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飞龙骑脸怎么输?

第一百二十五章 飞龙骑脸怎么输?

    作为一名领主,布莱恩第一次出现在漠口镇以外的土地上。

    他略感疲惫地揉了揉太阳xue,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朝树篱村的方向走去。

    事实上,对于领地建设这一方面,说句实话,他也是个半瓶子晃荡的人。

    好在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对于地形规划什么的,他还是略懂一点,通常都是由他拿出一个大方案,交给下属们填充详细方针,再由他弥补细节,就完成了领地建设的规划。

    至于什么物资、劳动力、防守力量、怪物的sao扰之类的繁琐事情,他从来没有过问,下属们也从来没有烦过他。

    由此可以看出他的眼光有多么的得到,他不禁自恋地想。

    但是在前往半位面的途中,经过阿拉贝的女领主提醒之后,他就知道,有些事情必须亲自处理。

    不然的话,等领地丢了,后悔都来不及。

    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中顿时回想起自己即将面对的所有敌人。

    首先,威胁最大的,毫无疑问,自然是埃诺奥克沙漠的阴魂城。

    不过,自从与阴魂王子布雷纳斯暗中达成默契,他就明白阴魂城看似势大,但对他的威胁并不足以致命。

    因为他可以借助很多力量共同对抗。

    第二个势力则是落日山脉的拜龙教。

    对于拜龙教最近的行动,以及五色龙后提亚玛特回归主物质世界的伟大的计划,他都一清二楚。

    所以他深知,只要自己扛过拜龙教龙狂迷锁的一波流攻击,这个威胁就会永远消失。

    接下来就是他最头疼的敌人:来自风暴号角山脉的兽人。

    一个能够让立国超过千年的科米尔王国,自始至终都未曾消除的敌人和威胁,他自然不敢打着包票说自己一定能够解决。

    并不是说风暴号角山脉的兽人诸部有多强大,主要是由于山脉复杂的地形地势,以及兽人强大的繁衍能力,导致他们就像春风吹又生的野草般难以根除。

    科米尔王国每隔数十年,都要面对兽人因人口过剩的侵略。

    从女领主弥赛菈口中得知,他们刚好赶上了兽人诸部经过十几年的修养生息后的强大。

    这只是让布莱恩头疼的敌人之一,另一个敌人则是来自远海沼泽的蜥蜴人。

    随着至高王融化冰川,致使埃诺奥克沙漠边缘的大多数地区的气候,遭到毁灭性的变化,岩石荒地这片贫瘠之地却因祸得福,变得百草丰茂、气候宜人、雨水充足。

    与此同时,岩石荒地西面,与其相邻的远海沼泽也从中获益,正在以rou眼可见的速度朝这边扩张。

    事实上,面对远海沼泽的扩张和蜥蜴人的威胁,布莱恩心中有许多足以应对的办法。

    然而想要阻止它们,他又要去面对沼泽深处的远古遗迹。

    作为一名穿越者,他自然知道那处遗迹代表着什么。

    远海沼泽深处隐藏着一座远古精灵文明留下的玻璃宫殿遗迹,但这座遗迹不像其他诸如三大创造者文明和耐色瑞尔遗迹一样,有着自知之明,老老实实彻彻底底的沉睡,然后力量渐渐被岁月消磨得一干二净。

    布莱恩可是印象深刻地知道,远海沼泽深处隐藏的邪物代表着什么,同时内心不由暗骂曾经在远海沼泽区域建立的精灵文明。

    毫无疑问,这个远古精灵王国就是被自己玩死的。

    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马蹄疾驰之音,打断了布莱恩的深思,他立即意识到,自己等待许久的人已经来了。

    他转过身,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随着清脆而富有节奏的马铃声,由远及近的响起,一个骑着黑马的人影朝他疾驰而至。

    这位骑手披着暗绿色斗篷,看到他后,立即抬起戴着手套的双手,将斗篷的兜帽向后一推,微笑致意。

    神秘骑手翻身下马,走到布莱恩身旁,取下手套,伸出白皙的右手,风情一笑,开心地说,“布莱恩,好久不见,你终于肯从巫师塔跑出来了。”

    “的确好久不见,卡莲娜小姐。”布莱恩露出微笑,伸出手象征性地朝她握去。

    此人正是大地母神教会的牧首,一名实力达到四阶典范的牧师。

    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主要是受他邀请,帮他一起解决一个问题。

    不过,当布莱恩将手伸过去准备握时,这位漂亮的牧师小姐却意味深长地躲了过去。

    “这就是漠口镇领主的待客之道吗?”卡莲娜轻甩长发,动作看似轻柔,却又显得张扬放肆。

    “我可是一直都期待与你见面,布莱恩。”她笑着说,“再次看到你,你肯定想不到我此刻有多高兴,所以,你就不能给予我一点特殊的待遇吗?”

    她挑逗似地冲布莱恩眨了眨漂亮的黑眼睛,伸出自己光洁如玉的手背。

    布莱恩此刻要是再不明白这位牧师小姐,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那他也算是白活这么长时间。

    他礼貌地鞠了一躬,亲吻卡莲娜抬起的手背。

    显然,这位牧师小姐也喜欢这种吻手礼,其实很多女巫师都有这种爱好,说的委婉点儿,这能让她们享受到与公主相同的待遇。

    不过,在布莱恩看来,卡莲娜的真实身份,恐怕绝非牧师那么简单,她很有可能也是来自苏萨尔城的贵族世家。

    亲吻完她的手背,他能够明显地发现,这位牧师小姐的喜悦溢于言表,还故意轻甩披着的暗绿色斗篷,令其凹凸有致的身段一览无余。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漂亮的人类女性,一头秀发乌黑发亮,若瀑布般披在肩上,在她那暗绿色斗篷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

    她的脸色虽然苍白,但五官完美的仿佛异国美人,带着点东方古国的血统。

    若是放在以前,他绝对会被这位漂亮的牧师小姐的美貌吸引,但现在面对领地的诸多事务,他甚至连一丝兴趣都提不起来。

    “还记得我们上次聊过的话题吗?”卡莲娜挥挥手,驱散了自己召唤的坐骑,与布莱恩并肩而行。

    “当然知道。”布莱恩回答,“这次找你的目的,就是为了此事。”

    他打算在漠口镇到阿拉贝城之间,最近的距离,也就是风暴号角山脉开出一条隧道。

    然后建立起类似于铁路网的系统,再制作出构装火车,让原本需要花费二十多天才能抵达的效率,变成两天左右。

    这样的话,漠口镇,甚至包括未来整个埃诺奥克沙漠,都能够因此被带动起来。

    “我还是上次那句话。”卡莲娜抿嘴一笑,“我答应帮你这个忙,只是你认为什么样的感谢方式,最让我满意。”

    “这我怎么知道。”布莱恩硬着头皮说,“若是你能够支持我,并与我一起搞定那些摸鱼的德鲁伊,权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如何?”

    事实上,他早就明白这位牧师小姐对自己的心意,但说到底两人之间见面的次数甚至还不超过一手指数。

    所以,作为情场经验丰富的他,自认为对方只是一时图个新鲜,新鲜感过去,也就没有了所谓的狗屁情感,自然是懒得去理会。

    “没问题。”卡莲娜爽快地点了点头,“我答应了。”

    达成默契后,两人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岩石荒地、风暴号角山脉和远海沼泽交界处的山谷。

    这里早已在布莱恩的安排下,开始大兴土木,共计一千多名工人散布在周围,或是砌墙,或是搬运石头,每个人都忙得满头大汗,却没有一丝抱怨和倦怠。

    谷道的关隘已经搭建好了框架,灰色石墙高二十多米,墙砖是由石语者·赫格拉姆的石巨人手下搬运回来,并经过类法术能力,或矮人工匠打磨而出。

    布莱恩与卡莲娜一起站在刚刚建成的关隘上,环顾四周,脸上全是满意之色。

    “你认为这个位置如何?”他询问身旁的牧师小姐。

    “非常好。”卡莲娜点点头:“南面是风暴号角山脉地势最低的区域,西边则只跟远海沼泽隔了一片森林,东北方向直通树篱村和漠口镇。只要在这里建立一座要塞,完全不用担心兽人的军队和蜥蜴人大规模入侵漠口镇的领地。”

    “确实如此。”布莱恩说,“而且只要从这里将风暴号角山脉打通,就可以直接抵达阿拉贝城。”

    他想了想,又道:“我还决定,将除了远海沼泽边缘和风暴号角山脉脚下的森林保留外,漠口镇领地内的大部分森林砍伐,将其转化成肥沃的土地,发展农业。”

    “大面积的砍伐森林。”牧师小姐惊讶地看着布莱恩,“翡翠闲庭的德鲁伊会跟你拼命的。”

    “那就让他们尽管来吧。”布莱恩不在意地说。

    “领主大人,简直像做梦一样,您竟然亲自来到了这里。”这时,一名工程师打扮的山地矮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我这就为您们准备……”

    “不用麻烦,我只是随便看看。”布莱恩抬手打断矮人的话语,“你尽管去忙吧,不用在意我们。”

    这是负责建造这座要塞的矮人首领。

    当初,他拿下漠口镇时,就安排格拉尔,让他派人前往落日山脉招募一群无家可归的山地矮人协助建设城镇。

    看到他们带着500多族人赶到漠口镇后,布莱恩亲自接见了他们,并毫不犹豫地在漠口镇的领地上,给他们划分一片自治区,安家落户。

    这看起来就像是在纸上画饼,但实际效果却非常明显。

    检查完要塞的建设进度,布莱恩刚打算带着卡莲娜前往德鲁伊居住的小树林,岂料这时候,一大片阴影突然投射在地面,似乎天空有什么庞大的生物。

    很快就有驻守此地的卫戍营战士指着天空惊叫。

    只见云端有一群翼龙在飞,每头翼龙的背上,都站在一名身着黑色皮甲的强壮兽人。

    这群兽人拉紧套着翼龙脑袋的缰绳,观察着地面的情况。

    “驯龙氏族的翼龙骑士。”布莱恩瞬间认出敌人的身份。

    显然,风暴号角山脉的兽人已经开始将目标锁定在漠口镇了。

    这十几名兽人斥候围绕着要塞飞行一圈,突然掉头朝山脉深处飞去。

    “想走?”布莱恩一声冷笑,示意身旁的牧师小姐不用出手。

    紧接着,在众人的惊呼中,天空十几道由灵能转化而成的闪电骤然间降临,将这群兽人斥候全部击中,像下饺子一样,连惨叫都没有喊出来,一个接着一个的栽了下去。

    虽然这群兽人斥候被他杀死,但布莱恩知道这恐怕只是个开始。

    兽人诸部的驯龙氏族既然敢派来这么一支飞行斥候队,后面肯定还有诸多针对性布置。

    想到这里,他脑海中立即想到数种针对飞行斥候的办法。

    两人不再耽搁时间,立即加快脚步来到翡翠闲庭的德鲁伊们居住的小树林。

    “欢迎漠口镇的法师领主光临。”他与卡莲娜尚未进入树林,五名衣着怪异的德鲁伊就主动迎了出来。

    显然,他们早已通过自然神术察觉到他们的到来。

    布莱恩一一打量着这些德鲁伊们。

    除了比较显眼的牛头人德鲁伊外,其他四名德鲁伊分别是披着熊皮的人类‘大地暴熊’、头戴鹿角的木精灵‘雄鹿使者’,以及披着鸦羽斗篷的人类‘鸦眼’,和唯一的一名面容姣好的女性半精灵‘金丝雀’。

    “我来此的目的,想必你们应该明白吧。”布莱恩神色冷淡地说。

    对于这群摸鱼的德鲁伊,他素无好感,如今竟然还要试图阻止自己领地的发展。

    若不是顾忌到翡翠闲庭的势力,他早就将他们赶到埃诺奥克沙漠种树去。

    “不知阁下来此,有什么事情。”披着鸦羽斗篷的年轻德鲁伊,冲布莱恩礼貌性地微微一笑,询问道。

    “很简单。”布莱恩直言道:

    “我打算在我自己的领地开垦良田,以及将风暴号角山脉地势最低的位置打穿,修一条通往阿拉贝城的大道。”

    此话一出,德鲁伊们皆是皱起眉头,显然都不太赞成他的做法。

    “我反对!自然从不背离热爱它的人。”

    魁梧雄壮的大地暴熊率先开口,“所以,如果有人想要破坏自然,就必须迎接大自然的怒火。”

    “数十年的努力,我们好不容易将土地贫瘠的岩石荒地治理成功,绝不允许遭到人类的第二次破坏,我们的使命就是保持这里的自然平衡。”他又做最后的补充。

    “数十年的努力?”卡莲娜眯了眯自己狭长的眼眸,笑着讽刺道:

    “你们还真敢将功劳揽在自己身上,据我所知,这难道不是因为气候发生变化才变成这样的,跟你们这群摸鱼打牌的德鲁伊又有什么关系。”

    “就是!”牛头人德鲁伊连忙接了一句,“这个臭不要脸的狗熊,说这种话,害不害臊啊。”

    大地暴熊恼羞成怒地瞪了牛头人一眼,“你给我闭嘴!”

    牛头人夸张地做了鬼脸,将胳膊自来熟地搭上对方的肩膀,重心放在一只脚上,用另一只脚有节奏地敲打着地面,咧嘴笑道:“哈哈,看到没,他急了,他真的急了!”

    大地暴熊按耐住心中怒气,猛地甩开牛头人搭在自己肩膀的胳膊。

    “我们能够理解领主大人的心情。”面容姣好的半精灵德鲁伊走出来,用柔和的嗓音说:

    “我们不是王国贵族的辩士,也不是征战不休的开荒领主,我们只是自然的守护者。大自然是平衡的,野兽怪物是自然的一部分,文明聚居地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寻找文明与自然之间新的平衡点。”

    “没错,金丝雀说的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披着鸦羽斗篷的年轻德鲁伊连忙说:

    “布莱恩阁下统治漠口镇以来发生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文明的烟火气息,虽然或多或少为自然带来破坏,但是也带来了新鲜的血液。我觉得我们之间是可以相互合作的,比如说我们安排学徒前往他们的领地,在引导他们遵循自然平衡之道的同时,也方便我们传播自然的信仰,招纳更多的自然守护者,一起治理埃诺奥克沙漠。”

    “说的没错。”布莱恩看了‘鸦眼’与‘金丝雀’一眼,目光缓和了许多,“自然与文明的平衡点就是我们之间的合作。”

    “漠口镇的发展破坏了自然平衡,这一点我承认。”他接着说:

    “但是你们要明白,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植物,都是自然的一部分,倘若茂密的森林,或者是整个世界,没有任何文明烟火的气息,那你们所谓的自然平衡就真的平衡了吗?”

    事实上,他原本是不想跟这群人废话的,但看到有两个好说话的人,也就慢慢变得有耐心起来。

    “远海沼泽的扩张,你们应该能够感觉到。”卡莲娜接着说:

    “它为什么会不断扩张,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就是因为适宜的气候和丰富的降水,所以茂密的森林并不一定就代表着自然的平衡,唯有适宜文明居住的自然,才是平衡的自然。”

    “卡莲娜小姐的意思就是任由他们肆意妄为的破坏吗?在我看来,大自然决不能掺杂半丝人情,若是谁敢反抗它,谁就必须承受自然的怒火,谁顺从它,谁才能承受其恩典,自然必须高于一切,保护自然原貌,控制文明扩张。”

    雄鹿使者态度冷淡地说,“这是我们翡翠闲庭的职责。”

    “没错,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对大自然的索取是无止境的,一颗树木成长需要十年时间,可是你们一天就能砍伐几百颗大树,在所有发展的文明中,我只看到了无穷无尽的破坏。”大地暴熊接上了话,用不满的眼神,看向鸦眼和金丝雀。

    “他们为了建立要塞,开采多少山石,砍伐多少大树,都是rou眼可见的,自然从不背离热爱它的人,所以如果有人想要破坏自然,就必须迎接大自然的怒火,你们若是再执迷不悟,就休怪我们出动追猎者,让你们感受大自然的愤怒!”

    “话不应该这么说啊。”鸦眼连忙劝慰道:

    “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它只会带来破坏和灾难,即使是一场胜利的战争,也避免不了无尽的伤痛,自然界中并不是只有森林和湖泊,文明本就属于自然的一部分……”

    “不!”

    布莱恩抬手打断了这位年轻德鲁伊的话语,目光扫过大地暴熊和雄鹿使者,“我觉得这位长得像狗熊的德鲁伊说的没错,暴力其实可以解决许多问题。”

    “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他语调平淡地说,“第一,离开这里,我会为你们在领地最靠近沙漠的区域建立聚居地,全力协助你们治理埃诺奥克沙漠。你们不是想要维护自然平衡,那就去治理沙漠吧,整天躲在这里摸鱼打牌,就真的能够维护平衡?”

    鸦眼与金丝雀交换一下眼神,均是意动地点了点头。

    “那第二个条件是什么?”牛头人伸着脑袋,瞪大牛眼,好奇地询问。

    “第二个条件很简单。”布莱恩平淡地说,“那就是将你们打到服为止!”

    “你们不要忘了,你们居住的地方是我的领地。”他接着补充道,“我拥有权力将你们赶出去!”

    “简直太嚣张了!”

    牛头人德鲁伊站出来,嘹亮的嗓音震得树叶嗦嗦作响:

    “就凭你?还想将俺们打到服为止?哈哈哈……俺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把俺们打趴下,这头狗熊就真的是狗熊他妈生的,来啊!俺害怕你不成?”

    看到牛头人赤裸裸的挑衅,其他四个德鲁伊均是脸色一变,心中暗骂对方在这个时候逞什么能。

    于是,都下意识地与他拉开一段距离,让其单独面对漠口镇领主。

    就在这时,一道更加嘹亮的怒吼响起,晴朗的天空骤然间被庞大的阴影遮蔽。

    德鲁伊们下意识抬头望向天空,顿时发现一头肥硕的红龙,展开宽大的龙翼,悬浮在半空中。

    “是谁说要把他打到服为止的,给老子站出来!”红龙咆哮道:“让我阿戈图斯会会你!”

    一股凛冽狂风掀起,散发出炙热的高温,逼得众人连连倒退。

    红龙阿戈图斯霸气的身影,降临在众人面前,双眼闪烁着熔岩色的光芒,布满獠牙的嘴巴里浓烟滚滚,炙热的火焰酝酿而出。

    “靠,飞龙骑脸啊。”嚣张的牛头人惊呼一声,吓得连忙躲在其他德鲁伊身后。

    站在对面的卡莲娜强忍着笑意,暗自给牛头人这个演员竖起大拇指。

    “布莱恩阁下。”

    叫做鸦眼的年轻德鲁伊神色尴尬地看了同伴们一眼,硬着头皮站出来,笑道:“我们同意您提出的第一个条件。”

    “就是,早在干什么呢。”

    牛头人得意地冲卡莲娜挤挤眼,连忙接一句,“很明显的啊,守护小树林跟治理埃诺奥克沙漠相比,简直都不够看的,你瞧瞧你们,整天就知道打牌偷懒,还不带俺一起玩,就该给你们找点事儿做。”

    大地暴熊和雄鹿使者在红龙凶狠目光的注视下,一言不发,算是默认了鸦眼的提议。

    布莱恩与身旁的牧师小姐相视一笑,在德鲁伊的邀请下,前往树林深处,商谈合作的事宜。

    毕竟解决了这里的事情,他就可以安心地建立抵御兽人和蜥蜴人的防线,迎接即将到来的灾难。

    …………

    7017k

    /90/90655/28970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