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希瑞经(中秋节快乐!)

第十三章 希瑞经(中秋节快乐!)

    伴随着传送法阵的嗡鸣声响起,布来恩与桑蒂拉的身影,出现在寂静无声的空旷宴会大厅。

    “嘿,布来恩,你们太厉害了,维克特就知道雷克尼这个‘大主母’的冒牌货不是你们的对手。”

    观察者眼魔的声音冷不丁的在两人身边响起,“因为只有维克特才是‘大主母’最完美的造物。”

    布来恩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他看到维克特舞动着四条蛇一般的眼柄,伸着长舌头,呲牙咧嘴的面孔上,满是讨好的神色。

    那模样简直就像一只趴在门口,等着主人给他丢骨头的小狗。

    “嘿嘿,你要知道,这个半位面是维克特创造出来的。”看到对方不回话,观察者眼魔又说道:“这里发生的一切,维克特一清二楚,所以维克特感知到你们已经杀死了雷克尼,就……”

    “不!”

    布来恩抬手打断了眼魔的话语,面无表情的强调道:“这个半位面是我的,是我杀死雷克尼后获得的。”

    身旁的卓尔少女也配合着他的言语,故意向前走了两步。

    “呃……”观察者眼魔正欲反驳,似是感觉到了不对劲,又连忙赔笑道:“维克特知道,维克特知道这个半位面是你的……”

    “这个半位面本来就是我的,完全没有必要让你知道。”布来恩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语,用澹澹的语气说。

    “当然,半位面肯定是你的,维克特的意思是说……”

    看到布来恩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观察者眼魔急得围绕着两人转起了圈圈,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迫切地想要跟他解释。

    布来恩不吃他的这一套,依然用面无表情的模样,强行中止了他的话语,“我才不管你什么意思,这个半位面现在已经属于我的了。”

    “维克特当然知道他的你的。”观察者眼魔言语焦急的说。

    “废话,这本来就是我的!”布来恩用维克特熟悉的语气回答。

    一旁板着脸的桑蒂拉,望向布来恩认真的表情,已经快要忍不住笑出了声。

    “靠!”处于崩溃边缘的眼魔终于忍不住爆出了一个粗口,言语激动的说:

    “还能不能跟维克特愉快的聊天了,如果没有维克特的帮助,你们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那个游侠。如果找不到游侠,你们就会跟维克特一样,永远困死在半位面里。没看出来吗?维克特这是在为你们着想,你们却一点都不领情,简直太伤维克特的心了。呜呜呜……布来恩,你个臭不要脸的,若不是维克特当初在幽暗地域故意放水,你又怎么可能得到……”

    “行了,闭嘴吧!”布来恩抬手打断眼魔越说越起劲的话语,不打算再继续逗他了。

    “我可以将这个半位面送给你,交由你来管理。”他神色一正,肃然地望向漂浮在自己面前,露出讨好神色的眼魔,说道: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需要将你曾经的主人,传道法师的异次元豪宅与这座半位面融合在一起……”

    “等一下!”

    眼魔伸着一根眨着小眼睛的眼柄,打断了布来恩的话语,忽闪着rou球中央那颗硕大的独眼,满脸怀疑地看着他:

    “维克特明白了,布来恩你个老六,你个臭不要脸的,你从幽暗地域开始,就一直在打维克特的主意。你肯定是看上了维克特的才华,看上了维克特是‘大主母’最完美的造物,所以才想要让终于获得自由的维克特来当你的魔宠。维克特告诉你,这绝不可能!从现在开始,半位面是维克特的,自由也是维克特的……”

    说着说着,观察者眼魔似是感觉到周围的氛围有点不对劲,他偷偷看两人一眼,又连忙中止话语,露出献媚的表情,笑嘻嘻地说:

    “嘿嘿……其实刚刚维克特是在跟你们开玩笑的,布来恩,你尽管放心,只要你愿意将半位面交由维克特管理,并不让维克特当你的魔宠,维克特一切都听你的,你觉得怎么样?”

    “好吧,我答应你,等这里的事情忙完,我会为你制定一份合作条约。”布来恩略作思考,答应了观察者眼魔的条件,“为了检验你合作的诚意,现在带路吧。”

    事实上,这个半位面他唯一看中的只是与主物质位面相差5倍的时间流速。

    拥有这座半位面,就等于让他多出了5倍的时间去学习自己的魔法知识和巩固自身的实力。

    至于将传道法师的异次元空间融合到一起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让魔法学院的学生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成型,发展出一支专属于自己的施法者组织。

    而面前的观察者眼魔,正好可以充当半位面的守护者,他从来都没有打算把这个吵闹的家伙收做自己的魔宠。

    “好嘞!”看到布来恩点头,观察者眼魔露出兴奋的神色,连忙充当起完美的带路党,一起寻找游侠阿扎拉的位置。

    在维克特的带领下,他们穿过庄园的走廊,来到一间休息时的门前。

    “雷克尼很狡猾的。”维克特向两人解释带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但他还是逃不过维克特的眼睛,毕竟维克特才是‘大主母’最完美的造物,维克特是一名观察者眼魔,半位面发生的任何事情都逃不过维克特的眼睛。”

    “维克特亲眼看到雷克尼将阿扎拉封印在一个异次元空间。”观察者眼魔一边撞开休息室的大门,一边说,“想要找到异次元空间的位置,就必须找到四幅魔画,只要将四幅魔画放在一起,就会为我们找到一扇通过异次元空间的传送门。”

    跟着眼魔进入房间后,布来恩发现这间休息室很暖和,有木烟的味道。

    家具毛茸茸而具有魅力,并安排有交谈用的椅子和沙发。

    西墙上挂着一幅森林的大画,壁炉沿着东墙噼啪作响,壁炉架上方挂着一幅两人的画像,其中一个人的脸被墨水划过。

    “这幅森林画就是通往异次元空间的钥匙之一。”眼魔用长着小眼睛的眼柄,指着魔画中一位脸上被泼了墨水的美丽女子说:

    “这个漂亮的女人好像叫瑞拉雅,看起来像是阿扎拉的情人,维克特跟他闲聊时才知道,这个女人背叛了他,所以就被泼了墨水。”

    布来恩并没有将心思放在故事上,直接示意身旁的卓尔少女将魔画收起来。

    在维克特的带领下,他们又来到一个小型餐厅。

    这个房间的灯光很暗,一个金色的小烛台放在一个长方形的餐桌上,餐桌的上有一套银制餐具,可以轻松地坐六个人,但伴随着银质餐具的椅子是唯一一个显示出经常使用的迹象。

    东墙上挂着一幅宴会的大画。

    这是一幅竖琴手同盟聚会的画面,通过地形,布来恩可以判断出位置应该是在阴影谷,他还在画中看到了阴影谷的贤者尹尔明斯特和风暴女士。

    毫无疑问,除了阿扎拉以外,其他人都被泼上了墨水。

    桑蒂拉卷起魔画后,他们来到一间客房。

    这间卧室有一张双人床和一个宽敞的衣柜,里塞满了正式和非正式的衣服。

    北墙上挂着一幅鹏鸟飞翔的大画。

    “画中的鹏鸟是阿扎拉的动物伙伴。”维克特向两人解释,“这是阿扎拉从小养大的伙伴,但是阿扎拉说,这只鹏鸟也背叛了他,被放生在阴影谷里。”

    取走魔画后,他们又来到后院的一间牢房,从南面墙壁上取走画着阿扎拉被竖琴手成员监禁的魔画。

    接着,维克特带他们带到了阿扎拉的卧室。

    “这件卧室里隐藏着通往异次元空间的传送门。”维克特对布来恩说,“只要用魔画将卧室的封印打开,就可以通过传送门,找到阿扎拉的位置。”

    布来恩示意桑蒂拉一眼,拿着魔画的卓尔少女立即将其全部摊开,平放在地面上。

    伴随着四幅魔法闪烁出诡异的光芒,一只硕大的独眼虚影在空气中凝聚成型,并朝着卧室的大门射出一道类似于「解除魔法」的射线。

    转瞬间,独眼虚影消失,四幅魔画自燃,卧室大门应声而开。

    布来恩利用侦测魔法和灵能,谨慎地探查卧室的内部情况,确认无误后,这才在眼魔维克特的带领下,走了进去。

    卧室的家具和华丽的装饰清楚地表明这是阿扎拉的房间。

    房间中央有一张四人大床,上面铺着蓝色天鹅绒,旁边是一个深色的木制衣柜和一张床头柜,上面放着一个新采摘的鲜花花瓶和一本皮革装订的日记。

    在东面墙上有一扇门,通向一个带镜子梳妆台的私人浴室。

    布来恩微微点头,走到床头柜旁,谨慎地拿起日记本,通过阅读魔法,飞速浏览其中的内容。

    毫无疑问,床头柜上的日记是阿扎拉留下的。

    从里面记载的内容让他得知,在对方被俘的这段时间,阿扎拉会定期写作,直到雷克尼的到来,这些作品才变得越发无规律。

    阿扎拉认为紫藤谷已经过去了五十年,而实际上在物质位面才过去十年左右。

    他还在在日记中声称:相信竖琴手同盟说要找到治愈自己的方法是在撒谎,他担心竖琴手同盟只是在等待时机,直到他们能杀死他。

    所以,他自始至终都在研究逃出半位面的方法,而突然出现在半位面的眼魔暴君,就是他逃离紫藤谷的关键。

    他认为,如果自己能接近雷克尼,就可以引诱眼魔透露如何逃离紫藤谷的信息,或cao纵眼魔扭曲现实的魔法,创造出一个离开半位面的出口。

    不过,阿扎拉留下的最后笔记,关于他害怕雷克尼怀疑自己计划这里的墨迹被弄脏了,就好像他在写这句话时被打断了似的。

    显然,眼魔暴君察觉到了他的计划,并将其关押了起来。

    “走吧。”布来恩看到角落里显现出来的传送门,对桑蒂拉和维克特招呼道。

    “维克特才不去呢。”观察者眼魔满脸怀疑地对布来恩说:

    “一旦离开这里,维克特担心自己找不到这里,维克特还要利用半位面的成长,增强自己的实力,维克特绝不离开半位面一步!”

    “我们走。”布来恩看了眼耍赖的眼魔,知道这家伙又在跟空气斗智斗勇,懒得搭理他,与桑蒂拉一起进入了异次元空间。

    他们通过传送门,出现在一个图书室。

    温暖的烛光照亮了房间的一切,两个书架的墙壁一直延伸到天花板,一个移动浮梯可以用于取到在更高处的书籍。

    房间中央有一张扶手椅和一张书桌,书桌上乱七八糟地堆着书,许多书都打开着放在一瓶墨水和一根羽毛笔旁边。

    而堕落的游侠阿扎拉,此刻正坐在扶手椅上,翻阅着手中的一本书籍。

    “你们好,外来者。”面容英俊的游侠阿扎拉放下手中的书籍,礼貌而友好的询问道:“请问,你们是谁,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在布来恩的印象里,游侠阿扎拉被救出来之后,与玩家群体参与过收复阴影谷的战斗,最终成为谷地的领主。

    据说,半位面内五十年的监禁生涯,在他的获得解脱后,实力不但进阶到了中等传奇,还继承他父亲的遗志,成为森林女神梅莉凯的游侠选民。

    这让他成为北地七姐妹的孩子们中,表现最出色的代表者。

    想到这里,他示意桑蒂拉不要说话,让自己来应付。

    “我们是来自深水城的法师。”布来恩没有第一时间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神色平静对游侠说,“奉地脉迷城之王海拉斯特阁下,前来追踪一件被眼魔暴君雷克尼偷走的宝物,无意中发现了这里。”

    “原来如此,看来维克特一定告诉了你们许多事情。”游侠温和的目光中浮过一抹喜色,笑道:“你们既然已经找到这里,显然是杀死了雷克尼,我说的对吗?”

    “你说的没错,被眼魔困于此地的可怜人。”布来恩微微点头,“诸神慈悲,竟然让我们在这里找到了你。”

    “感谢你们,热心的冒险者。”

    游侠从扶手椅上起身,对布来恩恭敬地行了一礼,礼貌地说,“你们杀死了雷克尼,想必也找到了离开半位面的方法,如果可以的话,请带我一起离开吧。”

    “非常抱歉,我们暂时还不能带你走。”布来恩拒绝了他的请求,“竖琴手同盟的领袖,风暴女士告诉我,你得到了腐化症,绝不能让你离开半位面。”

    听到布来恩提及竖琴手同盟,游侠阿扎拉脸上的微笑消失了,流露出几乎无法掩饰的蔑视,对他说,“阁下,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得了腐化症的堕落者吗?”

    “事实上,在五十年的监禁生涯中,我早已治好了自己心灵上的创伤。”他向布来恩保证道:“如果你不相信,完全可以把我带到风暴阿姨面前,让她确认一下我是否真的已经恢复。”

    布来恩没有说话,桑蒂拉接了一句,“然后呢?然后等我们带你离开半位面的瞬间,你就立即启动传送卷轴逃跑,对吗?”

    被说破心思,游侠阿扎拉的脸色微微一变,终于不再掩饰之前礼貌而优雅的表情,露出狰狞的面孔,恶狠狠地大吼道:

    “我根本就没有错!错的是那群竖琴手,什么‘推翻暴政,众生平等!’我去他妈的!他们推翻之后,就不管了,等再不平衡,再推翻,他们就是一群神经错乱理想主义者。”

    “他们就是一群疯子!一群虚伪至极之人!”

    “唯有投靠到希瑞克的怀抱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他面若癫狂,嗓音嘶哑满含怒火的说:

    “因为任何胆敢反对希瑞克的人都要死!所有人都必须在她无上的力量前屈服,把那些不相信唯一真神的愚民之血献给她。只有懂得畏惧并尊敬掌权之人,杀光那些弱者、伪善者、以及伪先知们。杀掉那些反抗希瑞克教会以及倡言和平、秩序、律法的蠢人们,才能众生平等……”

    听到对方提及希瑞克,布来恩忍不住眼皮跳了下。

    希瑞克,一位拥有强大神力的神祇,又被称之为:谎言王子,癫狂王子,暗日,黑日,疯狂之神。

    这是一个心胸狭隘、自我中心、且极度偏激的神祇。

    她自认自己比所有的神只都要优越,在大陆上有数量庞大的追随者,用邪恶的光辉吸引那些渴求力量的凡人,让他们像飞蛾一般被火焰冷酷地吞噬。

    魔法女神密斯特拉的第三次死亡,就是出自这位神祇的暗杀。

    虽然已经被万神殿的众神监禁千年,但希瑞克信徒的影子,还时常活跃在大陆的舞台上。

    “看来已经病入膏肓了。”布来恩不想跟他废话,对桑蒂拉说,“那就没什么劝说的必要,准备动手吧。”

    桑蒂拉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都给我去死吧,你们这群伪善者,胆敢反抗唯一真理的愚蠢之人。”面目狰狞的阿扎拉周身一震,一股股邪恶能量从体内涌动而出。

    温暖明亮的图书馆也在转瞬间消失,化作黑暗虚无的空旷之地。

    “难道是受《希瑞经》的影响……”布来恩猜出了问题所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要将其关押在这里。

    紧接着,他便看到阿扎拉的双手,凭空浮现出一柄被黑暗能量包裹的长剑和短剑,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朝他冲杀过来。

    2k

    “你不用插手,让我来!”

    布来恩飞速的提醒桑蒂拉,并将一柄紫晶匕首递到她手中,随即举起法杖,由超魔专长「法术瞬发」凝聚成型的法术被骤然间释放出来。

    ——“七环法术:力场监牢!”

    一个四四方方的浅蓝色力场牢笼被他用法杖勾画出来,在意念的cao控下,从天而降,将刚好赶到的游侠困在其中。

    “砰!砰!”

    阿扎拉的长剑横斩而出,牢笼宛如脆弱的玻璃,应声而碎。

    看到对方展现出的实力,布来恩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没想到身为创造领域的奥术师,释放出的牢笼,竟然能够被对方这么轻而易举地破快。

    感受到凌厉的剑风,即将扫到自己的身体上,他意念一动,通过闪现法术原地消失。

    ——“阿梵多之星!”

    十九颗闪闪发光的微小流星在黑暗中熠熠生辉,这些流星在布来恩的cao控下,拖着一条条细线般的飘带,朝阿扎拉袭去。

    阿扎拉的神色虽然癫狂,但还是保持着一定的清醒和战斗本能。

    只见这位精通双持流的游侠,手中一长一短两柄利剑,舞出两道密不透风的剑网,击中所有流星,炸裂出一团团绚丽的魔法火焰。

    ——“阴影触手!”

    ——“晶刺术!”

    布来恩的法术并未因此中止,数十条由阴影能量和星质能量幻化而成的触手,趁阿扎拉抵挡流星时,宛如狂蛇乱舞般,一股脑朝他缠绕而去。

    游侠一边移动着迅捷的步伐,躲避触手的缠绕,一边提剑挥砍,当他在触手中杀出一条通道后,身影骤然间化作一道微光消失不见。

    ——“九环法术:寒冰怒爆!”

    布来恩冷静的站在原地,通过奥术塑形特性,将塑能法术凝聚成一柄宽大的寒冰巨剑。

    当游侠身影诡异地出现在他的上空,两柄利剑裹挟着逼人的杀气,朝他的脑袋挥砍而至的时候,早有准备的布来恩以曾经无比娴熟的剑术,挥剑迎击。

    “砰!”

    三柄武器碰撞的刹那,布来恩手中的寒冰巨剑骤然炸裂,寒冷的蓝白能量,以他握剑的右手为中心,骤然间喷涌而出,瞬息间冻结了周围的一切,变成白茫茫一片。

    正面迎击的游侠神色一惊,他虽然通过灵活的身形,及时地闪过寒冰能量的正面喷射,但他还是被寒霜擦过,以至于全身上下凝结上一层薄薄的寒霜,双脚更是被冻结在白茫茫的地面上。

    ——“超频震爆!”

    ——“虹光喷射!”

    布来恩法杖一指,斑斓耀目的七彩能量喷涌而出,将游侠想要极力闪避的身影笼罩,紧接着富有节奏的心灵震爆打断了他试图通过位移技能逃跑的打算。

    “动手!”

    看到这里,布来恩立即跟躲在一旁的桑蒂拉发送命令。

    未等他说完,披散着浓密白色的桑蒂拉已经出现在游侠的身后,锋利的紫晶匕首准确无误的避开要害,刺中他的身体。

    任务完成,桑蒂拉迅速抽身而退,闪到布来恩身边。

    被紫晶匕首刺伤,游侠阿扎拉的双眼中闪过诡异的紫芒,身体也蹒跚后退,变得虚弱不堪,仿佛随时都会跌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布来恩与桑蒂拉同时看到,一团深紫色光芒从阿扎拉的身体上爆发出来,浮现一颗没有下颚的骷髅头虚影。

    虚影虽然滑稽的砸吧着嘴,但说出来的话语却阴冷恶毒而又癫狂,“午夜婊子,你胆敢破坏我回归的计划。即便如此,你们依然无法阻挡我的脚步,哈哈哈……我才是真神中唯一的真理……你们就瑟瑟发抖的等着我重新回归吧……”

    疯狂的话语尚未说完,便溃散开来,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游侠阿扎拉的身体也仰面倒地,因脱力而昏迷过去。

    “布来恩,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桑蒂拉心有余季地说,“那道虚影好可怕啊,我跟她对视上的时候,竟然有种陷入疯狂的冲动。”

    “那是《希瑞经》残留的力量。”

    布来恩看了昏迷的游侠一眼,向她解释道:“阿扎拉很有可能是在对付散塔林会的人时,无疑中翻阅了《希瑞经》的手抄本,这才导致心神受到影响,成为谋杀之神的信徒。”

    《希瑞经》是国度内最危险的书之一。

    它能使任何听到或看到它的其他神的信徒转变为希瑞克的狂热信仰者,以此毁灭国度内的其他神祇,让希瑞克自己成为唯一的真神。

    因此,其他神的神殿,都如同希瑞克神殿一样派出探员不断地寻找它的下落,无论是想将它作为谈判的筹码或是彻底摧毁掉。

    更糟的是,还存在着一些早先的没有附魔的《希瑞经》的草稿。

    虽然其中的大部分都已经与他们的制造者一起被销毁,但可能仍有一到两本还存在并流传着。

    这说明《希瑞经》的影响力仍然遍布所有国度。

    据说,《希瑞经》是在牺牲了397个抄写员之后制成的,它第一次被用在散提尔堡的领主傅左尔·彻伯瑞身上作为测试。

    但当时的盗贼之神马斯克正好假扮成这位领主,并因而代替他读了这本书。

    《希瑞经》成功的在阅读者的意识中编制了一张谎言之网,而只有在马斯克放弃了她的一部分神力之后,才勉强摆脱它带来的完全支配效果。

    由此可知,任何弱于希瑞克的凡人或者神祇,都将会毫无疑问的受到卷册的影响,更何况是一个凡人游侠。

    显然,阿扎拉之所以能够摆脱《希瑞经》的控制,除了是因为手抄稿的原因外,魔法女神的力量也功不可没。

    “走吧,这里的问题已经解决,我们该回去了。”布来恩检查一下没什么大碍的游侠,将他扛在肩上,带着桑蒂拉离开半位面。

    …………

    /90/90655/29656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