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提裤跑路

第二十八章 提裤跑路

    迷雾镇的一处庄园里,正在举行一场宴会。

    宴会的主题,主要就是为了庆祝谷地联军成功驱逐了所有的桑比亚入侵者,以及拔除掉隐藏在谷地的许多莎尔教会的据点。

    布来恩原本是不打算参加这种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的宴席,但是他长久地待在时间流速缓慢的半位面中,并且昼夜不停地研究欣布的法术序列和矩阵,让他遇到了一些暂时无法解决的小问题。

    这并不是说凭他的能力无法解决,主要是因为近一个月的研究,让他有种头昏脑涨,精神疲惫之感。

    这是一种心灵层次上的疲惫,并不是简单地通过魔法或者恢复药剂就可以恢复的。

    这让他意识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沉浸在法术的学习里这么长时间了。

    作为一名施法者,适当的休息和放松,不仅仅是有好处的,更是有必要的,这不光可以提高自身研究奥秘知识的效率基础,还能让他们的大脑永远保持清醒敏捷,不至于失去理智。

    因为当一个人除了法术什么都看不见也不在乎的时候,其实就也已经癫狂了,一个理智都没有的疯子还谈什么研究奥秘,探索多元宇宙的未知之地。

    所以,既然刚好赶上,他决定今晚在这里放松一下,明天离开谷地,回到漠口镇。

    毕竟这里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解决,该交待的问题,他也全部交待完毕,眼下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回到自己的领地,规划即将准备建造浮空城的计划,以及如何防备阴魂城的反扑。

    尤其是阴魂城。

    现在的他,已经算是将阴魂王子瑞瓦兰这一派系彻底得罪了,对方恐怕是恨不得将自己除之而后快。

    他必须做好瑞瓦兰反扑自己的准备。

    最主要的是,虽然浮空城的地脉和影魔网系统,以及阴影神殿被他破坏,但萨克罗斯的整体和密瑟能核并未受到损伤。

    想要让其重新升上天空,最快两个月左右就能够完成。

    更让布来恩意外的是,这次的事件,竟然弄巧成拙,让阴魂城的势力彻底分成两派。

    他们分别是以至高王泰拉曼特为主,选择在苏尔坦萨城摸鱼的势力,以及以大王子瑞瓦兰为首,全力支持失落女士莎尔计划的势力。

    根据竖琴手同盟的情报,让布来恩得知,阴魂城的十二位阴魂王子,以及至高王泰拉曼特和至高王之手哈杰霍纳的去向。

    在阴魂城的十二位阴魂王子中,除了战死的瓦提克和前往哈鲁阿的德苏得外,站在至高王这边的,只剩下布雷纳斯和玛提克两人。

    大王子瑞瓦兰这边,不但拥有二王子雅达和老六拉莫拉克,又新添三位阴魂王子。

    他们分别是同时就职莎尔牧师和阴魂法师的艾格瑞拉、阴魂游侠埃卡西亚和幽影剑圣奥瑞帕。

    这三位阴魂王子中,最让布来恩忌惮的是十王子艾格瑞拉。

    因为这位王子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行事风格,甚至是外貌,都是与至高王最相似的王子,属于典型的幕后主使者。

    在游戏世界中,布来恩甚至都没有见识过对方真正出手的场面,就连阴魂城的玩家们在公开场合见到他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其次,则是七王子奥瑞帕。

    这是一位就职剑圣职业的阴魂,虽然剑圣号称玻璃人,拥有最强的输出和最弱的防御,但奥瑞帕却凭借着阴魂亲和阴影的特性,让他能够像影舞者一样,悄无声息地接近敌人,并给予致命一击。

    若是被这位幽影剑圣盯上,将会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至于八王子埃卡西亚,布来恩倒是不怎么担心。

    在他的印象里,这是一位既花心又痴情的王子,按照这个时间点的话,对方此刻应该在疯狂追求贝戴蛮族的一名女野蛮人,口味倒是挺独特的。

    而让布来恩意外的,则是负责北地的十一王子科拉瑞博纳斯和九王子麦勒刚特。

    前者是阴魂城最臭名昭着的影卫刺客,后者是最擅长使用阴谋诡计的阴魂法师,这两人虽然是至高王最坚定的拥护者,但他们并没有服从泰拉曼特的命令,依然在对北地编织着阴谋。

    在游戏世界里,这两位臭味相投的阴魂王子的战绩是最耀眼的。

    他们不但算计北地的守护者银月龙后夫妇,令他们居住的浮空城堡坠落,化作一片废墟,连远古银龙‘银翼’迪斯泽罗德顿都死于这场战役。

    还在针对无冬城的计划里,为了找到被掩埋于地底深处的第三座比较完整的浮空城辛来纳尔,毫无顾忌地将无冬城区域的火山引爆,令整座城市在可怕的天灾中毁灭。

    可惜的是,布来恩并没有机会看到浮空城辛来纳尔现世,并成功升上天空的那一天。

    毕竟这座浮空城的主人是号称‘耐色之父’的尹奥勒姆,被他们玩家戏称为挑战等级高达68级的灵吸怪主脑。

    布来恩已经拜托阴魂城的小王子布雷纳斯,帮助自己寻找尹奥勒姆的位置。

    一旦找到,他就会亲自赶往尹奥勒姆的住处,与其进行一场交易的同时,还要询问几个隐藏在内心许久的疑惑。

    据他推测,布雷纳斯若是不出什么意外,应该很快就会向他传递找到尹奥勒姆的消息。

    布来恩回过神来,环顾四周。

    风暴的庄园里,欣布,阿扎拉和麦瑟玛,以及银装骑士团的一行人全部到场,甚至连多芙·鹰手的幽灵形态也出现在这里。

    不过,布来恩很快就发现,这里的食物,看起来着实有点寒酸。

    没有烤rou和大块炖rou,大多都是以面食和素菜为主。

    在他的印象里,虽然竖琴手同盟的领袖风暴·银手还是魔法女神的选民,但她的生活却过得非常普通简单,食物来源全部都是通过自己的双手劳动,自给自足。

    虽说布来恩对食物不怎么挑剔,但此刻的他已经做好了敞开肚皮的准备,总感觉有点扫兴致。

    这种情况下,他开始考虑着要不要通过传送法术,从漠口镇带来一些丰盛可口的美食。

    “怎么全是烤面包?”

    显然,发现这种情况的,不止布来恩一人。

    这位来自阿戈拉隆的巫师女王欣布还是那么的不注意形象,一身破烂不堪的黑袍,丝毫不在意自己裸露出来的细腻肌肤,当然在场的大多数人,包括布来恩,都不敢将目光长久地停留在对方身上。

    她望向桌子上被烤得焦黄的白面包,用极其厌恶的语调念出这个词,说道:“你就只能这样招待我吗?我一个人就干掉了桑比亚军队数万具令你们头疼的骨头架子,还端掉了尹莉瑞尔的五个教会据点,这个整天只会蒙着面纱不敢见人的臭娘们儿至少需要忙活几十年才能补充起来。”

    所谓的骨头架子,指的就是桑比亚王国的首都沦陷时,死亡的数万平民被转化成的亡灵生物。

    布来恩没有参与到谷地联军收服领土的战斗中。

    他只是将莎尔教会的秘密据点全部详细地标注出来后,就一直待在半位面的书房,研究法术。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毕竟在游戏世界中,加入莎尔教会的玩家也不在少数。

    “如果麦瑟玛和阿扎拉还有力气去森林里的话,我可以为你提供烤rou,rou汤的话,就需要大家耐心等待了。”风暴笑道:“至于填饱肚子,你不在这段时间,阿扎拉和麦瑟玛等人一直赖在我这里,橱柜里的rou和鱼,被他们吃的一块都不剩了。”

    欣布皱起眉头叹了口气,然后眉头皱得更紧了。

    她突然伸手一挥,面前凭空出现一整头烤猪,正插在钎子上嘶嘶作响,通体冒油,一滴滴落在大厅的地板上。

    “我就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还好我早有准备。”

    女巫得意地笑着,夸张地摊开双手,蹒跚着往前走去。

    竖琴手领袖的长发绕着肩膀起舞,飞向欣布面前的烤猪静止在半空中,她用略带质问的语气,询问道:“如果我问你,这是从哪里偷来的,你肯定不高兴吧?”

    欣布不满地冲着jiejie滴咕,“这是我的。我是说,是我家的厨房里的,我用魔法弄来了,提前让我的厨子准备好的。”

    幽灵形态的多芙瞧了瞧自己的双手,感叹道:“天啊,在宫殿里干活儿一定很有趣。”

    欣布冲自己的meimei翻了翻白眼,“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在阿戈拉隆,不但要费心保住王位,应付一群整天只会喋喋不休的老混蛋,还要年复一年地宰杀红袍巫师。”

    她瞥了眼对着烤猪吞咽口水的麦瑟玛,“小家伙,瞧见没,这就是用实力赢得的尊重,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游戏。”

    “女王陛下。”麦瑟玛吓了一跳,连忙回应道,他伸出胳膊,就像是神情肃穆的朝臣,“在我个人看来,这并不是最重要的,真的。”

    风暴注意到了走过来的布来恩,她端着两杯果酒,迎了上去,笑道:“欢迎科米尔的护国公前来做客,感谢你对谷地的帮助。”

    “这话你已经说过了,风暴女士,昨天给我送情报时。”布来恩接过酒杯,“而我的回答还是一样,于公于私,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玻璃杯微微相碰,竖琴手领袖明亮的星眸中流露出柔和的笑意。

    但是在布来恩眼中,却莫名地感受到一种赤裸裸的挑逗和暗示。

    “我呢?我呢?”来自银月城的银装骑士团领袖麦瑟玛接话道。

    “你也有份,小家伙。”风暴伸手轻轻一勾,桌子上的一杯苹果酒飘到麦瑟玛面前,“辛苦了,回到银月城后,代我向你们的城主致谢。”

    “这是我自愿的,管城主什么事。”麦瑟玛不满地都囔一句,“特恩那个老家伙整天张口闭口的要让我以大局为重,我才不管那么多。”

    《五代河山风月》

    布来恩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神色中浮过一抹忧虑。

    他早已从麦瑟玛口中得知,关于赫丽丝特的一些事情。

    两人分别时,赫丽丝特跟他讲过,融合第五个人格,少则数月,也有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有点不太理想。

    因为此时的赫丽丝特已经居住在银月龙后的浮空城堡许久,还没有任何现身的迹象。

    “布来恩先生,我敬你一杯。”麦瑟玛主动走到布来恩面前,一饮而尽,唠唠叨叨地说了起来:

    “你简直太厉害了,竟然知道那么多夜女士教会的秘密地点,给我们布置的计划也非常详细,每次执行你给我下达的任务,我都总有一种自己是一尊循规滔距的魔像般的感觉。你知道吗?这是我成为银装骑士团领袖以来,执行过的最完美的计划。每次回想起夜女士的信徒看到我带人出现在她们面前的那副表情,我就感觉特别的爽。”

    “没错。”游侠阿扎拉连忙接话道:“哪像老胡子,每次要我们冲到费伦的犄角旮旯里去急救的时候,就喜欢跟我们玩那套‘我是法师,我很神秘’的把戏,什么也不告诉我们,搞得一头雾水。”

    “说的太对了,老胡子每次下达任务,看到我跟阿扎拉,就会说……”麦瑟玛又迅速接上话,装出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滑稽样子,有模有样地学着说:

    “嗯嗯,这对极品不用来,这种捣蛋鬼留在这里捣蛋好了,比如说给博左尔找找麻烦,发现有恶魔窝的笨蛋们躲在这儿,就痛打一顿,诸如此类的事情,你们懂得。”

    布来恩知道他们口中所谓的‘老胡子’到底是谁,因为他已经明显感觉到不远处的欣布正在爆发的边缘。

    面对这种情况,他自然是跟这对极品保持一定的距离,省得被魔法的余波给波及到。

    果不其然。

    伴随着两声杀猪般的惨叫,整个庄园的气氛,顿时变得欢快起来。

    …………

    宴席进行过半,布来恩走出大厅,来到庄园的露台。

    在晚风的徐徐吹拂下,他不禁感到了一丝凉意。

    秋天即将结束了,他意识到,要不了多久,漫长的寒冬,将覆盖整个科米尔王国。

    他依稀印象深刻的记得,自己与赫丽丝特离开小世界时,大陆也是一片银装素裹。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离开小世界近一年的时间。

    对于如何拯救这个面临上古邪物威胁的时间,他虽然已经有了头绪,但到底该如何去做,还是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布来恩叹了口气,抬头望向清冷的月辉。

    望向惨澹的月色,他的脑海中不禁回想起竖琴手领袖跟他讲述的关于月之女神苏伦与幽暗少女尹莉丝翠曾经的交易。

    月之女神苏伦,又叫白银圣母。

    这是一位善良的女神,她对自己的信徒要求不多,而且总是宽容地接纳所有愿意信奉她的凡人。

    她的神职中包含:月亮、群星、导航、领航员、流浪者、探求者,以及善良和中立的兽化人。

    她还是国度天宇最古老的神明之一。

    她与其孪生姐妹莎尔在‘神上神’艾欧创世后,仅次于13位神秘的影孽后出现。

    她们一同创造了大地母神裳提亚,在跨晶壁系的黎明战争中,她们召唤大量外神,一同击败大量荒神,取得了国度天宇战线的胜利。

    但原本亲密无间的双女神却在是否创造太阳一事上,发生重大冲突,甚至因此爆发了持续至今的永恒战争。

    在她们交战的余波中,产生了战争、疾病、谋杀、死亡及其她众神。

    最终,白银圣母苏伦从身上扯下一部分作为武器掷向莎尔,并吸取了莎尔的部分力量融合为魔法女神密丝瑞尔,从而获胜。

    在遭遇重创后,莎尔与影孽们结盟以恢复力量,又从动荡之年开始,她陆续弑杀并吞并了幽暗地域之神艾布兰多、幽影巨人艾寿多、盗贼王子马斯克,并长期腐化几乎成功吞噬了夏芮丝。

    最终,失落女士莎尔的神力提升至强大神力。

    而白银圣母苏伦,却因为自己独立的个性,使她的力量逐渐减弱,最终不得不依靠侍奉爱情女神淑妮,成为其从神,以此来寻求庇护,长达数个世纪。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奥法浩劫’开启,托瑞尔的孪生世界阿贝尔短暂回归,苏伦帮助来自阿贝尔世界的龙裔找到他们的圣器,并成功帮助龙裔定居于托瑞尔世界。

    正是苏伦的这个善举,让她成为‘奥法浩劫’中,广受欢迎的神祇,她的祭司们前往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朝圣,希望在那些绝望时刻,为人们带来希望。

    渐渐地,随着‘奥法浩劫’的结束,白银圣母的神力也由弱等神力提升至中等神力。

    但面对她的宿敌,拥有强大神力的失落女士莎尔,她还远远无法与其抗争。

    布来恩之所以回想起关于月之女神苏伦的背景资料,主要是因为这里面关系着一桩神祇之间的神职交易。

    而与月之女神的交易者,正是在蛛后之战中陨落的幽暗少女尹莉丝翠。

    这是一位很特殊的神灵,因为她卓尔精灵里面唯一一位善良阵营的神灵。

    幽暗少女是一位内心充满了忧郁与哀伤的女神。

    她除了守护所有善良的卓尔精灵之外,也保护着那些盼望能重返地表世界和平生活的卓尔精灵。

    大多数邪恶卓尔精灵的心中都燃烧着针对这位善良女神的怒火,然而对于那些努力逃出蜘蛛神后罗网的卓尔精灵而言,她却是一道令人欣喜的曙光。

    幽暗少女生性爱好美丽与和平,但对于那些试图伤害自己信徒的恶徒也不绝吝于反击。

    她的外貌是一位肌肤光滑柔嫩的裸体高大黑暗精灵,蓄着一头直到脚踝的银光流泄长发。

    她被很多人称呼为‘**’,是一位很不错的善良神灵。

    可惜她死了。

    她是精灵主神和前精灵神后的女儿,也就是现在蜘蛛神后的女儿,不过她最后还是死在了自己的母亲手里面。

    蜘蛛神后依旧还是最后的胜利者,她杀死了自己的女儿,也就是过去的幽暗少女,但幽暗少女的神职并没有被夺取。

    曾经信仰幽暗少女的卓尔精灵,也全部得到精灵主神柯瑞隆的庇护。

    而她的神职,则成为了与月之女神的一场交易。

    幽暗少女的神职中包括:歌曲、美貌、舞蹈、剑术、狩猎和月光。

    由于信仰幽暗少女的卓尔精灵得到精灵主神的庇护。

    这就意味着,幽暗少女有关于精灵和卓尔的神职歌曲和舞蹈流向了精灵神系,这无可厚非。

    而美貌神职却自动的被爱情女神淑娜吸收,因为她就是美丽代名词,神职自然会朝她靠近。

    所以,月光神职也是这样落到白银圣母苏伦的手中。

    若是说,现在的尹莉丝翠想要回归,那么这些流落在外的神职想要回归,其他神灵肯定不会将到手的东西全部送出去。

    这其中唯一可以商量的,只有白银圣母。

    这位善良的女神一向很大方,毕竟严格来说,国度天宇所有关于生命和光明之类的神职都是源于她。

    她什么时候在意过这个?

    她在乎的只有对抗自己的姐妹失落女士莎尔。

    布来恩也是从风暴口中得知,幽暗少女与白银圣母之间,原来还有这么一场交易。

    若不是失落女士的化身追杀桑蒂拉,让他猜出其中的缘由,他恐怕至今都还被蒙在鼓里。

    幽暗少女陨落前,为了不让自己的神职落到蜘蛛神后手中,从而增强罗丝的力量。

    她主动将歌曲和舞蹈送还给精灵神系,美貌神职则送给爱情女神淑妮,以此让白银圣母摆脱自己从神的身份,其他三个神职剑术、狩猎和月光则全部送给苏伦。

    这三个神职送给苏伦的前提就是,当幽暗少女重新回归之后,苏伦需将自己的群星神职赐予她。

    让她以群星的神职,重新封神。

    在国度天宇,无论是以太阳为主的晨曦之主洛山达,还是以月亮为神职的苏伦,都是能够成长到强大神力的神职。

    而苏伦的群星神职,却一直默默无闻,看不出到底有多少发展潜力。

    虽然布来恩猜不出来,但他知道,幽暗少女既然敢舍弃所有的神职,唯独只要群星神职,肯定是有自己选择的道理。

    至于这场交易具体的细节,他猜测,恐怕只有找到幽暗少女的漫步神庙,才会知晓。

    这也难怪失落女士得知桑蒂拉的身份后,会对其进行疯狂地追杀。

    光与暗,此消彼长。

    若是让苏伦的力量壮大起来,就意味着莎尔的力量会随之削弱。

    至于精灵主神柯瑞隆为什么会帮助桑蒂拉,无非就是精灵神系的那点香火情。

    直到此刻,布来恩方才意识到,自己当初的无意之举,对桑蒂拉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因为按照游戏世界的进程,十年之后,桑蒂拉才逐渐了解到自己的使命,来到深水城的地脉迷城,开始寻找漫步神庙。

    现在却因他的干涉,提前十年觉醒神子血脉,甚至还被失落女士发现,以至于陷入到危机之中。

    布来恩不知道自己给予桑蒂拉带来的影响,到底是好是坏,但他心底却非常清楚,自己这是在无形之中,已经卷入了神祇之间的争斗。

    唯一庆幸的是,诸神的规则已经发生巨大的改变,不会出现像龙巫教的创建者萨马斯特那样,堂堂高等传奇强者,被神祇化身一喝一指一瞪眼,就干掉的名场面。

    只是,还有一个担忧始终在他内心挥之不去。

    “在这儿想什么呢?”竖琴手的领袖风暴从背后出现,用柔和的嗓音询问。

    “没什么。”布来恩回过神,笑了笑,说道:“我突然想到了黑暗君主班恩。”

    动荡之年,班恩与真实之神托姆同归于尽。

    但这两位神祇最终全部复活,托姆是被‘神上神’艾欧亲自复活,而黑暗君主班恩的复活方式就比较特别。

    虽然布来恩相信,幽暗少女的回归,不会像班恩那般残忍,但他的内心还有略显担忧。

    “原来如此。”风暴看穿了布来恩的心思,她抬头看了眼挂在树梢的惨澹月光,笑着说:

    “其实,左右我们命运的并不是什么天数命里,抑或机缘巧合。事实上,正是这两股可怕力量之间的碰撞,才让我们的生命充满了光明与希望,而我们又能怎样?无论结果如何,我们的选择,一直都在影响着对命运产生过的任何改变,哪怕一点。”

    布来恩抬头凝望被乌云遮挡的弯月良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露出真诚的微笑,叹道:“确实如此,倒是我多心了。”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看起来的确是有点杞人忧天了。

    毕竟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作为善良阵营的神祇,都会朝着好的方面发展,而并非他想象中那样。

    “我来这里主要是想告诉你一件事。”风暴微微点头,说道:“你曾经拜托我的事情,我已经帮你完成了。”

    “结果如何?”布来恩闻言,神色略显紧张地看向竖琴手领袖。

    赫丽丝特曾经告诉过他,她尝试着从星界返回小世界,但每次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仿佛这个世界已经彻底消失了一样。

    而布来恩也通过巫师塔的增幅,尝试过多次,毫无疑问,最终的结果也像赫丽丝特那样。

    所以,他猜测是因为魔网的缘故,于是就请求风暴,帮助自己询问一下魔法女神。

    “没问题。”风暴星辰般明亮的美眸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微笑着说,“女神说,小世界位于晶壁系的边缘,过于遥远,想要让魔网自主地覆盖过去,至少需要百年时间,若是由她亲自出手修补,只需一年,即可自主地覆盖完成。”

    “不过,眼下的情况,想必你应该清楚。”她迟疑片刻,略显无奈地说,“想要让女神腾出时间,恐怕至少需要暂时渡过危机。”

    “我当然清楚。”布来恩感激地看了眼竖琴手领袖,“你放心吧,我会竭尽全力帮助女神渡过此次危机。”

    他能够感觉到,风暴并未撒谎,当然以她的行事原则,也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作为一名穿越者,再也没有人比布来恩还清楚魔法女神面临的险峻情况,稍有差池,还真有可能被失落女士利用影魔网取代魔网。

    即使是没有关于小世界的事情,他也会全力阻止灾难的发生。

    “我明天就会离开这里。”他神色凝重地对风暴说,“阴影谷的计划就交给你们了。”

    阴影谷的扭曲之塔可以直接抵达魔网之界,若是他所料不差,此刻,拉洛克恐怕已经在里面准备实施失落女士接下来的计划。

    这项计划若是成功,魔网将会被撕开一道裂痕。

    所以,阴影谷的扭曲之塔必须夺回来。

    至于如何占领阴影谷,夺取扭曲之塔,其中的详细计划,他已经告知这位竖琴手领袖。

    他相信,只要不出意外,以风暴和欣布的实力,完成这个任务,对她们来说,轻而易举。

    他之所以离开,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提凡顿城。

    因为撕裂魔网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献祭位于魔网节点的提凡顿城。

    只要提凡顿不出现任何意外,失落女士撕裂魔网的计划,就很难完成,除非找到新的魔网节点。

    “你明天就要离去……”风暴突然变脸,歪头询问,眼神中浮过一抹狡黠,笑道:“既然正事已经谈完,那是不是该聊聊我们的事情?”

    “我们?”布来恩愣了一下,明知故问道:“我们怎么了?”

    “不如趁现在,我们……”风暴露出狡黠的微笑,一只手迅速伸向布来恩。

    “不太合适吧。”布来恩左右看了一眼,挠挠头,“里面的宴会还没结束,一会你不是还要回去跟他们说点什么的。”

    风暴有点悻悻然,布来恩也只能苦笑。

    自从两人彻底坦诚双方的跑友关系后,这位竖琴手领袖在这方面看起来似乎变得更加主动和肆无忌惮起来,就连每次看他的眼神,都让布来恩有种随时想要将自己吃掉的感觉。

    起初,布来恩对于‘北地七姐妹闻名于世的,不仅仅是她们的美貌与实力,还有她们那不拘一格的生活作风’这句话是不太相信的。

    直到亲身经历后,他对此可谓是深信不疑。

    对此,他只能暗自感叹:真香!

    “用嘴也行哦……艾思娜可是好久都没有尝到你的味道了……”风暴妩媚地舔着嘴角,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

    “但是这里是露台,你现在做会被人看到……”

    “没关系哦,我可以隐身的,必要的话,我也可以让你一起隐身,谁也发现不了的哦~”

    “真是拿你没办法,你要是不怕被发现就做吧,……”布来恩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背对着宴会厅。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风暴见状,也不再犹豫,只是又笑着对布来恩回了一声。

    随即便在那泛着旖旎绯红的精致俏脸上,显出的愈发**旖旎的笑容。

    随着她那纤细白嫩的腰肢轻轻一扭,直接双腿一屈,以一种双膝彼此分开大约三十厘米的姿势,臀部顶着露台的扶手,跪在了布来恩的身前。

    不知过了多久……

    “jiejie,原来你在这里,大家都在等……诶,布来恩,你?”

    沉溺快乐的两人犹如被从梦中惊醒,转头一看,才发现欣布目瞪口呆地看着根本没有隐身的风暴,以及那还近在嘴边的……

    风暴也不废话,不慌不忙地从布来恩身前站起来,示意他先离去,接着一口便吻上瞠目结舌的欣布。

    “jiejie,你不是说以后再也不喜欢男……唔……”

    欣布话还未说完,便被堵住了小嘴,她稍微挣扎了一下,就忽然瞪大眼睛,喉咙部分不住的起伏,仿佛在吞咽什么。

    直到片刻,两人这才分开。

    竖琴手领袖依然保持着平日里优雅温和的姿态,甚至还伸出手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银色长发,笑着对身旁已经傻眼的女巫说:

    “怎么,很奇怪吗?虽然我是个喜欢‘甜酒’的女人,但若送上一罐美味的啤酒,我也会欣然一饮而尽。”

    欣布茫然的望着眼前的风暴,她的唇边还残留着几丝浑浊的‘啤酒’,但是此刻,这位阿戈拉隆的巫师女王似乎完全失去了神智一样,几乎是依靠本能在回答风暴的问题。

    布来恩好笑地摇摇头,稍微整理了一下衣物,迅速提裤离开桉发现场。

    /90/90655/29683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