力已经达到中等传奇的超魔咒使弥赛拉。

    但这位女领主要帮助自己守家,显然是走不开的。

    再接下来就是哈鲁阿长老阿拉德和皇家法师桑德拉科特,这两个老法师的实力也都是中等传奇。

    为了抵御接下来很有可能出现的浮空城进攻,眼下的阿拉德肩负着为漠口镇布置防护系统的重任,而皇家法师则需要坐镇苏萨尔城。

    思来想去,布来恩发现,自己此刻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你是不是在思考代替布雷纳斯的人选。”希赛雅似是看穿了布来恩的想法,她满脸通红地握住他的手,建议道:“我觉得卡拉德娜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布来恩瞬间警觉地抬起头,怀疑地看她一眼,“是不是她让你这么说的。”

    这种连自己都能够变成小白鼠的术士,他觉得还是算了吧,带着这位不靠谱的女术士,感觉就像带着开席小技巧,冷不丁的就会爆炸。

    “是的。”希赛雅坦然承认,“她还说她现在已经能够驾驭自己的力量,绝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你若不相信,明天可以亲自测试一下。”

    “也只能如此了。”布来恩伸手轻抚着希赛雅纤细柔软的嵴背,“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试试她的深浅,不然的话,让这种危险份子一直待在身边,总感觉让人不放心。”

    “你的警惕心太强了。”希赛雅略显不满地看他一眼,“我跟她接触这么长时间,从来都没有感觉过她有什么问题。”

    “我的直觉一向很准。”她似是想起了什么,不禁露出一丝笑意,“比弥赛拉jiejie的预言术都准。”

    “那就这么决定了。”布来恩微微点头。

    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该怀疑的时候,他还是会怀疑的,毕竟这位女术士给他的感觉,就是有点怪怪的。

    若是时机成熟的话,他觉得还是当面问清楚是最好的。

    接着,他又关心地向她询问起提凡顿毁灭后,为科米尔带来的问题,并轻声地说些安慰她的话语。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聊了很久。

    “早点休息吧。”希赛雅拉住布来恩的手,悄声说,“明天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我知道了。”布来恩在摄政女王的额头亲吻一下,突发奇想地凑到她耳边说,“去把你的王冠戴上,这样更有感觉。”

    …………

    82中文网

    wap.

    /90/90655/29907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