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国秘史

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国秘史

    空气中充斥着冬季的寒意,秋季最后一段灿烂的日子也已经过去了,曾经以金色、红色和橙色叶片辉映阳光的树林,现在只剩下了骷髅一般的枝干,被笼罩在灰色的天空下。

    在通往提凡顿城的商路上,两名骑手纵马飞奔,身后扬起漫天灰尘。

    就当这两名骑手即将抵达商路前方,一座建立于橡树林附近的村镇时,其中一名骑手突然拉紧缰绳,勒停坐骑。

    “前面是什么村落,布莱恩。”骑手转头看了眼跟过来的布莱恩,将视线落在远方的村镇,询问道。

    这是一位神情肃穆的中年男子,满头黑色长发在风中飞扬,修剪整齐的胡子里冒出几缕白丝,让他看起来比45岁的实际年龄要老些。

    “旅息村,陛下。”布莱恩神色平静地说。

    毫无疑问,询问他话语的骑手,正是科米尔王国的亚泽恩五世,也就是科米尔的国王。

    回想起两人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布莱恩也是稍感郁闷。

    自他将传奇魔像铸造成功,已经过去近4个月的时间。

    在这期间,他除了花费少量时间前往半位面清剿游荡的灵界生物,获取经验外,一直都待在自己的巫师塔,研究耐色卷轴中的奥秘,增强自己的实力,以此来应对即将而至的灾难。

    谁曾想,在一个晨色清冷的早上,他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餐,对制作成功的魔法脉冲炮进行优化。

    阿拉贝城的女领主突然给他传递一条魔法传讯,声称科米尔的国王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领地上。

    事实上,对于这位国王的突然造访,他其实是有心理准备的。

    因为弥赛菈向他提及过此事。

    但让他没有料想到的是,这位国王竟然选择微服私访,并没有声张。

    两人在一个小酒馆的包厢正式会面后,他就提出让自己与他一起骑马,在漠口镇的领地上巡视一圈。

    于是,他们从漠口镇出发,分别光顾了漠口镇外围的各个村镇,以及他在风暴号角山脉与远海沼泽交界处建立的要塞。

    在这段近五天的旅程中,唯一让布莱恩庆幸的是,来自风暴号角山脉的兽人,原本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的sao扰,也变得安份了许多。

    不过,陪着这位国王浪费自己三天时间,还是让他有点小郁闷的。

    好在这位国王并不是什么喜欢摆架子的上位者,不然的话,这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旅行。

    “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国王若有所思地望了眼前方的村镇,“走吧,陪我最后一程,到达旅息村,我也该离去了。”

    听到这位国王终于流露出去意,布莱恩心中也是暗自松了口气。

    毕竟最近的局势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安稳,虽然他一直都在让巫师塔的侦测系统昼夜不停地监视着埃诺奥克沙漠、远海沼泽和风暴号角山脉,但还是非常担忧敌人突然之间从某个角落里蜂拥而出。

    所以,此时此刻的他,自然不想将自己的时间浪费在这无聊的旅途中。

    能够早点结束,肯定是最好的选择。

    “辛苦你了,布莱恩,让你陪了我这么长时间。”国王用略带歉意的话语说:

    “看得出来,你跟弥赛菈一样,对时间的观念很深,这可以理解,毕竟学习魔法的人需要以严格的纪律约束自己,需要冷静的逻辑。你们都有自己的责任,唯有全力以赴,才能履行好这些责任。”

    “您客气了,陛下。”布莱恩客套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三天时间的相处,他对于这位国王的脾性已经了解的差不多,知道这是一位不喜欢恭维话语之人。

    这正合他意,毕竟他也不是一个喜欢说这种话的人。

    而且在闲聊中,他还从这位国王口中意外得知了一些连他自己都不曾知晓的东西。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阿拉贝的劳尔家族与皇室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同时也终于明白女公爵弥赛菈为什么对科米尔王国的感情如此之深。

    阿拉贝的劳尔家族里,弥赛菈的父亲,劳尔家族的上任公爵,还有一个弟弟和meimei。

    老公爵的弟弟不但是知识之神教会的牧师,还是一名开拓者,漠口镇就是由他召集了一群冒险者,带领着紫龙骑士和战法师建立的。

    老公爵的meimei,也就是弥赛菈的姑姑,则是科米尔的王后。

    十年前的红龙之乱,让这位王后,以及她带领的两位小公主,全部因此遭遇意外。

    至于这位王后为什么不好好待在苏萨尔城,出现在漠口镇这座边境城镇,虽然眼前的国王没有明说,但布莱恩却根据对方含糊的言语猜出其中的原因。

    据说十年前,阿拉贝城被兽人联军占领,以及漠口镇丢失的那段历史,让劳尔家族蒙羞,皇都方面和其他领地的援军姗姗来迟,最终还是在法师塔成功晋级传奇领域的女领主重组军团,夺回了家族领地。

    这段历史有很多东西耐人寻味,阴谋家甚至挖掘出一大堆野史密辛。

    正因为如此,导致阿拉贝城的女领主对国王的态度,属于听调不听宣的这种。

    “布莱恩,你可知道科米尔王国为什么又叫紫龙的国度。”国王刻意放缓马速,询问道。

    “作为科米尔王国的子民,若是连这件事都不清楚的话,那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布莱恩微微点头,表示自己当然知道。

    他之所以知道这件事,还是在游戏世界中从一位科米尔王国的森林居民的口中得知的。

    据说,在科米尔王国的某地,可能是荒地或风暴号角山脉,也可能是茂密的森林深处,藏匿着一条紫龙。

    一条紫色鳞甲的巨龙,以人形之态隐藏在人群之中,尽管他的眼睛犹如两团燃烧的紫色火焰。

    没有人清楚的知道这条紫龙的力量极限,但是他讨厌过分的砍伐森林以及太多的法律和贪欲,他喜欢自然之物以及王国内的美景。

    他希望自己的亲族可以自由自在的实现他们的梦想和行动。

    这条紫龙孤身只影,特立独行,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可以仁慈而富有同情心,也可以凶猛而致命,可以上一刻去营救一名失踪的孩童,下一刻就血淋淋的撕裂一名傲慢而残暴的骑士。

    很久以前,紫龙在某种加入了龙血的精灵魔法中诞生,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更没有人敢去询问。

    这个魔法使生物具有人类的外形,除此之外还作了其他更加惊世骇俗的可怕事情。

    据说,当最后的紫龙死去之时,科米尔也会不复存在。

    有人说那个日子已经距今不远了。其他人——王室的敌人们——正在搜寻紫龙,打算杀死他并且借此带来森林王国的末日。

    “事实的真相,其实并非你们想象中的那样。”国王叹了口气,神色中满是思绪,“毕竟历史通常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

    布莱恩闻言,神色一动,立即竖耳倾听。

    他知道既然这位国王已经这样说了,那肯定是想要告诉自己事情的真相。

    “科米尔王国的诞生,完全就是一个意外。”国王用低沉的嗓音说,“在1600年前,科米尔王国的领地叫做狼林,是由精灵王国统治。”

    “有一位叫做劳拉蕾·阿拉瓦拉的精灵少女,据说非常美丽,当第一批人类定居在这片土地时,她就住在狼林。她的未婚夫是撒切尔,一个英俊的年轻游侠,他愚蠢到与一群人类偷猎者争论谁的箭杀死了一头熊,直到他成为第一个被人类杀害的狼林精灵,这场争论才结束。

    对于未婚夫的死亡,劳拉蕾·阿拉瓦拉的悲伤是无止境的,她说服了精灵王国的权杖之王伊利法尔·内尔纽夫帮助她向人类定居者复仇,把他们赶出这片土地。

    在科米尔建立王国之前,正是她组织了对人类在狼林建立的最大聚居地蒙达尔·布莱斯的大屠杀,在精灵王国对劳拉蕾的复仇之心感到厌倦之前,她一共杀害了3000多人,最终她的族人们将她放逐到坠星海的龙石岛。”

    布莱恩回味着国王故事中的意思,他隐隐感觉到事情恐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个故事的大部分内容早王室成员成年后,就告诉了他们。”国王接着说,“但还有更多,只有皇室的首席法师传给首席法师,最终告诉每一任执政的君主。”

    “因为杀害撒切尔的凶手是安达尔·欧拜斯齐尔,他是科米尔创始人的弟弟。当精灵们复仇时,安达尔在树林深处听从个大自然的召唤,侥幸逃脱了惩罚,大屠杀让安达尔从此不敢再踏进精灵的领地半步,谁曾想狼林的和平只持续三年,被放逐到龙石岛的劳拉蕾通过黑龙之血,施展远古精灵秘法,将自己转化成了一头紫龙,再次降临于狼林,将自己的怒火率先发泄到放逐自己的族人身上。”

    “虽然五名高等精灵法师施展秘法,将这头紫龙囚禁在一个未知的半位面,但被紫龙肆虐过后的精灵王国元气大伤,不得不举族迁徙到北方的谷地,以求自保。随着精灵的离去,安达尔的哥哥则在狼林的边境,也就是如今的苏萨尔城,建立了第一座城市,最终以紫龙为旗帜,建立了科米尔王国。”

    “科米尔的建立就是由于这样一场误判,这一事实在1600多年来,一直是王国保守最严密的秘密。”

    布莱恩听完陷入沉默,他没有询问对方既然是秘密,那为什么还要告诉自己,而是反问道:“恐怕事情绝非想象中那么简单,比如说转化成紫龙的精灵少女劳拉蕾……”

    “没错。”国王微微点头,伸手拨开拦路的枯枝,“在紫龙被囚禁于未知半位面时,她对这片土地施加了‘灾源恶灵’的诅咒。”

    灾源恶灵?

    布莱恩皱起眉头,终于明白为什么科米尔王国多灾多难的根本原因。

    灾源恶灵是一种莫测的异界生物,死或者生,对它们而言并不重要,若是被杀死,就会自动转化为不死生物。

    它们以魔法为能源,可以吸收法术或是魔法物品中的能量,并用这些能量来生存或施展它们的能力。

    即便是没有这些供应源,也可以直接进入休眠状态,从魔网中获取能量,属于一种比费林魔葵更让人忌惮的存在。

    “根据先知阿蓝多的预言,科米尔王国的这片土地一共有七个灾源恶灵,将带来七次灾劫,直到毁灭为止,灾源恶灵中的五个,已经出现在过往,一个于当今出现,最后一个则现于未来某刻。”

    七次?

    布莱恩回想着科米尔王国历史中发生过的重大灾难,突然发现,次数竟然相当吻合。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驱马来到旅息村的一处林间空地,也就是供旅人、冒险者和商人们的休息之地。

    这里除了渐弱的乐声和高大橡树枝叶随风轻摆的声响,周围一片寂静。

    橡树周围停着一圈马车,在两人翻身下马时,突然一只拴在车上的山羊叫了起来。

    仿佛听到信号一般,围成半圆的听众们开始喝彩,或者举起双手向围在中心的诗人致意。

    嘈杂的人群中,一名神似巫师的老者率先出现在布莱恩的视线内。

    他穿着朴素的长袍、马裤和软皮旧靴子,跟流浪汉一样饱经风霜,他的这身打扮像是手头拮据的旅人,但布莱恩却敏锐地察觉到了身为施法者的无形气场。

    科米尔的皇家首席法师桑德拉科特。

    他略微思索,便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很显然,这位老巫师是在这里等待他们的国王。

    “到此为止吧,布莱恩。”国王转身看向他,用真诚的语气说,“再次感谢你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

    “事实上,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也明白你的真实意图。”

    他斟酌片刻,满意地说,“最主要的是,在你治理的领地中,我看到了非同一般的制度和拥有高度觉悟的思想。”

    国王与走过来的老巫师对视一眼,拉着缰绳,做最后的补充,“若是有机会,我定会全力支持你,将你的这种制度推广至科米尔王国。告辞了,年轻的法师领主,耐色瑞尔帝国的后裔,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见。”

    科米尔的国王亚泽恩五世丢下这句话后,伴随着法阵的嗡鸣声响起,与身旁的老巫师一起消失在原地。

    “或许还会有机会再见吧。”

    布莱恩凝望着溃散的法阵光芒,回想着国王向他讲述的关于科米尔王国的历史,低语道。

    他望了眼欢声笑语的林间空地,心里清楚,这只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接着,他不再耽搁时间,脚踏六芒星阵,消失在原地。

    /90/90655/28996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