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危机降临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危机降临

    回到巫师塔的布莱恩直接将自己关在了书房里。

    回想起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他立即调出自己的属性栏,准备将积攒近四个月的经验值挥霍一空。

    四个月时间看似漫长,但对于布莱恩来说,甚至还感觉时间过得实在太快,眼下还有好多事情都未曾做完,就悄无声息地流逝了。

    他原本的打算是将自己提升到传奇领域的经验值,率先积攒起来。

    这样的话,只要领悟出传奇奥义,就可以随时让自己的奥术师等级提升至传奇领域。

    不过,经过他两天的尝试过后,才突然意识到,想要尽快地将数百万经验值凑齐,根本就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容易。

    首先,物质世界可供刷经验的怪物虽多,他本身也知道许多地方,但即便是拥有传送法术的辅助,也会将大部分时间浪费在赶路上。

    这自然不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接着便是浩瀚的四大元素位面和以太位面,在这里他完全不用担心找不到怪物,只要你的胃口好,就能够敞开了刷。

    然而很多事情都是尝试之后才知其艰难。

    他原本是在风元素位面的一处浮空山脉上刷风魔蝠,谁曾想随着魔蝠的大量死亡,只刷了不到10万经验,就引起了许多元素位面的传奇生物们的注意,让他不得不选择尽快逃跑。

    毕竟元素位面不比物质位面,某些强大的存在,只需一个念头,就能够让他瞬间毙命,他决不能冒这个风险。

    于是直接放弃了元素位面的打算。

    至于像无底深渊和巴托地狱之类的,他想都不敢想,仅仅只是无底深渊中得罪的一群恶魔领主,就能够让他瞬间死无葬身之地。

    他若是以不到传奇实力的身份,前往巴托地狱,想要快速积攒经验,就意味着必须杀死大量魔鬼生物。

    毫无疑问,在等级森严的巴托地狱,任谁看到自己麾下的士兵大量死亡,都会引起注意,一查到底。

    考虑到这些问题后,布莱恩暗下决心,若是实力不到传奇领域,就绝不前往其他下层或内层位面大量刷经验。

    在这近四个月的时间内,他只能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小心翼翼地在半位面的周围,屠杀一些灵界甲虫、灵界掠夺者之类的生物,搜刮经验值。

    毕竟他的半位面是一个极其特殊的世界,若是被以太位面的某些存在注意到,产生的后果难以估计。

    况且,这样的话,也可以让自身实力循环渐进的提升。

    赫丽丝特曾经就提醒过他,声称自己的实力若是提升的过于快速,很有可能在传奇领域这道门槛上卡很长时间。

    这就好比他虽然胃口比较大,能够吃下许多东西,但是在消化的过程中,很有可能因为消化不良,导致吃坏肚子。

    所以,他最终选择先消化掉自己掌握的知识,决不能因此cao之过急,导致被卡在传奇领域的门槛上。

    他不再多想,立即开始提升自身的职业等级。

    “提升奥术师等级!”

    “消耗364000点经验。”

    “奥术师等级提升至5级!”

    “获得奥术能量:42点!”

    “获得奥术师职业特性:奥术序列!”

    “奥术之火等级提升至8级,获得8环脱网施法权限。”

    “获得奥术特性:奥术浪涌。”

    …………

    “提升心灵术士等级!”

    “消耗182000点经验。”

    “心灵术士等级提升至14级!”

    “获得灵能点数:23点,额外灵能点数:4点。”

    “获得心灵创造系职业特性:星质大师!”

    …………

    看到已经获得自己想要的职业特性,布莱恩立即查看属性栏:

    【奥术序列(职业特性):奥术师对法术的理解已经超出了凡人的认知,他们比其他施法者更加理解法术的奥秘,这种理解能够让他们从本质上更为娴熟地cao控法术。

    效果:奥术师可以选择1到5个其他的1到5环的法术,法术的数量由奥术师本人决定,虽然不能超过最大量,但法术可以是相同的等级甚至是一样的,例如:5个火球术,该特性的使用次数为奥术师本人的智力调整值。备注:传奇奥术序列前置能力。】

    …………

    看到这项能力,布莱恩有点坐不住了。

    这让他顿时意识到,自己正在炮台法师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虽然这个职业特性最高只能储存五环法术,但只要他能够将其提前准备好,就可以瞬发而出,比施法者们用来储存法术的魔杖还要方便。

    而且施法者们的魔杖都是一次性物品,制作的价格也极其昂贵,而「奥术序列」的使用次数是以智力调整值为准,以他25点的智力属性,每天至少也能够使用7次。

    也就是说,若是他的奥术能量充足,配合「魔法速射」、「奥术孪生」和「奥术编织」这三项能力,就能够以最恐怖的速度,将自己的法术瞬间倾泻而出。

    这种恐怖的攻击,只要不是碰到绝对免疫或者说神性能量的防护屏障,就连传奇施法者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恐怕也会感到吃不消,属于阴人必备的爆发性组合招式。

    布莱恩接着看向奥火的提升后获得的特性。

    奥术浪涌:该能力激活后,以每次释放法术,额外消耗30%的奥术能量为代价,额外提升自身50%的法术释放速度。

    毫无疑问,这对于布莱恩来说,又是一个炮台法师的技能,这让他忍不住想起了气定神闲火球术。

    火球术属于三环法术,以他如今的施法速度,开启「奥术浪涌」后,完全可以做到瞬发火球术。

    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个还算不错的提升。

    布莱恩在近四个月的研究思考中,他根据自身的职业特性和能力,早就制定了一套最适合自己的作战方案。

    他的主要战术就是凭借充足的奥术能量和爆发,以最狂暴华丽的攻击手段,轰杀敌人。

    而他的心灵术士异能,则充当增幅奥术伤害,以及控制敌人的辅助手段。

    毕竟再华丽的法术终究需要伤害来决定胜负,他还不如直接了当的暴力轰杀。

    接着,他望向心灵术士等级提升后,获得的职业特性。

    【星质大师(职业特性):作为创造领域的心灵术士,你比任何其他领域的心灵术士都更加了解星质能量的作用和奥秘,你可以在星界以更快的速度取得星质能量,并以无数种方式使用它。

    效果:该能力可以让精通创造领域的心灵术士释放的任何创造系的异能效果提升20%,星质构装体和灵晶仆的整体防御和恢复速度提升30%。】

    …………

    看到这项能力,布莱恩满意地点了点头,随着心灵术士等级的提升,他终于获得了一个对他来说,比较实用的技能。

    这项能力无论是对创造系异能的提升,还是星质构装体,都非常不错,而且他精通的创造系异能像晶刺术、群体星质茧和晶化术等诸多异能,都是以控制敌人为主。

    等级提升完毕,布莱恩靠在椅背上,开始适应着各项能力提升带来的变化。

    四个月的时间,虽然没有让他的实力大幅度提升,但对于巫师塔的发展,在北极星女士的帮助下,已经变得近乎完美。

    他不但拥有由两尊塔灵同时cao控的魔法网络cao纵系统,对整座巫师塔的巫师和防护进行合理的安排,连他期待已久的魔法脉冲炮也制作完毕。

    此时此刻,拥有传奇构装生物力能核融魔像和魔法脉冲炮,这两尊大杀器,只要巫师塔的内部系统不被攻破,他就有信心面对任何来犯之敌。

    接着,他不再耽搁时间,拿出一张空白卷轴,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很有可能面对的敌人,以及如何应对的方法。

    时间就这样在布莱恩奋笔疾书,时而皱眉的书写中,不知不觉地渡过。

    不过了多久,一阵嗡鸣声响起,传送法阵的光芒涌现而出。

    布莱恩抬起头,看到阿拉贝城的女领主弥赛菈一袭朴素的法师长袍,姿态优雅地从逐渐消散的法阵中走了出来。

    “半位面的情况如何?”他揉了揉酸痛僵硬的脖子,询问道。

    自半位面成功融合,他就将权限转交给了弥赛菈,让她协助水泽仙子希尔瓦莉发展。

    事实证明,这项任务交给这位传奇超魔咒使,还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如今的半位面内,魔力枢纽可供施法者们连接的数量,已经由最初的5人,翻了一倍,变成10人。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弥赛菈让三名实力达到四阶典范,她最信任的战法师下属与半位面建立链接。

    布莱恩这才知晓,原来链接半位面的施法者的实力越强,加快半位面成长的速度就越快。

    这就跟植物的根须一样,越强壮的根须,它们汲取养分的速度就越快。

    连他的两个学徒也成功链接,并在弥赛菈的指导下,掌握了法术模型的构建和储存。

    “一切正常。”弥赛菈轻甩垂在脸颊的长发,露出柔和的微笑,“半位面的隐藏法阵我已经布置完毕,只要不是真神或类神,就绝对不会有任何存在能够发现它的位置。”

    “这样的话,我暂时就放心了。”布莱恩暗松一口气,将面前的书籍推到一边。

    “当然,如果掌握作用于半位面的迷锁知识。”女领主说道:“我们甚至可以回避掉任何试图探知位置的存在。”

    “迷锁知识?”布莱恩皱了皱眉头,说道:“交给我吧,若是有机会,我会亲自前往银月城一趟。”

    他口中所谓的有机会,就是等待赫丽丝特。

    然而根据他探知消息得知,赫丽丝特自半年前与他分别,已经没有了关于她的任何消息,即便是在北地联盟,也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

    回想起对方曾经交代自己的话语,他只能选择耐心的等待。

    “布莱恩,如果你现在没什么事,能带我到处走走吗?”弥赛菈略作思索,打断了布莱恩的思绪,笑道:

    “我能够感觉到漠口镇的秩序与融洽,看得出来,它已经完全成为一座合格的城镇,直到现在,我都没有仔细的逛过。”

    “没问题。”布莱恩怔了怔,随即站起身来,从衣架上抄起一件外套。

    他的确没有料想到这位阿拉贝城的女领主,竟然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漫长思考带来的疲惫,让他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出去活动一下,放松放松。

    于是,两人徒步沿着漫长蜿蜒的楼梯走下高塔。

    外面的天气出奇的晴朗灿烂,卫兵们对着布莱恩正姿敬礼,他朝着他们,以及一位骑在马上的中尉点头示意,女领主则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

    “那边是漠口镇的堡垒,曾经的岩地堡。”布莱恩说道。

    在他们前行方向的右侧,是一片训练区域,一些漠口镇士兵正在其中对着训练假人‘搏斗’,刀剑与木材相交的‘梆梆’声此起彼伏。

    而在他们的左侧,年轻的新兵们正在真枪实剑地对抗,金属碰撞的声音与指挥官的号令混杂在一起。

    邀请而至的知识神殿的牧师学徒们,则在旁边仔细地观察着,随时准备替换,或者用神术治疗伤者。

    “这看起来……倒是挺尚武的。”女领主饶有兴趣地观察着一切。

    “没办法,我们的一面是危机四伏的远海沼泽和风暴号角山脉,而另一面则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布莱恩一边说,一边继续向前走,离刚才的士兵越走越远。

    “我们需要面对的危险很多。”

    “确实如此。”弥赛菈表示赞同,“我们除了要面对军事化的阴魂城,更多的危险来自荒野和兽人。”

    “站住!”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厉声喝道。

    几个卫兵带着刀剑和战斧走了过来,女领主停下脚步,站在一旁好奇地看着布莱恩。

    布莱恩看向跑过来的卫兵,他们立刻认出他的身份,然后收起武器,并鞠躬致敬,而其中一名灰色头发,胡子拉碴的男人则更加严肃地立正敬礼。

    “非常抱歉,领主大人。”他说,“我并未被告知,您会和客人经过这里,需要我安排一名护卫吗?”

    “不必了。”布莱恩微笑致意,“谢谢,摩恩上尉,感谢你的好意,在我们自己的领地,恐怕还没有人能够伤到我。”

    严肃的上尉再次恭敬地行了一礼,随即领着士兵离去。

    等到他们离去,若有所思的女领主突然以一个完全严肃的口吻,开口说道:“布莱恩,我突然感觉到,虽然我的实力比你强,但在我们两人里,我才是处在危难之中的那个吧。”

    “如果真是如此,那我会来拯救你。”布莱恩打趣道。

    “拯救?是啊……”

    弥赛菈叹了口气,平静地说,“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从你拜托希赛雅将第一封信送到我手中的时候,原来你已经在这样做了。”

    “我是在帮助你。”布莱恩望着她,回想起游戏中事情,眉头微皱,又用相同的严肃口吻改口道,“不是在拯救你。”

    “我是一名精通预言学派的超魔咒使。”她略显凝重地说:

    “我能够感觉到,从某种意义上,你就是在拯救我,拯救科米尔王国。是啊,其实我跟你一样,我也是如此真切地想要守护这个王国,给予王国的子民安定。”

    “就像你当初保护阿拉贝城一样吗?”布莱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询问道。

    “是的。”弥赛菈的神色中浮过一抹哀伤,“遗憾的是,我虽然重建了阿拉贝城,但我并没有保护好它,我躲在法师塔里,亲眼目睹到我的家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惨死,而我却无能为力。”

    “据我所知,当时的形式根本就由不得你。”布莱恩试探性地劝慰道,他不清楚这位女领主为什么突然提及这些事情。

    “你正处于踏入传奇领域的关键,暴政之神班恩的化身刚好降临,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你当时的理智,而当你成功进阶之后,就立即冲了出来。”

    “但我什么都没能做到。”她叹了口气,“我没能阻止灾难的发生。”

    “不,在我看来,你已经做到了很多。”布莱恩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你联合太摩拉神殿的牧师驱逐了班恩的化身,也正是因为这个转折,才能让残留的军队重新鼓起勇气,赶走肆虐阿拉贝城的敌人,我真的很难想象,你当时是如何接受这种命运,并一直支撑到现在。”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就好像守护太摩拉神殿的女祭司的命运便是对抗暴政之神的时候,牺牲自己的神力,来换取胜利。”

    她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我知道,事情已经发生,本不应该被提及,可每当回想起来,还是……如此难受,看着阿拉贝城的子民们满怀希望地望向法师塔的心跌落低谷,还有……”

    “是不是当时,连你自己的希望都快一同破灭了?”布莱恩不动神色地询问道。

    “你……你的年龄并没有我大。”弥赛菈惊讶地看他一眼,不禁感慨道:“为什么竟然也能看得如此透彻。”

    “你可以这么认为。”两人并肩而行,来到一条鹅卵石小径,“因为我也在同样的事情上栽过跟头。”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布莱恩?”弥赛菈突然直率地发问,并疑惑地扬了扬漂亮的细眉。

    “连我都不得不承认,你真的是一名天赋出众的奥术师,你为什么没有待在哈鲁阿,要独自留在这里,留在沙漠与沼泽之间?留在阴魂城与科米尔王国之间?”

    “因为总要有人站在这里吧。”布莱恩说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说出这句话时,他的脑海中却不禁回想起了大奥术师奥帕斯离去的场景,以及自己曾经在出生的小世界中,看到过的另一位耐色遗老的临终遗言。

    “真的吗?”女领主紧锁眉头停下脚步,一副我才不相信样子,看着他。

    “当然。”布莱恩冷静地回答,“就像你曾经立下誓言,绝不踏入苏萨尔城半步一样。”

    话语如刀,让弥赛菈银灰色的眼眸中现出了受伤的神色。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致歉,“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是希赛雅告诉你的,还是……算了,这已经不重要了。”弥赛菈诚心诚意地询问,“那么,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呢?”

    布莱恩无言地望向她,脑海中理不出一丝头绪,然后不知何故,话语却突然间就自己蹦了出来。

    “我是耐色瑞尔帝国的遗民,就与你是科米尔人一样,我们每个人都肩负着不同的使命,你的使命是守护科米尔王国,而我的使命则是重现奥术帝国的辉煌,仅此而已。”

    受伤的神色从女领主友善的脸上消散了,她抬起一只手,抚过自己棕红色的长发,叹道:

    “是啊,我的使命是守护科米尔王国,可是他们都不听。当初没有一个人愿意听听我的想法。我的父亲是这样,国王也是这样,我的叔叔更是如此,我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悬崖边上,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被狂风呼啸着刮走,不论我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最终都变得毫无意义。我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我的存在……也毫无意义。”

    布莱恩苦笑地看了眼身旁的女领主,突然意识到,曾经这位一向给他一种无比自信的女领主,竟然将自己当做了倾诉苦水的对象。

    果然,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那么,我们可真是同病相怜啊,弥赛菈·劳尔小姐。”布莱恩递给她一个认同的眼神,“其实我也害怕自己一无是处,害怕变得孤立无援,害怕自己所做的一切毫无意义。”

    “但有一点我非常清楚:万事万物都有着一种节奏,一种循环,没有什么能一成不变,哪怕是近乎不朽而伟大的诸神也不行。而我们凡人在时光面前又会产生多少改变呢?曾经,你是皇家首席法师桑德拉科特的学生,是一名渴望博览群书、磨炼魔法技艺的超魔咒使。然后世界变了,把你从安乐窝中赶了出来,你也因此改变了。你生存了下来,甚至还在外交领域中大展身手。你面临过许多的挑战,你有过许多的困惑,但这就是你肩负的责任。这个世界……”

    他触景生情地摇了摇头,然后望向天空。

    “这个世界已不再是从前的模样。所有的事,所有的人也都不再是从前的模样。来,让我给你看点东西。”

    他举起双手,让修长灵巧的十指摆动起来,奥术能量的光芒在他的指尖显现,然后慢慢凝聚成一颗旋转的小球,悬浮在两人面前。

    “看着。”他说。

    弥赛菈专心致志地盯着那奥术魔法的小球。

    布莱恩轻轻一碰,球体就碎裂开来,但旋即又重组为一,只是看起来略有不同。

    “这……上面有图案!”弥赛菈惊叹地说道。

    “继续看下去。”布莱恩说道。

    然后他又碰了小球一下,紧接着是第三下。

    每一次触碰,球体的图案都会变得更加清晰。

    有那么一会儿,雀跃而又困惑的弥赛菈甚至怀疑自己对着的是一张设计图,而不是奥术能量的球体。

    符号、标记和数字旋转着混杂在一起,然后又按照某种规律排列成型。

    “这真是……太漂亮了。”她喃喃低语。

    布莱恩张开手指,伸手穿过小球。

    小球就像是被拍散的雾气一般碎裂开来,但马上又以另一种排列重新组合。

    它就像是一个奇巧的魔法万花筒一样,变化无穷但又有着精确的图案和规律。

    “现在明白了么?”他问道。

    而弥赛菈则像是被催眠了一般死死盯住那些精美的图案,一次次看着它们形成、粉碎,又再次重组。

    “这……不仅仅是个法术。”弥赛菈说。

    他点点头。“这是奥术的本质。”

    一时间,她没能跟上他的思路。

    法术有繁复的咒语、手势,有时还需要施法材料……然后突然间,她醍醐灌顶般顿悟了,惊得连脚步都有些踉跄。

    “这是……数学!”

    “方程、定理、法则。”布莱恩愉悦地分享着自己结合耐色卷轴的知识,研究出的新成果:

    “当它们按照某种方式排列组合时,它们是一件事物,但换做另一个排列,就会完全变成别的东西。就好像我们的人生一样,天命难违但又充满变数。万事万物都在变化,不管是由于内因还是外因。有时候极其微小的一个变化都会影响最终的结果。”

    “而我们的存在……也是一种魔法。”弥赛菈低声说道。

    她不情愿地把目光从这个由数学之美构成的妙不可言的旋转球体身上收了回来,心中酝酿着一个新的疑问。

    “领主大人!”

    这叫喊声吓了两人一跳,他们转过身来,看见摩恩上尉正骑着一匹栗色的骏马飞奔而来。

    他猛地一拉缰绳,骏马嘶鸣,紧咬着嚼子前脚腾空而立,接着停了下来。

    “大人,我们的斥候带回来了最新的消息。”

    路途虽近,但却是疾奔而来,上尉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继续说道:“一头上古红龙……从落日山脉的方向飞来,目标是漠口镇!”

    “来者不善啊。”布莱恩微微皱眉,瞥了眼自己严阵以待的巫师塔,冷静地对身旁的女领主说:

    “风暴号角的兽人和阴魂城的人恐怕也会伺机而动。你先回阿拉贝城,这里由我来应对。”

    “该死!竟然在这个时候……”

    弥赛菈深吸一口气,前一刻她还在因布莱恩分享的美妙见闻而鼓舞,后一刻就为这消息,把心沉入了谷底。

    …………

    7017k

    /90/90655/29010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