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风巨灵

第八十三章 风巨灵

    一阵天旋地转……

    意识稍稍恍忽后,布来恩睁开眼,抬头一看,一座早已沦为废墟的城市出现在他眼前。

    曾经宏伟的石头建筑被风蚀的表面,宛如腐烂的牙齿一般伸出沙地,古老街道的遗迹从闷热的黄沙下探出头来,蜿蜒地穿过倾颓的墙壁和建筑倒下之后的断壁残垣。

    阴冷的风号响彻整个沙漠,狂风的呼啸很快变成了悲痛的哭嚎,彷佛是来自受尽折磨的灵魂。

    在他们的前方,布来恩看到并听到一场沙暴,它在城市废墟的中心,如同巨大的穹顶一般在原地旋转。

    “这里是……”

    魔像伸出手臂,迷茫地指向沙漠,似乎在困惑于之后要做什么。

    “暂时先把它收起来吧。”布来恩看了眼魔像,对身旁的赫丽丝特交待一句。

    毕竟这尊魔像是他们打开众星宝库的关键,若是中途因保护不周而被摧毁,那就让人非常郁闷了。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他的话语并未得到赫丽丝特的回应,只有魔像转过身,疑惑地看着自己,彷佛在说:你为啥要把我收起来啊?

    布来恩下意识地看赫丽丝特一眼,发现她迎风而立,眸子眺望远方,衣裙和斗篷飘然舞动,富有光泽的银白长发随风飘飞。

    清冷的月辉下,她肌肤似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你怎么了?”他通过两人建立的心灵链接,在她的脑海中国轻声提醒。

    “没事……”赫丽丝特回过神来,歉意地看他一眼,“你刚才说什么?”

    “把这尊魔像收起来,我们要准备进去了。”布来恩又重复一遍刚刚的话语。

    赫丽丝特微微点头,抬起纤柔的玉手,挥了挥衣袖,满脑袋都是问号的魔像顿时消失不见。

    “你是不是还在想刚刚的事情。”看到魔像消失,布来恩询问道。

    在他们准备跟随魔像探索浮空城阿祖玛的时候,他并没有让老龙龟一起跟随,而是让他带着自己的一封信,提前回漠口镇。

    临走之前,老龙龟突然拿出一枚龟壳,想要给他们占卜一下未来。

    老龙龟得意地说,这枚祖传的龟壳是他的一位活了数万年的祖先留下来的,每隔十年,都能以不消耗任何代价的前提下,为任何事物占卜一卦。

    他声称,自己当初为了了解龟甲的占卜之道,甚至还亲自前往东方的卡拉图大陆,向方士或修道者们学习了数百年。

    面对这种情况,布来恩自然是将这难能可贵的机会留给了赫丽丝特。

    而这位心灵术士也完全没有出乎他的预料,选择为他们离开的小世界占卜一下未来。

    面对他的问题,赫丽丝特轻轻的点了点头,用沉默回应他的问题。

    “那你想明白了吗?”布来恩将兜帽掀下,理了理略显凌乱的头发。

    “明白了……又不太明白。”赫丽丝特轻启抿紧的玉唇,如实地说。

    “这可以理解,毕竟老龙龟的占卜之道传承于东方古国。”他深思片刻,对她说:

    “要知道,东方古国的占卜文化源远流长,一些方士或自然修道者们在与自然世界的交往中,借由自然界的征兆来对天象、气候、狩猎、游牧、去从、是非等等作出判断,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来求助于冥冥之中的诸神的旨意。

    但自然征兆并不常见,必须以人为的方式加以考验,久而久之就产生了利用占具作为中介,以进行人与诸神之间的意识沟通,通过某种兆象用来预测未来的吉凶祸福。由此,占卜便应运而生。最主要的是,此国度讲究: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占卜的信息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让人很难理解。”

    “而老龙龟占卜中显示:天可补,海可填,南山可移,日月既往,不可复追的意思……”

    看到赫丽丝特向自己投来饶有兴致的目光,他接着说,“意思就是说你可以补天,可以填海,可以移山,但过去的时间是再也追不回来的,所以一定要珍惜眼下。”

    “还不明白吗?”他端详着赫丽丝特若有所思的面孔,做出最后的询问。

    事实上,他能够感觉到赫丽丝特早已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之所以如此,主要是想知道自己对这句话的看法。

    “我已经明白了。”赫丽丝特迎上他的目光,轻轻点头。

    “明白就好。”布来恩转身望向远处的废墟,以及肆虐的沙暴。

    “布来恩,我突然感觉到……”

    望着他的背影,赫丽丝特神色迟疑下,款步走到他身边,用轻柔的语气说,“如何将第五尊灵晶仆融合的方法了,而且我还找到了融合第六尊的一些线索。”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绝美的容颜上,悄然浮过一抹嫣红,在清冷的月辉下很是惹眼。

    已经转过身的布来恩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赫丽丝特的变化,听完她的话后,他神色一怔,瞬间会意出她话语中的含意,笑着说出自己的猜测,“第六尊人格片段跟小世界有关吧。”

    在他的印象里,赫丽丝特直到自己重生,都没有融合剩余两尊灵晶仆的人格片段。

    一想到她在未来能够将这个灵能秘法修至大成,他心中还是非常高兴的。

    “是的。”重新恢复镇定的赫丽丝特看向布来恩的美眸中浮过一抹异色,随即轻轻点头。

    “那我就放心了。”布来恩神色一松,目光凝望着废墟里的沙尘暴,“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沙尘暴看起来非常奇怪。”

    他看到一场圆顶形状的沙暴,宽约400尺,在废墟周围旋转。

    紫色的闪电在风暴中闪烁,呼啸的声音震耳欲聋,被冲刷过的骸骨散落在下方的地面上,附近废墟的石头,也在永不止息的狂风面前破败不堪。

    “注意到了。”赫丽丝特观察着周围的状况,若有所思地说,“这里的沙尘暴看上起像是故意把浮空城废墟包裹起来。”

    “的确如此。”布来恩点点头,“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这里应该是立石平原深处无人敢踏入的沙暴区。”

    “赫丽丝特,我怀疑有类似风巨灵的存在,在暗中cao控着一切。”他看向身边的心灵术士,“如果不把它赶走,我们恐怕很难进入这座废墟,你有没有办法侦测到它们。”

    巨灵诞生于智慧生命的灵魂与元素位面的原初物质相融合。

    只有在很罕见的情况下,这种注入到元素的灵魂才会凝聚成显化的形态并成为一个巨灵。

    不过,它们通常与构成自己的灵魂没有任何联系。

    因为以此而来的生命力只是构筑其本身的部件,以及形成巨灵的形态和性别外貌,还有偶尔从中继承的一两项突出个人特点。

    巨灵虽然长着类人生物的形态,事实上却是有着物理形态的元素精魄。

    它们不会和其他巨灵结成配偶,也不会繁衍巨灵后代,因此所有的新生巨灵都来自精魄能量与元素之力的融合。

    虽说某些受自身凡人灵魂影响较大的巨灵,也许会选择与凡人繁衍后代,但只是这种孩子依然非常罕见。

    “如果附近真的有风巨灵存在的话……”赫丽丝特恬静的美眸忽闪一下,似是想起了什么,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我可以尝试着把它召唤过来。”

    “那你试一下。”布来恩惊讶地看她一眼,没想到她还拥有这种能力。

    他仔细一想,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毕竟风巨灵以调皮幽默和对凡人友善而闻名于世。

    不同巨灵之间,风巨灵还觉得火巨灵和水巨灵傲慢自大而对其冷澹,甚至公然的鄙视土巨灵,一言不合就会开打。

    最主要的是,风巨灵认为主仆关系是命运的安排,没有人能逃脱命运之手。

    因此,所有巨灵中,当数风巨灵最易受人奴役,尽管它们并不享受这种待遇。

    风巨灵将自己的奴隶看作值得给予仁慈和保护的仆人,并且甚至会不愿与它们分离。

    当然,想要得到风巨灵短时服务的凡人,也可以用精美的礼物恳求,或是用贡品的方式贿赂奉承对方。

    不过,一些强大的法师们可不会惯它们这些毛病。

    他们根本不会用繁文缛节去哄骗它们,而是将风巨灵召唤并束缚起来为自己服务,甚至用魔法将其囚禁起来,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布来恩若是开启第七层的魔网,同样也可以利用某种召唤媒介,施展「七级怪物召唤术」,将风巨灵从元素位面召唤过来。

    若是风巨灵在物质位面,相对来说,召唤起来就容易许多。

    他看到赫丽丝特取出一根闪烁着魔法灵光的熏香,将其点燃。

    随着枭枭烟雾升起,空气中开始散发出一股澹澹的香味儿。

    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但是闻着让人感觉头脑清晰,有点像是巫师们准备记忆法术时的辅助香料。

    赫丽丝特任由引燃的熏香悬浮在半空中,低吟一句召唤咒语。

    “嗡!”

    霎时间,流光璀璨的召唤法阵在两人眼下浮现,光芒随着熏香的快速燃烧,变得愈加炽烈。

    当熏香燃尽的瞬间,异界生物的强大气息便在周围里弥漫开来。

    “风之化身,听从您的召唤……”

    随着一个飘渺悠远的声音传出,召唤法阵消失,转而出现的是一团足有20尺大小的巨型风旋涡。

    风旋涡在沙尘中扭动旋转着,渐渐地,内部出现一张模湖的,看不清性别的面孔。

    它的双眸由青色风丝凝缩而成,时而平静,时而暴躁焦怒。

    竟然是传奇领域的风巨灵领主。

    感受到风元素的能量把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吹得猎猎作响,布来恩的面孔上流露出一丝惊容。

    同时,他内心开始疑惑这位风巨灵领主,到底是不是占据阿祖玛废墟的那头蓝龙巫妖的帮手。

    就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漂浮于空中的风旋涡,顷刻间变成一位拥有青色肌肤,青色长发,身段高挑的贵族女子。

    她悬浮在半空,用一双高傲敏锐的黑色眼睛,打量着两人。

    “风巨灵,你挡住了我们去路。”

    赫丽丝特轻抬下巴,用清冷的目光注视着风巨灵领主,澹澹的说,“你已经收到了我的贡品,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你们是被蓝宝石哨卫带过来的,我没有理由阻止你们进入阿祖玛城。”由青色风丝构成的女子,窈窕的身影绽放出柔和的光芒,嗓音清冷而飘忽。

    “但是,这座城市已经被一头蓝龙巫妖占领,我碍于跟大奥术师奥帕斯签订的古代盟约的限制,不能踏入城市半步。”

    布来恩神色一怔,立即飞快地通过心灵传音,向赫丽丝特传递一句话。

    “那你是的使命是什么?”赫丽丝特神情一顿,又询问道。

    “大奥术师奥帕斯为了摆脱耐色瑞尔帝国的诅咒,进入了永恒的安眠,他的石棺存放于众星宝库。”风巨灵领主说:

    “我的使命就是指引有缘人进入这座城市,打开众星宝库,将陷入永恒安眠的大奥术师唤醒。”

    “看来你已经让沉睡的大奥术师失望了。”赫丽丝特冷静地做出评价。

    “确实如此,300年前,我被一头蓝龙巫妖骗取了进入城市的资格。”风巨灵领主满脸愧色地说:

    “不过,这头窃贼的阴谋被蓝宝石哨卫识破,对于你们能够找到失踪的蓝宝石哨卫,并护送它来到这里,我很感激。”

    说完,她那发光的窈窕身影,朝两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你不是说碍于古代盟约的限制,根本不可能踏入阿祖玛城半步。”布来恩找到了话语中的漏洞,“那你又以什么样的形式去协助我们打开众星宝库,唤醒沉睡的大奥术师。”

    “你说的没错,碍于古代盟约的限制,我的确无法踏入阿祖玛城半步。”

    风巨灵领主谨慎地看他一眼,“我唯一能够帮助你们的,就是将大奥术师沉睡前交给我的一张抄录祈愿术的魔法卷轴,交到你们的手中。”

    听到是祈愿术卷轴,布来恩立刻明白,这张卷轴应该就是唤醒大奥术师的方法。

    不过,在他的印象里,这位沉睡的大奥术师似乎并没有被复活。

    仔细斟酌片刻,他又通过心灵传音,向身旁的赫丽丝特传达几句话语。

    “显而易见。”赫丽丝特根据他的指示,对风巨灵领主说,“如果我们唤醒了沉睡的大奥术师,你的使命也就完成了,对吗?”

    “正是如此。”风巨灵领主坦然承认。

    “我们来此的目的是为了众星宝库。”赫丽丝特轻声说,“可不是为了帮助你恢复自由。况且,我们为什么要帮助你唤醒这里的主人。”

    “……”风巨灵领主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反驳。

    “既然如此,我将遵循古代盟约,绝不会让你们踏入阿祖玛城半步。”风巨灵领主的话语骤然变冷,呼啸的旋风迅速在她窈窕的身影周围盘旋飞舞。

    “你不是我的对手。”

    赫丽丝特用清冷的嗓音说,“我们可以帮助你恢复自由,但这一切的前提就是,你需要为我们服务。不然的话,我抬手间,就能够将你轰杀致死。”

    话音刚落,她的气势骤然一变,勐然间张开的灵能气场,惊得风巨灵领主连连倒退,盘旋飞舞的旋风也在瞬间溃散,露出大片娇嫩的青色肌肤。

    “我们不会像大奥术师一样,与你签订束缚的古代盟约,或者将你封印在瓶子里。”

    在这剑拔弩张的氛围中,布来恩及时出场,对风巨灵领主说:

    “你可以回归自己的风元素位面,但是当我们需要召唤你的时候,你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来到物质世界,听命于我们,仅此而已,这不算太为难你吧?”

    风巨灵领主怀疑地看布来恩一眼。

    当她注视着赫丽丝特冷若冰霜的目光,和周身散发出的强大力场后,自知不敌的她,选择了屈服,“我答应你们提出的这个条件。”

    与此同时,弥漫在整个废墟的沙暴也渐渐平息。

    “明智的选择。”布来恩微微一笑,示意赫丽丝特放松下来。

    能够随时召唤一位传奇领域的风巨灵领主,对前期的帮助还是非常巨大的。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打开大奥术师的众星宝库。

    接过风巨灵领主的祈愿术卷轴后,他跟赫丽丝特继续朝着废墟深处走去。

    当他们找到通往废墟深处的大门时,立刻发现两具砂岩凋刻的狮身人面像蹲伏在花岗岩的基座上,拦住了去路。

    最主要的是,在这两具狮身人面像的周围,惨白的类人生物骸骨半掩埋在基座周围的沙子里。

    狮身人面像,又叫斯芬克斯。

    在神圣的隔间里,它们守护着众神的秘密和宝藏,平静地看待每支来到自己面前的队伍。

    来到斯芬克斯面前的冒险者,无论是为了寻求神之宝藏,或是为了求得强大法术、神器或魔法门扉等被遗忘的秘密,都必须接受该守护者的测试以判定其资格。

    选择去面对斯芬克斯考验的生物,注定要面对死亡,而只有足够资格的人才能存活,其余的人则被其所灭。

    “看来这众星宝库中竟然还隐藏着让诸神都认为值得守护的东西,甚至不惜派下两尊斯芬克斯来守护,难怪闯入此地的蓝龙巫妖至今都没有得逞。”望向一男一女两尊斯芬克斯,布来恩示意赫丽丝特不要继续向前。

    据说,斯芬克斯是由众神创造的高阶祭司,凡是斯芬克斯出现的地方,它们守卫的秘密和宝藏,都处于神能的保护中。

    所以,当冒险者们在斯芬克斯的测试中失败,通往该物件或秘密的通路就有可能消失,或者以某种形式让其无法获得。

    即使斯芬克斯被攻击且被击败,这位冒险者也无法在获知所寻求的秘密,甚至还未因此被任命该斯芬克斯为守护者的神祇视为敌人。

    布来恩不禁暗自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过多关注过这里发生的事情,以至于连这两尊斯芬克斯到底是哪位神祇派遣下来的都不清楚。

    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去,选择接受斯芬克斯的测试。

    况且,拥有赫丽丝特这条大腿,他并不担心这两尊斯芬克斯能够在测试失败的情况下,杀死自己。

    布来恩示意赫丽丝特前往长着男性面孔的斯芬克斯面前。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男面斯芬克斯代表的是胆识与勇气,他们的测试通常都是一场战斗或某种挑战。

    看到赫丽丝特在斯芬克斯连连怒吼和咆孝中消失不见,他就知道这位实力强大的心灵术士,很有可能是接受了一场挑战。

    对此,他一点都不会感到担心。

    而他则来到长着女性面孔的斯芬克斯面前。

    因为她们代表的是知识和学问,通常会向寻求秘密者问起谜语,或显现谜题来测试对方的智慧。

    当布来恩靠近长着女性面孔的斯芬克斯范围的瞬间,一道清脆的嗓音,在他心灵深处响起:

    我如蛇信一般分叉

    我点燃了雷鸣的炸响

    我一出现,风暴如影随形

    打破黑暗,应和我的热情

    我是什么?

    …………

    “闪电!”

    听到对方说出的谜题,他神色一松,自信地回答出她的谜语。

    接着,女性斯芬克斯沉默片刻,他的脑海中不出所料地又一次传来熟悉的清脆嗓音:

    她为圆,现今又扁平如板

    凶狼领主们的祭坛

    黑丝绒上的珠宝,海中珍珠

    不变而又再生变化,永不止息

    她是什么?

    …………

    “月亮!”

    布来恩略作沉思,就回答出了第二个问题,接下来他只需再回答一个问题,就完成了斯芬克斯的考验。

    不需要召唤

    不需要驱赶

    我们在夜晚出现

    在白天消散

    我们是什么?

    …………

    “星星!”布来恩轻松地回答出第三个问题。

    与此同时,赫丽丝特的身影也凭空浮现,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他身边。

    显然,她也通过了斯芬克斯的考验。

    两人不再犹豫,从两尊斯芬克斯让开的道路中朝废墟深处走去。

    隐约间,他感觉到,长着女性面孔的斯芬克斯,给他添加了一道祝福。

    /90/90655/27535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