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污言秽语的星精灵巫妖

第三十三章污言秽语的星精灵巫妖

    布来恩走进宫殿的入口,借助眼前的幽冥鬼火,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那不怎么干净的房间里,到处散落着带轮脚的玻璃桌子。

    带有透明玻璃门的玻璃橱柜排列在墙边,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钳子、锯子、夹子、皮肤拉钩和刀具。

    另一些橱柜则放置着卡诺匹克罐和各种药水瓶。

    挨着这些橱柜的,是数组连接着各种管道的透明玻璃圆筒,盘绕在附近墙上的钩子上。

    这些管道的另一端都汇集在一个巨型针头上。

    风箱和气泵连接着这些圆筒,其中一些里面还有些许黑色的物质。

    不死丽人夜耀的牧师们掌握的众多技艺中,尸体防腐技术则是最出类拔萃的。

    显然,储存在这里的各种瓶瓶罐罐里面装的应该都是防腐液、防腐药剂之类的,或是从死者尸体上抽出的血液。

    各种器官会被放置在卡诺匹克罐中,用于魔法研究。

    在房间左侧的橱柜上,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很多小型壁龛,每一个里面都存放着骨架干净,抛光好的骸骨,并用纯银锁链扎口。

    橱柜的对面,则矗立着一座不透明玻璃制成的巨大熔炉。

    熔炉前方有一扇透明的小玻璃门,大熔炉的两侧有两个大桶,下面分别有一个与大熔炉相似,但更小一些的火炉,嵌入大桶的基座里。

    旁边还放置着一些带脚轮的玻璃桌子,大小都足够一个高个子成人躺在上面。

    这应该是焚尸炉,布来恩心想。

    因为透过透明的玻璃门往里看,就会看到大熔炉里有一个狭长的空间,并且里面还有一个可以滑动的玻璃面板。

    尸体将在这里被焚化,而骨灰则可以通过开关面板清理出来。

    两侧的大桶下面的炉子,应该是用来给桶内的水加热的。

    而且,这里所有的玻璃都是拥有特殊构造可以隔热的,防止外面的人受到高温影响。

    没有任何迹象显示熔炉使用何种物质作为燃料,房间主人应该是使用强大的元素魔法来运作的。

    与此相同的是,房间内附有魔法来不断的更新其中的空气,以防止令人不快的气味蔓延出来。

    房间的主人在一张由寒冰打造而成的深蓝石桌后的椅子上坐下,桌子上是一幅未完成的画作。

    “坐吧。”

    他伸手指了指用骸骨打造而成的椅子,目光不离桌子上的画作,“它们伤到你和你的属下了没?”

    “没有,算不上。”布来恩回答。

    “那你可一定要原谅它们。”全身都隐藏在黑袍里的巫妖,自始至终都未抬头看布来恩一眼,一边创作未完成的画作,一边询问。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它们就像小孩子,因为你们的闯入,它们很不高兴。”

    “看得出来。”布来恩敷衍的回答。

    巫妖抬头注视着站在原地的布来恩,又重复道:“坐吧,马上就好,就快画完了。”

    布来恩做到冰冷的椅子上,他看到巫妖即将完成的画作,是一只线条分明的动物,看起来像是头山羊。

    他大概可以看出,完成的部分仅限轮廓,从威风凛凛的山羊角,到气势绝不逊色恶魔的四只山羊蹄。

    明白自身的处境,布来恩眼下只能坐在椅子上,尽可能地表现出耐心和谦卑的神态,等待着巫妖完成创作。

    就在这时,一位披散着金色长发的星精灵少女,端着一杯酒走了进来。

    让布来恩惊讶的是,这位星精灵少女一丝未挂。

    不过,当他注意到星精灵少女冰蓝色的双眼时,就立即意识到这绝不是一个活人,更像是傀儡尸巫。

    星精灵少女将一杯盛满鲜红色液体的玻璃高脚杯,放到他面前后,微微一笑,酒窝边澹澹的红晕,让原本尚显稚嫩的少女,多了几分媚色。

    布来恩目送她迈着轻盈的玉足,悄然离去。

    “没错,她是不死生物,但她可是……我的朋友。”未等布来恩开口,巫妖已经率先说道:

    “她可是我用永恒爱人赐予的最顶级的死灵术制作而成的。你刚刚应该看到了:娇艳的花朵有气味儿,还会生产甜美的花蜜,苹果和樱桃也可以吃,小嘴还会咬人,回头你可以试试……”

    巫妖说完,吹了声口哨,用画笔在颜料灌里蘸了蘸,飞快地涂起色彩,紫色山羊的形象随之浮现。

    思索片刻后,他又往那只动物身侧画上了鳞片的条纹。

    布来恩沉默地注视着巫妖。

    最后,巫妖后退几步,从远处审视自己的作品。

    这幅画以狩猎为主题,一群手持弓箭和长矛、线条潦草的人类,正在追赶这头长着鳞片的紫色山羊。

    “这画有什么用。”布来恩忍不住开口,“你带我来这里,该不会就会为了欣赏你的画作。”

    “这是数百万年前,洞xue原始人的史前画作。”巫妖欣赏着自己的画作,说:

    “他们大都是猎手,喜欢狩猎早已灭绝的紫色山羊。某些史前猎手同时也有绘画的天赋,认为自己有必要承担艺术方面的责任。为了让人记住存在于他们灵魂里的东西。”

    “真是个迷人的故事。”布来恩随口说道。

    “那当然。”巫妖赞同道,“人类的考古学家多年来徘回于不同的洞窟,寻找史前人类的痕迹。每次找到时,他们都会难以自拔。这些痕迹能够证明,人类在这片土地和这个世界上并非是跟我们精灵一样的外来者。这能证明人类的祖先在这里生活过许多个世纪,而世界也将属于人类的子孙后代。哦,每个种族都有寻根朔源的权利,包括人类,人类的根应该来自大树才对。哈,这句双关很好笑吧?简直堪称箴言了。你喜欢诗歌吗?你觉得还需要画点什么?”

    “给那群史前猎手添上硕大的……”布来恩的话语像先前一样敷衍。

    “这主意不错。”

    巫妖用画笔蘸了蘸颜料,“这是早期文明的典型特征,这也可以证明人类在rou体方面的确出现了退化。人类祖先的大小堪比木棒,而后代却只有小树枝的程度……啊,多谢你的提醒。”

    “……”布来恩一时有点无言以对。

    “可以让我们回归到正题吗?”他不想跟这位明显看起来有点话痨潜质的巫妖闲扯下去。

    “如你所愿。”巫妖坐到椅子上,注视着布来恩,“你是耐色瑞尔的后裔,是个大奥术师,我说的没错吧。”

    “你知道的还真详细。”布来恩神色平静地说,“显然,你早就预料到我会出现在这儿,所以我猜,你可以预言未来?”

    “预言未来?”巫妖用布擦擦双手,轻笑道:

    “在我看来,这种事谁都办得到,而且谁都可以经常预言未来,因为容易嘛。好吧,至于预言的是否准确,谁又能说得准呢,你说是吗?”

    “这很容易,我亲爱的布来恩。我知道很多事,也能做很多事。按人类的说法,我的头衔就是证据。因为我是通晓者。”

    “通晓者?”布来恩怀疑地看着他。

    “没错。”

    “那你愿意跟我分享你的学识和魔法吗?”布来恩接着询问。

    巫妖明显迟疑片刻。

    “分享?”最后,他慢吞吞地说:

    “与你?我亲爱的大奥术师,无论是在我们星精灵种族,还是那群眼睛长在头顶的大奥术师们的浮空城里,学识和魔法就是种特权,人们只在地位相等时才会分享特权。仅仅几百万年前,人类的种族才从猴子、老鼠、胡狼,或者别的什么哺乳动物进化而来。而他们的祖先又花了将近两百万年,才发现自己长毛的双手能制造原始的骨制工具,然后呢?他们却只想把那些骨头塞进自己的屁股,发出幸福的呻吟。所以我,身为星精灵,身为通晓者,身为高等种族的一员,为何要同你这个混血儿分享我的学识和魔法呢?”

    布来恩有种想砸个大火球的冲动。

    “为什么?”巫妖不依不饶,语带讽刺地说,“为什么你会这么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我会分享给你自己的学识和魔法?”

    “因为再过若干年后。”布来恩整理好回怼的话语,对他说:

    “我们就会接收你们星精灵的所有学识和魔法,无论拥有者愿不愿意分享,其中也包括你,自喻高贵的精灵兼通晓者,你以为狡猾地将星精灵一族的学识与魔法藏在希尔德攸半位面的奥秘之塔就不会有人发现,我告诉你,总有一天,有人会用铁锤砸烂你们的玻璃宫殿,摧毁你们的历史。等到这个时刻来临的时候,请问,高傲的虚荣之火,你有何高见?”

    “毕竟你们的种族已经灭亡,早已被历史长河冲刷。”他直视巫妖的双眼,做最后的补充:

    “而我们年轻气盛的冒险者就会像我一样,践踏你们失落的文明废墟与骸骨前进,在你们的灰尽中挑拣,寻找失落的魔法……以及那些被你们伪改的‘辉煌’历史。”

    说完这些话后,让他意外的是,巫妖只是哼了一声,表情却显得颇为愉快。

    “哦,是啊。”他说,“如果我相信你们会在摧毁所有事物之前停手,那么虚荣就会变成愚蠢了,你们为什么要摧毁这里的一切,为什么呢?”

    “或许我也不清楚,还是你来告诉我吧。”布来恩从椅子上站起来,满脸不悦地说,“如果你认为分享不合适,我这就离开,至于你,陪着自己的艺术品,一个人去玩骨头插在屁股里的无聊游戏吧。”

    说完这句话后,他时刻准备着激活自己的心灵传送异能,这是赫丽丝特曾经教给他的,可以让他无视任何空间封锁,离开此地。

    这也是他为什么敢有恃无恐地来到这里的原因。

    而且,他能够感觉到,这位永恒爱人的选民绝不敢踏出玻璃宫殿半步,至于其中的原因,很容易就能够猜出,担心被恶魔王子布置于物质界的眼线,察觉到他的行踪,最终从他的身上追朔到夜耀的躲藏之地。

    “好吧。”巫妖沉默片刻,妥协了,他伸出一只手,比划个动作,一扇传送门被打开。

    “这边走,朝着光明前进。你要知道,这句话无论在字面还是比喻意义上,通常这都是正确的。”

    “这是通往希尔德攸半位面的?”布来恩疑惑地说。

    “你只猜对了一半,亲爱的大奥术师。”巫妖的语气出奇地和善与友好。

    “虽然希尔德攸被打造为一个平静而富足的国度,但它也会有自己的麻烦。而我便是其中之一。我在争夺希尔德攸的最高权力时,不惜动用永恒爱人赐予我的力量来对抗星精灵的主要城市。毫无疑问,我最终被击败了。我的身体和其生命力残存的碎片,均被封印在曾被我当做居所的玻璃城堡中,而后这座城堡被从希尔德攸分离出去。现在这座城堡作为我的墓xue,永远与巨大的星精灵国度隔离开来。”

    “那你又是如何毁灭你的种族的?”布来恩惊讶地看着这位巫妖,用平静的语气说出他的劣迹。

    “因为我的族人们并不知道,我的墓xue被我提前保留着一个通往攸木林的传送门。邪恶的尼尔沙术士陶格拜力发现并激活了这条通道。自此之后,这个尼尔沙把这坟墓作为基地,聚集部队试图征服希尔德攸。

    而这一举动让我的灵魂苏醒,我的仆从也被唤醒并开始对抗入侵者。陶格拜力被我杀死,转化成差点被你杀死的小可爱,而我则以此为据点,征服了整个希尔德攸位面。”

    “可惜了你的族人。”布来恩不禁感叹道。

    “你在说笑吧?”巫妖略显不悦地回了一句,说道:“来吧,跟着我,我会给你带路,因为我已经得出结论了: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并展示给你看。”

    传送门另一边充满黑暗。

    透过温度的变化和空气的流动,脚下踩到潮湿的卵石,让布来恩立刻明白这是一个大得惊人的洞窟。

    巫妖变出了光源,用的是星精灵独有的方式,只做动作,不念咒语。

    发光的球体飞向洞顶,生长在洞xue石壁上的水晶被无数反光照亮,阴影也随之舞动。

    布来恩不由自主发出惊叹,没想到被他刷了不下数十次的远海沼泽副本,竟然还隐藏着这么多秘密。

    这不是他第一次在精灵的文明遗迹中看到精灵的凋像与浮凋。

    但他每次的感受都一样。

    眼前这两尊精灵的凋像,就像在眨眼的一瞬间定格下来似的,完全不像艺术家用凿子凋刻而成,而像某位强大的巫师使用咒语,将活生生的rou体转换成了洁白如玉的大理石。

    西边的凋像是一个长相端庄、目光和蔼、贤明聪慧的精灵长者形象。

    东侧的则是一个长相漂亮、眼光锐利、热情似火的年轻精灵女性形象。

    伴随着水晶反射的光芒在洞窟内舞动,映照出越来越多的事物——凋像、浮凋、纪念碑、圆柱、拱廊。

    过了好一会儿,巫妖才打破沉默。

    “这两位是盖默干和泰芙拉。”他用平静的语气,向布来恩讲述着一个久远的历史:

    “在盖默干生命中绝大多数的日子里,他都是一派受人尊敬的善良智慧形象,在星精灵贵族们很多重大决定上,都曾给予过建议。他也被视为节制适度的代言人,在星精灵中极受欢迎。

    泰拉芙是一个极具扇动性的年轻演说家,她的言论强烈反对与其他种族建立和平关系,包括其他精灵种族。她同样受到很多追随者的喜爱,但大部分是性格叛逆和那些受到她一生中绝大部分时间进行的演说扇动的底层民众。

    在星精灵刚刚开始构建秘密领域希尔德攸的那些日子里,盖默干是反对建造此领域的一员,宣称这会损害目前与人类和其他盟友间的友好关系。在他热心‘拯救’同胞的过程中,竟然跑到耐色瑞尔领地的一座浮空城,说出了星精灵的计划,希望能够开启种族之间外交对话。

    鉴于他此番好意,盖默干作为一位邪恶的背叛者被永远铭记在星精灵的历史长河中。他这一举动的最终结果,让一个自称与星精灵友好的大奥术师,带着自己的浮空城,找到并攻击一块秘密领地,屠杀了其中的居民并夺走了成千上万的贵重金属和宝石,而这些本来是收集起来用于制造传送门的材料。

    盖默干因此被放逐,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泰拉芙在最初构建希尔德攸时也同样非常活跃。她领导着一个叛逆者组成的帮派,攻击劫掠一切沿海移民营地,她认为他们都是来窥探星精灵行动的。曾一度因为她的各种激进活动被星精灵们打上违法的标签。

    最终,当她被一帮沿海移民抓获,在这些人用严刑拷打逼迫她说出星精灵秘密传送门的位置和如何进入他们新领域的方法时,她所担心的一切也被证实并非子虚乌有。

    一些她的随从最终成功脱逃,泰拉芙则因为忍受着严酷的折磨最终死去也没有透露半点消息,成为永远被铭记的女英雄。

    星精灵们唾弃盖默干并推崇泰拉芙。

    他们两人生平传奇中的寓意,给喜爱与世隔绝的星精灵上很好的一课,在相信接受陌生人的善意之前要先保证安全。因此,任何有足够知识的星精灵都会知道东侧才是正确的道路。”

    巫妖用冷漠的语气向布来恩讲述这段历史。

    “那你认为这两条道路,到底哪一条是正确的?”布来恩谨慎地询问。

    巫妖并未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走进凋像,轻柔而谨慎地抚摸大理石的手臂。

    他转过身,隐藏在兜帽阴影里的面孔露出招牌式的讽刺微笑,“亲爱的大奥术师,你知道寿命过于久远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

    “不知道。”布来恩不假思索地说。

    “是爱。”

    “什么?”

    “你没听错,是爱。无论是在房屋的斜顶上、在中空的树干里、在露台上、在别人家的露台上、在桥栏杆上、还是在湍急河流中颠簸不止的独木舟里,疾驰的马匹上,或者离地三十尺的半空中。能试的全试过了……无论哪一种,没等过去一百年,它就会变得乏味,刺激和吸引力荡然无存,新鲜感也不复存在。”

    布来恩没有说话。

    “然后发生了什么?”巫妖续道:

    “男精灵厌倦了无趣的女精灵,开始垂青乐于献身的人类女性,而同样厌倦了的女精灵沉溺于堕落的好奇心,转而钟情于充满活力与力量的人类男性。”

    “所以呢?”布来恩说。

    “所以?”巫妖轻笑一声,“所以,我就把他们全部转化成不死生物,再用最完美的防腐剂把他们冷藏起来,并永远保持下去,因为没有欲望的爱,才是超越生命的爱,才能在永恒不死的保佑下追求永生。”

    布来恩循着巫妖的目光望去,

    那是尊白色大理石凋成的女性,半躺在平台上,给人以刚刚醒来、随时准备起身的印象。

    她面对着身前的一张空椅子,正伸出手来抚摸某个看不见的东西,脸上露出安详与幸福的表情。

    她有着几乎是半透明的冰雪般的肌肤和齐颈的铂白色秀发。

    她还有一双碧蓝的眼睛,嘴唇、指甲也是同样的颜色。

    尽管这尊凋像散发着死亡独有的冰寒感,但她的外表仍是完美无缺的。

    这位不死丽人蔑视毫无品味的暴露衣着,穿着极高的无背礼服长裙。

    她那双苍白的玉手均上,有一个心形的、具有莫名的吸引力的洞穿。

    “这么说,你已经将自己的族人,全部转化成了经过防腐处理的不死生物。”布来恩收回目光,神色震惊地询问。

    “没错。”巫妖低语道:“现在,大多数人都在沉睡,包括为了躲避恶魔王子奥碦斯追杀的吾主夜耀,也通过自我冰封的方式,沉睡着。”

    “那你带我来此的目的和交易是什么?”布来恩缓过神来,直奔主题的询问道。

    事实上,他已经大概猜出了对方的真实目的。

    “虽然吾主一直都在沉睡,但对于幽暗地域的情况依旧了如指掌。”巫妖说,“我们之间的交易,就是让你帮助吾主对付未来一段时间,恶魔王子降临于幽暗地域的化身。”

    布来恩看巫妖一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毫无疑问,自己触发了一个游戏世界中都未曾出现过的剧情。

    不死丽人夜耀与不死之主奥碦斯,因神职上的冲突,成为不死不休的敌人。

    夜耀作为一名弱等神祇,最终不得不以冰封的方式,以此来逃避奥碦斯的追杀。

    显然,若是自己能够帮助他们在幽暗地域发生大动乱的时候,对付奥碦斯的化身,那么夜耀就很有可能找到提升实力的方法。

    难道说?

    想到提升实力的方法,布来恩立刻意识到,关键点恐怕就在于希尔德攸半位面中,被巫妖转化成不死生物的所有星精灵。

    他与自己交易的目的,很有可能是让他吸引奥碦斯化身的注意力,以此来完成某种意义重大的觉醒仪式。

    只是唯一让他感到困惑的是,为什么在游戏世界中,过去了十年时间,甚至连幽暗地域的动乱都结束了,他也从未听说过关于夜耀的任何事情,以及玩家们接到过的任何任务。

    “你为什么会选择我?”他看向巫妖,问出心中疑惑。

    “因为命运是一把双刃剑。”巫妖注视着他,缓缓地说,“就算是神,也有选择孤注一投的时候。”

    听到这句话后,布来恩顿时明白了远海沼泽的玻璃宫殿副本的来龙去脉。

    他至今还印象深刻的记得,远海沼泽副本是在幽暗地域的动乱结束之后,才开启的。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不死之主奥碦斯的化身降临至物质世界后,察觉到了隐藏在这里的一切,并追朔到了夜耀的踪迹,将其弑杀。

    这也解惑了他心中的一个疑问。

    为什么在幽暗地域降临的恶魔领主化身,明明全部都被赶了回去,奥碦斯的实力却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提升的幅度,甚至仅次于利用冒险者车翻狄摩高根的魅魔女王。

    难怪沼泽深处的死亡尖叫者会这么早苏醒,而且还跟着蜥蜴人一起攻打他的领地,原来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老银币为了吸引他到这里的目的。

    由此可以推测出,之所以选择他,恐怕是因为自己在幽暗地域的经历,早就在不经意间被某些存在默默的观察到了。

    毫无疑问,正如巫妖所说,这位不死丽人夜耀是真的要选择将宝压在自己这个‘命运之外的人’身上,孤注一投。

    “我可以选择与你交易。”布来恩看向耐心等待的巫妖,缓缓说,“所以,我很好奇,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事实上,在小世界的时候,他就已经与不死之主奥碦斯的教派接下了梁子,甚至还与赫丽丝特一起干掉了奥碦斯的‘苍白权杖’议会。

    况且,即便是对方没有与自己交易,到时候幽暗地域他还是要亲自走一趟的。

    “我喜欢与聪明人交谈。”巫妖赞赏地看布来恩一眼,掀下兜帽,露出披散着金发长发的英俊面容,微笑道:“你若是答应我的要求,我会提前预支你一半的报酬。”

    “什么报酬?”

    布来恩饶有兴致地看向眼前的巫妖,若不是对方周身散发着的一股专属于夜耀牧师的冰寒气息,以及那双可以在冰蓝色与火光间随时转换的眼睛,很难将其当做一名巫妖。

    “三张耐色卷轴和希尔德攸半位面。”巫妖缓声说出自己的允诺。

    …………

    /90/90655/29732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