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钢铁公主

第一百四十三章 钢铁公主

    “公主,我们没有办法及时赶到了……”

    手持利剑的女战法师特蕾莎气喘吁吁地四下张望,喃喃自语,“我们逃不掉了,见鬼,就快到骷髅岩镇了……就快……”

    钢铁公主默不作声,她背对着众人,平静地解开秘银胸甲,把它甩开,处理着触目惊心的伤口。

    胸甲下面是一团被汗水和血迹浸透的绷带,新鲜的血液在早已凝固发黑的血迹中闪闪发光。

    伤口处理完毕,她阻止任何人的搀扶,蹙着眉头,艰难地从岩石上站起身,看向那条沿着茂盛小山蜿蜒而上的路。

    在她目力所及之处,路上散落着被人丢弃的行李、死掉的马匹,以及推到路边的马车和手推车。

    在她的身后,在森林的一头,黑色的烟柱升上天空,尖叫和愈发响亮的喊杀声越来越近。

    “他们正在消灭后卫部队……”

    战法师特蕾莎擦去脸上的血迹与汗水,“公主,您听到了吗?兽人追上了后卫部队,正在展开屠杀!我们没法赶到骷髅岩镇了。”

    “现在我们才是后卫部队。”钢铁公主抬起手中符文利剑,用疲惫而嘶哑的嗓音说,“轮到我们了……”

    听到这句话,饶是意志坚定的特蕾莎都明显畏缩了,站在不远处的紫龙骑士们也重重地叹了口气。

    钢铁公主拉动缰绳,同身旁的战马一起转过身,她的马喘着粗气,连头都快抬不起来。

    “我们不可能逃脱了。”她平静地说,“魔法用光了,体力耗尽了,连战马也快累倒了。赶到骷髅岩镇之前,他们就会追上我们,把我们杀光。”

    “那就把东西全部丢掉,然后藏进树林。”特蕾莎避开钢铁公主的目光,“公主,我以诸神的名义起誓,我一定会掩护你逃跑。只要大家各自逃命,或许……有人……还能活下来。”

    对于战法师的起誓,钢铁公主没有回答。

    她看着山口,摇了摇头,又看了眼道路,以及路上长长的难民队列的尾巴,他们正在朝风暴号角山脉中唯一的避难所骷髅岩镇出发。

    战法师特蕾莎明白了这位与自己朝夕相处半年多的钢铁公主的心意,她怒骂一声,翻身下马,拄着长剑勉强站定。

    “下马!”

    她锤打着胸口,指向心脏的位置,扯着沙哑的嗓子,冲紫龙骑士和战法师们大喊:

    “看到了没,它还在跳动,只要它还在,就用你们能找到的一切东西封住道路!看什么看?你们的老娘只生你们一次,你们也只能死一次!我们是军人!我们是后卫部队!我们必须挡住追兵,拖住他们……”

    说着说着,战法师沉默了下来。

    “只要我们拖住追兵,那些人就能逃到骷髅岩镇,就能穿过群山。”钢铁公主帮她说完,“他们当中有女人和孩子,还发什么呆?这是我们的职责!”

    她慢慢地转过身,用泛着银色光泽和血迹的符文利剑,指着一个又一个的紫龙骑士和战法师,他们有的身受重伤,互相搀扶,有的疲惫不堪,甚至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她轻声补充道:

    “作为王国的贵族,只有你们才能决定自己的职责,你们的家庭一直都是王国的支柱,因为你们的父母和祖父知道他们的责任,并且履行了,你们也知道自己的责任。当我离开这个地方,我不会回头看是谁偷偷潜入树林,是谁和我一起大步前进,我不需要。因为我知道你们都已经尽力了,如果有机会逃出去,就请你们祝愿科米尔的未来,还有光明的希望吧!”

    她微微一笑,把剑插进臂弯,又重新套上特蕾莎递过来的秘银胸甲,将其扣好,“我们面前只有一个任务,仅此而已,我们必须确保科米尔还有未来。”

    紫龙骑士和战法师们面面相觑。

    有那么一会儿,钢铁公主以为这群由年轻的贵族子弟组成的紫龙骑士和战法师会逃跑,会催动浑身是汗、精疲力竭的战马,做最后一次亡命狂奔,超过难民的行列,奔向山口与平安。

    毕竟他们当中有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上战场,这的确太为难他们了。

    但她错了……

    “科米尔王国没有孬种!”

    一名面容坚毅的紫龙骑士抽出自己的佩剑,举向高空,大吼道:“紫龙骑士是科米尔最锋利的剑。士兵们!告诉我,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利剑露出锋芒,怒对长空,在苍白的日光中眨着刺目的寒光。

    阳光洒落在紫龙骑士和他残破不堪的战甲上,仿佛有股激励人心的神奇力量,弥漫在这支百余人的部队中。

    “扫除邪恶!”

    “为科米尔的未来而战!!!”

    “为光明的希望而战!!!”

    “为钢铁公主而战!!!”

    他的话语宛如一种征兆,残存的紫龙骑士和战法师们齐刷刷地举起武器,齐声高喝。

    钢铁公主从岩石跳下来,举起自己的剑,“那就跟我来吧,恐惧也是一种武器,让我们带着恐惧,将自己的剑锋刺进敌人的胸膛!”

    她转过身,开始像往常一样快速奔跑,她突然踉跄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她倔强地拒绝特蕾莎伸过来的手,咬紧打颤的牙关,重重地跺了一下受伤的腿,然后一瘸一拐地继续前行。

    紫龙骑士和战法师们全部跟在钢铁公主的身后。

    他们找到合适的位置,推到路上一辆货车,很快建起路障。

    一道临时路障,不算高,而且一点用都没有。

    他们没等太久,两匹喘着粗气、步履蹒跚的战马冲了过来,嘴角的白沫甩得到处都是。

    只有一匹马背上有骑手。

    “做好准备……”

    骑手从马鞍上栽落下来,倒进一名紫龙骑士的怀里,“都做好准备,该死的……他们就在后面……”

    他的战马喷着鼻息,朝旁边走了几步,重重地侧身倒地,伸直脖子,发出最后一声长长的嘶鸣。

    “公主……”

    这名游侠骑手气喘吁吁地转过头,“给我……给我件兵器。我的剑和动物伙伴都丢了……”

    钢铁公主看着升向天空的黑烟,朝斜靠在马车旁的斧子偏偏头。

    游侠骑手拿起武器,他的脚步有些蹒跚,右边的裤管早被鲜血浸透。

    “其他人呢?”战法师特蕾莎看向游侠骑士。

    “都被杀了。”游侠呻吟着,还不忘冲她露出一丝笑容:

    “整支部队,一个不剩……特蕾莎,那些不是普通的兽人……是兽人中的精锐……追赶我们的是兽人八魔将之中的影狼。”

    战法师特蕾莎吐了口唾沫,从肩甲上扯下自己家族的徽章,丢进一旁的灌木丛,身旁的游侠却露出讽刺的微笑,故意将自己的徽章擦得更干净一些。

    “扔不扔都一样,特蕾莎,我说……”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敌人已经出现在视野中,他们越过山顶蔓延而来。

    这道兽人洪流的穿着完全杂乱无章,有术士与萨满样式的布甲,也有拼凑剪裁的皮甲,以及气势逼人的板甲。

    “吼!吼!吼!……”

    毫无预警,毫无征兆,一阵愤怒的咆哮打破了寂静。

    二十余只野兽突然从阴影里冲出来,它们之前都小心翼翼地潜藏在起伏的小山丘背后或是低矮的树丛之中。

    转瞬间,两个战法师、一个紫龙骑士已然倒下,甚至连咒语都来不及念完。

    其他人也都陷入了与野兽的近身苦战中,他们有的被撕扯下皮rou,有的被咬碎喉咙。

    短短几秒钟之内,就有十多人伤势惨重或者已经断气。

    “进攻!”游侠骑手大喊道。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身先士卒,冲向一头全身纹满图腾印记的巨大棕熊。

    这头棕熊正在撕咬一名面容稚嫩,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紫龙骑士。

    游侠骑手的战斧迎风呼啸,以一个巧妙的角度击向棕熊皮毛保护之下的喉咙,它的头颅几乎被整个切下。

    痛苦、狂怒和嗜血的呼喊仍在持续,新的声音又加入了进来——箭矢破空的尖啸与魔法炸裂的轰响。

    这群野兽背后的主人们,兽人游侠和萨满们也加入了战斗。

    战法师特蕾莎咒骂一声,从一具和凶暴狼抱在一起的战士尸体上跳过,这两个家伙至死都缠在一起,士兵的短刀插进了凶暴狼的眼睛,而凶暴狼紧紧咬住了士兵的喉咙。

    特蕾莎目光扫过,发现几名紫龙骑士正在和一个孤身的敌人缠斗。

    她找到了自己的攻击目标。

    她举起光彩绚烂的符文利剑,动作快得让人看不清身影,黑色的长发编成一条独辫,在身后如蛇般舞动。

    眨眼间,她的脚下已经踩着五具试图挡路的兽人尸体,并且面前又有一名兽人萨满捂着肋间倒下。

    她冰冷的目光锁定住了一个咧嘴冷笑的灰皮兽人。

    而就在下一瞬,兽人大喝一声,扑了过来。

    这个兽人很厉害,特蕾莎不得不承认这点。

    从他脸上那条巨大的疤痕可以看出,他已是久经沙场。

    看到自己的头领打算亲自出手,围在这里的兽人成员们,全部惊恐地四散开来,寻找其他的敌人。

    这给了特蕾莎机会。

    战法师特蕾莎的速度依然快得令人发指。

    她的符文利剑一次又一次地突破兽人的防御。

    敌人已经被她击中不止一次,若不是沉重的盔甲救下他,早就因此毙命。

    她必须想办法攻击到敌人手臂和躯干之间的铠甲缝隙。

    灰皮兽人将一只手斧举过头顶挥舞着,另一只猛然劈下。

    特蕾莎闪到一边,故意被砍中大腿,她闷哼一声,跌跌撞撞后退,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哈!科米尔终于开始提拔没种的士兵了,真令人欣慰。”兽人狰狞的面孔上,露出轻蔑的笑容,“老子能让你流血,也就能做掉你!”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战法师特蕾莎突然纵身跃起,指向兽人扑去,同时张开嘴咆哮着,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吼声。

    兽人头领连忙将双斧在身前交叉护住自己,但让他震惊的是,战法师丝毫不顾腿上的伤口,直接踩在他的斧头之上,轻盈得就好像是他正用双手主动为她撑起一个立足点。

    电光石火间,战法师的剑锋透过兽人的铠甲缝隙,刺中他的脖颈,双手用力一绞,割开的大动脉,鲜血泉涌而出。

    另一边,一群兽人将钢铁公主分割到了独立的战场上。

    “小女孩儿,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其中一个块头最大、铠甲最严整,看起来是头领的兽人咧嘴冷笑道:“今天,我们会修正这个失误。”

    他们各自亮出了武器、战斧、重剑,以及阴冷暗淡的淬毒匕首。

    钢铁公主也笑了,她露出散发着寒意的冷笑。

    靠过来的兽人们对她的反应显得有些迷惑,但那名头领似乎明白了什么,开怀大笑起来,“原来是科米尔王国的公主!”

    “把她的脑袋割下来,献给大贤者!”另一名兽人说。

    风暴号角山脉的大贤者。

    无须多言,钢铁公主抬起符文利剑,奥术能量如光晕般辐射开来,根本无处可躲。

    兽人们全都被狠狠击中,踉跄着往后退去,心里感到既震惊又畏惧。

    那个似乎是游荡者的兽人被震得匕首脱手而出,好不容易才维持住平衡,但那些更强壮的兽人则很快稳住了脚步,挥起武器再度冲锋过来。

    钢铁公主冷冷一笑,一道淡蓝色的光晕以她为中心辐射开来,兽人们全都被寒冰冻住双腿,禁锢在原地。

    紧接着,她轻舞符文利剑,唤出一颗巨大的火球朝着兽人扎堆的地方轰击过去。

    先前那一发奥能冲击留下的法力残余,让火焰烧得更为旺盛,六名兽人萨满神术尚未准备完毕,转瞬间便号叫着化为火人,在痛苦的抽搐中被烧成灰烬。

    另外十人离得稍远,幸运地在面对钢铁公主之后还留下了全尸。

    霜火散去,存活的兽人们继续前进,但明显已变得更加谨慎。

    一片锥形的冰雾喷出,兽人们如入泥潭般举步维艰。

    “轰!轰!轰!……”

    四发火球射出,四名兽人当场毙命,然后又是一次奥术冲击,钢铁公主轻描淡写地让敌人一个接一个倒下。

    还剩下十个。

    六个垂死挣扎,四个暂时还没受伤。

    她轻轻一挥剑,来自妖精荒野的奥术能量,从她泛着银色光泽的剑刃喷薄而出,除了她以外再没有人还能站着。

    汗珠从她的额头滚落,将缕缕发丝贴在苍白的脸颊。

    当她放下双手时,视线之内已经没有可以动弹的兽人。

    准确地说,还剩下一个。

    那兽人残破的衣甲下胸口仍在缓缓起伏,身体则不住地抽搐和颤抖。

    钢铁公主提着剑,刺骨的快意涌上心头,她缓缓地、一瘸一拐而又坚决地踏过成片的尸体,来到唯一的幸存者身旁。

    兽人咳嗽连连,暗红色的血液从长着獠牙的口中喷出。

    他浑身上下都是灼伤的痕迹,铠甲融化后的铁水顺着皮肤滚过,直到嵌进身体。

    这一定非常痛苦,她冷漠地想。

    接着,伴随着一声野蛮的叫喊,符文利剑深深插进兽人颈甲和肩甲的缝隙之间。

    鲜血喷涌而出,将她的双手染成一片鲜红。

    垂死的兽人想要挣扎,但她用脚死死地踩住他的脑袋,哪怕生命就要完结,也要让他看着自己的仇人死去。

    战斗短促而激烈,击退第一波进攻后,他们的百人团队,只剩不到一半存活。

    兽人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第二波夹杂着狼骑兵的人马冲了过来,接下来是第三波,还有第四波……

    片刻过后,只剩钢铁公主一人还在站着,大多数人都已毙命,少数幸存者,要么重伤垂死,奄奄一息,要么彻底丧失了站起来的能力。

    兽人将她团团包围。

    “来啊!”她甩着沾满血迹的长发,凶狠地大吼,“你们还等什么?你们别想活捉我!我可是科米尔王国的钢铁公主!”

    钢铁公主从头到脚都沾着血迹,她拒绝了战法师特蕾莎祈求自己送给她慈悲的要求。

    她抬起剑,猛然转过身,束缚棕红色长发的丝带滑落,凌乱的秀发披散开来,遮住了她的半边脸,宛如地狱的魔鬼,嚣张的兽人部队吓得纷纷倒退。

    整个战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呜!呜!呜!呜!……”

    沉寂最终被一阵震天号角打破,那声音足以让血液凝固,寒毛直竖。

    “呜!呜!呜!呜!……”

    战角声再次响起,距离已然更近,节奏也更加激昂。

    从森林的阴影里,上百名兽人冲了出来。

    他们精良的装备堪比全副武装的紫龙骑士,手里全部拿着看起来比披甲人类还要沉重的巨大武器。

    由兽人组成的血rou洪流,在一名兽人领袖的带领下滚滚而来。

    “一群废物,都给我滚开!”

    兽人领袖怒吼道,他全身覆甲,手中挥舞着一把正因为渴望鲜血而吟啸的骇人巨斧。

    他肩上的甲胄看上去就像是用巨大的獠牙制成,在肩甲与手甲之间,露出一片刺绘纹身的棕色皮肤。

    围着钢铁公主的兽人纷纷为他让开道路。

    铿的一声。

    钢铁公主的剑刃磕上了兽人领袖的斧柄。

    兽人聚力一推,她踉跄着往后退去。

    巨斧紧接着力贯千钧地从上直劈而下,钢铁公主举起剑身招架,但她并不打算硬拼,而是利用精妙的剑术,顺着这力道压低重心,然后迅速往前贴着兽人领袖掠过,同时反手上挑一刺。

    兽人领袖痛哼一声,为这人类竟然能在自己手臂内侧留下伤口而感到惊奇。

    “这是我在这场战斗中的第一滴血。”兽人用通用语怒吼道,“做得不错,人类,你将带着荣耀死去。”

    “可你不会。”钢铁公主向后退开几步,舞动着手中的利剑,毫不示弱的嘲讽道。

    恼羞成怒的兽人领袖低吼一声,正准备再次冲过来。

    “放下你的剑,小淑女。”一道平静的声音打断了这场战斗。

    一杆刻画着狼头图案的兽人旗帜从密林里移动出来。

    两个精锐的兽人战士,在旗帜下簇拥着一名身披布袍,个头有些矮小,黑发梳理成辫子,身上多处位置镶嵌金银珠宝的兽人萨满,缓缓出现。

    他骑着雪白的座狼,从畏缩不前的兽人中间走出,恶狼喷了喷鼻息,猛地晃晃脑袋,精力充沛地刨起染血的沙土地面。

    “放下你的剑,女人。”

    兽人萨满重复道,他有一双睿智的眸子,明亮而有神,不像其他兽人那样迟钝,充满暴虐的色彩。

    他手中握着状若骨头的图腾法器,上面雕刻满了巨狼精魂的图案,骨棒末端还镶缀这几片翠绿的叶子。

    钢铁公主发出骇人的大笑,用袖口擦了擦脸,汗水、尘土和鲜血混做一团。

    “我的剑很值钱,我可不会丢掉它,兽人!”她大喊道:

    “你想抢走它,除非掰断我的手指!我是科米尔王国的钢铁公主,你们还在等什么?”

    “我满足你的荣耀,科米尔王国的钢铁公主。”

    兽人萨满微微俯身,举止神态自然流露出一股彬彬有礼的气质,大陆通用语也说得极其标准。

    他抬起一只手,向手下做出进攻的手势。

    随着兽人萨满放下手臂,一颗硕大的火球从天而降。

    “轰隆隆!”

    火球轰然炸响,炙热的火焰肆虐开来,在兽人部队中掀起一阵恐慌。

    一道身影也猛然砸入钢铁公主冰冷的眼眸中,挡在了她的面前。

    他风尘仆仆,一双踏在地面的短靴沾满灰尘和血迹,他迎着刺眼的阳光,挡在兽人与钢铁公主面前,只留给她高大挺拔的背影。

    视线中熟悉的背影,让钢铁公主的眼睛渐渐模糊起来。

    碎冰从天而降,五名兽人当场毙命,剩下的也深受重伤。

    混战过后的地面上,早已被鲜血浸透,他每前进一步,都会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每个脚印的深浅都完全一样,每个脚步间的距离也完全一样。

    他持握法杖的手臂轻舞,又有一群猝不及防的兽人被冻成冰雕,紧接着一发火球砸落,轰出一片冰渣。

    兽人像热锅里的蚂蚁,慌乱中往后退去。

    安抚完坐骑的兽人萨满,举起图腾法器,冷然以对。

    然而让他大惊失色的是,一道从虚空中渗透的神秘能量,骤然间让他连人带着坐骑,消失在主物质世界。

    “吼!”

    兽人领袖怒吼一声,挥舞着战斧,以势不可挡的气势,朝对方冲了上去。

    十几根由阴影能量凝聚而成的黑触手破土而出,灵活地缠绕在兽人领袖的两条大腿上。

    高度凝聚的阴影能量附带的麻痹效果,让体格魁梧的兽人领袖僵在半空中,放弃了任何挣扎。

    伴随着法杖轻轻摆动,两团触手分别朝相反的方向发力,兽人领袖在撕心裂肺的哀嚎中,被无情地撕成两半。

    鲜血如雨般挥洒而下,残余的兽人部队被彻底吓破了胆。

    钢铁公主看到他跨过兽人领袖被一分为二的尸体,以稳定的节奏保持着刚才的套路,他的每一次攻击都能杀死十几个兽人。

    一道道由冰霜、火焰、闪电组合而成的毁灭魔法,从他舞动的法杖中倾泻而出,射进了嚎叫着逃跑的兽人群中。

    远处的兽人弓弩手和萨满试图反击,呼啸的弩箭和魔法,全部被隔绝在一米开外,然后回应他们的是更猛烈的反击。

    一面倒的轰杀中,直到最后一名兽人被杀死,自始至终都未曾转身,一直前进的身影,骤然间被传送法阵的能量包裹,消失不见。

    仅仅片刻时间,伴随着法阵传来的嗡鸣声响起,兽人萨满的尸体被摔落在地面上,连同他的座狼一起,抽搐几下,倒在闪烁幽光的血泊中,没了生息。

    钢铁公主的心脏紧锁,手开始不听使唤,不停的抖动着丢掉了攥紧的长剑,呆呆地看着已经转过身,朝自己走过来的身影。

    他摇头摆落兜帽,露出一张结合人类与精灵优点的熟悉面孔。

    他的双眸清澈如水,眼底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色,微翘的唇边,带着淡如轻雾的笑意,令她倍感亲切。

    “希赛雅,科米尔的钢铁公主。”

    他伸出刚刚勾勒出无数毁灭魔法的右手,温柔地抚摸她的面孔,轻声说,“按照你的要求,我一直都未曾忘记过你。”

    被他这关怀的一问,钢铁公主原本坚强的心房瞬间破防。

    霎时间,所有的委屈一股脑的涌上心头,她喉咙更咽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鼻头一酸,guntang的眼泪扑簌簌地从眼眶中滴落下来。

    她扑在他的怀里,脑袋埋在他温暖的胸膛间,双肩颤动,发出低沉隐忍的呜咽声,像一个无依无靠的孩子,孤独而无助。

    她极力想要控制眼底的泪水,可却越是压制,眼泪就越是汹涌。

    …………

    /90/90655/29220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