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预言术

第八十一章 预言术

    根据老龙龟的指示,布莱恩与赫丽丝特来到了西面的山脚下,也就是魔法锁链的位置。

    这是一座直径五米左右的黑曜石祭坛,一根锈迹斑斑的锁链从龟裂的祭坛中央延伸出去,最终被厚重的黄沙覆盖。

    布莱恩小心翼翼地走到风化严重的祭坛上,检查着上面刻印的六环交错符文。

    他思索片刻,对着锈迹斑斑的锁链,轻轻地挥了挥手。

    一道法术灵光浮现,锁链变得焕然一新,可以清楚地看到相连的铁环上,刻印的密密麻麻的魔法符文。

    这是奥术符文,一种类似于法术回路的构造符文,它最大的用处就是制作魔法物品。

    耐色瑞尔的奥术师们从耐色卷轴中掌握了这种神秘的符文,用来制作和强化武器装备。

    最主要的是,这些传承于耐色卷轴的奥术符文相当稳定。

    它们可以在很多方面有着特殊的效果,许多高深的符文甚至可以很轻松地制作出传奇装备。

    奥术符文就跟文字一样,看似平平无奇的符文,结合到一起后,却往往能够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就好似同样是一本汉语词典,在文采出众之人手中可以变成流传千古的诗词和名著。

    据说奥术帝国时期,这种神秘的奥术符文足足有上千个,每一个学徒在进行魔法教育的时候,往往都会像学习语言一样,去接触这些符文,理解其中的含义和用法。

    然而大多数奥术师倾尽一生的努力,也因个人天赋的限制,导致最多只能掌握一两百个。

    虽然布莱恩曾经在机缘巧合之下,学习掌握了十几个奥术符文,也通过这仅有的几個符文,推演出了一些不错的用法,但想要让他将锁链上的禁制彻底破解,显然是不可能的。

    “是不是遇到难题了?”赫丽丝特轻提裙摆,款步走到他身边,关心地询问道。

    “没错。”布莱恩微微点头,被赫丽丝特看穿心思后,他顿时回想起自己刚刚在老龙龟面前夸下的海口,脸上不自觉地浮过一抹尴尬。

    这就是他跟赫丽丝特在一起的时候,有点放不开的原因。

    除了她传奇心灵术士不由自主地散发出的灵能气场,会给他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外,最让他郁闷的是,她的读心能力非常强大。

    两人往往一个眼神交汇,她就能够猜透自己的所有心思。

    “你的表情全部都写在脸上。”赫丽丝特似是看穿了他此时的想法,用略含笑意的轻柔嗓音说,“根本就不需要我花费心思去揣测。”

    “好吧。”布莱恩迎上她恬静的眸光,无奈地耸了耸肩,从祭坛上走下来。

    “那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容易看穿你的心思吗?”赫丽丝特撩了撩发梢,用轻松的语调询问。

    “……实力差距。”布莱恩看她一眼,仔细想了想她问题中的含意,说出一个还算比较合理的答案。

    赫丽丝特怔怔地注视着他,饱含期待的目光闪烁几下,最终轻轻地点了点头,将想要说出的话语又重新收了回去。

    “禁制解不开,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理?”她又好奇的询问,微风扬起她飘逸的披散长发,一缕在她转身时,刚好拂过布莱恩的脸庞。

    “也不能说是完全解不开。”

    长发拂面的触感让布莱恩联想到了温柔的抚摸,他跟赫丽丝特并肩而行,朝山谷外走去,“其实解开禁制的方法还是有很多种的,只是都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

    “要不……我们回银月城一趟,帮你找几个帮手。”赫丽丝特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布莱恩微皱的眉头,神色迟疑片刻,说出心中想法。

    “那倒不必了。”

    布莱恩微微摇头,眉头舒展开来,不在意地说:“就算是要找帮手,也是由我来找,怎么可能让你出手。不过,这种事情我们自己就可以搞定,完全没有必要去欠他人的人情。”

    事实上,帮手他还真的能够找到,比如说他可以去将阿拉贝城将那位女公爵请过来。

    只不过,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完全没有那个必要,因为他还有其他办法。

    他先是抬头望了望艳阳高照的天空,随即迎上赫丽丝特困惑的目光,伸出手向她展示了一下自己的传古戒指,笑着说:

    “你难道忘了这件装备,只要等到天黑,我就可以在祭坛上布置一道裂解法阵,然后借助星辰的力量,激活戒指上的星光驱散,锁链的禁制自然就迎刃而解。”

    裂解法阵相当于一名传奇领域的法师释放出的一道传奇裂解术。

    这个方法唯一的弊端就是在布置法阵时,需要消耗价值近10万左右的材料和珍稀宝石。

    想到自己在布灵登石城搜刮的财富,布莱恩觉得也并不是挥霍不起。

    “原来如此,我的确把它给忘记了。”赫丽丝特轻轻点了点头,嘴角不由自主地弯起一丝浅浅的笑意。

    “我早就观察过了,这里的异能噬人妖非常多。”布莱恩站在一处沙丘上,向她征求意见,“趁现在天色还早,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将这些怪物清理一下,天黑我们再过来。”

    一个幼年异能噬人妖,至少也有五千左右的经验,他自然不会放过赫丽丝特跟在自己身边的机会,去尽可能地积攒自己的经验值。

    毕竟他的奥术师等级再提升一级,就能够开始七环法术。

    不过,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有点后悔了。

    因为他猛然想起,当初自己跟赫丽丝特在小世界的沙漠寻找一处遗迹时,他似乎也说出过相同的话语。

    当时,还因为让她帮自己引怪,以至于产生了一个小误会,导致这位对他百依百顺的心灵术士,一路上经常给他冷着一张俏脸。

    显然,赫丽丝特也回想起了那些事情。

    她并没有直接点头答应,而是用带着莫名意味的目光,端详他良久。

    直到他有点不自在地想要收回这句话的时候,他发现赫丽丝特缓缓戴上兜帽,遮住绝美的容颜,冲他微微点头。

    布莱恩有种错觉,他似乎在她眼中看到了一丝一闪即逝的俏皮。

    回想着赫丽丝特曾经的样子,他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随后,他拉住她主动朝自己伸过来的手,搀扶着她从崎岖的沙丘上走下来,一起朝沙漠深处走去。

    时间就这样在异能噬人妖的哀嚎中流逝。

    当黄昏的最后一丝光芒消失在西方地平线上的时候,布莱恩与赫丽丝特,两人风尘仆仆地来到了一处位置相对较高的沙丘上。

    他们坐在一座被不透明的土黄色半球力场环绕的避难小屋中。

    布莱恩简单准备了一些面包、干酪、水果再加上一些饮料,打算补充一下消耗的体力,便借助星光的力量,去解开老龙龟的禁制。

    “布莱恩,我发现你似乎对未来的许多事情都了如指掌。”

    赫丽丝特小口地吃完一块面包,取出一个盛满金黄色液体的精致酒瓶,对坐在身旁的布莱恩说。

    她背靠一块岩石,膝盖上放着一本随身携带的书籍。

    “虽然在我们的小世界,你每次在办一件事情之前,也会布置出详细缜密的计划。”她将书籍合上收起,想了想又补充道:

    “但是却从来没有像你在托瑞尔世界,对地底侏儒发号施令或者寻找魔像时,表现得那么游刃有余。”

    布莱恩设置好抵御风沙和隔音的禁制后,坐到她身边,与她一起靠在身后的岩石上,“你可以认为,我暂时掌握了一些预知未来的能力。”

    “这不太可能。”

    赫丽丝特拧开瓶塞,轻抿一小口金黄色的酒液,微微摇头,“即便是诸神,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定可以预知到未来的准确事件。”

    她思索片刻,美眸微微闪烁一下,试探性地说,“我怀疑你的能力跟某种时间的规则之力有关。”

    “但是……”仔细想了想,她又觉得自己的想法过于浮夸,用不太确定的口吻说:

    “我从银月龙后口中亲耳听到,托瑞尔世界的时间法则被某个最伟大的存在,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强如时间之神,最终也不过是变成了绝对秩序的钟表涅槃之机械境。”

    “想不明白,那就不要乱想。”布莱恩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探讨,触及到自己隐藏最深的秘密,让他下意识地抬头注视着澄澈的天空,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毕竟世界很大,就像浩瀚的星空一样,它不会因为一颗星星的存在,而流光溢彩,也不会因为一颗星星的缺席,就黯然失色。”

    事实上,听到赫丽丝特这么一问,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身份。

    虽说他表面上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但对自己身份的怀疑,却是隐藏在自己最深处,最不敢,也最不想提及的事情。

    毕竟他的实力都是通过系统获得的,万一系统在某一天莫名其妙的消失,那么他拥有的实力,会不会也因此而……

    他不敢继续想象下去,只能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去面对现实。

    当然,还要在自己未知的旅程中,多留几个心眼。

    要知道,这种感觉比他当初进阶奥术师的时候,被魔法女神抬手间废除自己的奥火,还要强烈百倍千倍。

    每次只要一想到这件事,一股冰冷刺骨的战栗感,都会不自觉地窜上他的背脊。

    这让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一句话:我曾经捡到过一束光,它温暖美好炽热guntang,我倾尽所有,遍体鳞伤,只为攥紧这黑夜中唯一的光。后来天亮了,那束光也要去奔赴它的太阳……

    “伱说的没错,布莱恩。”

    赫丽丝特轻抿一口酒,将剩余的半瓶递给他,用轻柔的语调对他说,“毕竟没有任何一朵花,一开始便是花,也没有任何一朵花,直到最后也仍是花。”

    布莱恩接过她递过来的酒,不言不语地看着她。

    “其实,在我的人生中,有一大半的时光都在静默和等待。”她伸出纤柔的手指,撩了撩垂在额前的一缕发梢,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你在等待什么?”布莱恩看到她绝美容颜上渐渐浮现出一抹伤感,笑着询问。

    嗅着醇香的酒液,他似是猜到了什么,然后尝试性地轻抿一口。

    顿时,这瓶由上百种花蜜酿成的蜜酒,仿佛打开了他记忆的阀门,把他拉进时间的漩涡,眼前的光景急速倒退,身边的人与物渐渐重合。

    恍惚间,他好像又回到了在精灵的森林里长大的短暂时光。

    “我在等待启程。”赫丽丝特轻吐一句心声,她微红的脸颊看起来更像是在借着微醺的酒意,去感慨心中所想:

    “那种感觉就好似时间的齿轮缓缓转动,直到一声巨响,我抬头一看,回忆的些许星星点点的碎片里,普通的和往常一样的相遇,却闪着耀眼的光芒,令我记忆深刻。”

    布莱恩无奈地看她一眼。

    他知道她那多愁善感的毛病又犯了,或者说被这巴掌大的半瓶百花蜜酒灌醉了。

    由此可以看出,这位心灵术士的酒量到底有多么的不堪。

    面对这种情况,他选择保持沉默,自顾自的抿着瓶中的美酒。

    “其实我很好奇,你到底有没有看到过我们世界的未来。”赫丽丝特似是内心挣扎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个对她来说,有点敏感的问题。

    “没看到。”布莱恩将瓶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故作不在意地说:

    “虽然我没有看到未来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我知道当天空黑暗到一定程度,星辰就会熠熠生辉,顺从自己的本心走下去就好了,没什么可担心的。”

    这的确是他此刻的心态,若是他真的拯救不了自己出生的小世界,只要他努力过了,做到了问心无愧,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不过,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发现赫丽丝特略带伤感的面容上,浮过一抹失望之色。

    显然,她这是因为没有从他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而产生的,或者说他很有可能猜到了自己心中所想。

    布莱恩注视着她,沉默了一会儿,暗自掂量着下面的话语到底该不该讲。

    犹豫片刻后,他用饱含真挚的双眼注视着赫丽丝特,伸手拨开她垂落脸颊的银色长发,温柔地抚摸她冰凉的面孔,轻声说:

    “赫丽丝特,虽然我没有看到未来,但是我知道,过去我是你的仰慕者,现在你是我的灵能传道者,所以我早已在内心暗自下定决心,想要在未来成为你的守护者。”

    赫丽丝特闻言,娇躯一震,不自觉地握住了布莱恩贴在自己脸庞上的手,怔怔地看了他许久,若有所思。

    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但是她饱含深意的目光,却让她眸子中的倒影读出了其中的万千含意。

    她将身子前倾,离开背靠的岩石,轻轻地贴靠在布莱恩的怀里。

    布莱恩心中百感交集,他感觉到她的手指很自然地滑入自己的手,和他的手指相缠,紧紧相扣,好似要将两个人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

    他看到怀中柔软的娇躯轻轻地闭上双眼,仿佛对自己敞开了她的一切,身体、心灵以及直觉。

    嗅着脾人心肺的幽香,他的指尖从她披散的长发间滑过,轻抚她像猫一样柔软的后背。

    他情不自禁得低头端详着她,渐渐着迷于她超凡脱俗的美貌,仿佛忘记了自己的目标,只能着魔般的看着她。

    一瞬间,仿佛让他对魔法的钟爱也为之失色。

    夜幕降临,满天繁星又密又忙。

    伴随着阵阵轰隆巨响,陆生龙龟奥格鲁尔幻化成的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出现在布莱恩与赫丽丝特面前。

    “感谢小主人的帮助,奥格鲁尔定遵守契约,为你服务千年。”一袭灰色长袍的老龙龟,对着布莱恩深深地鞠了一躬,神色恭敬地说。

    “不用客气,奥格鲁尔。”

    布莱恩抬了抬手,笑着对他说,“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在我提出条件的时候,你会答应的这么干净利落。”

    正如他推断的那样,当天空密布繁星的时候,他布置的裂解法阵在传古戒指的配合下,轻而易举的解除了龙龟的锁链。

    一旁的赫丽丝特也将好奇的目光落在眼前的驼背老者身上。

    “不瞒您说,我的小主人。”老龙龟活动着佝偻的躯体,仿佛在重新掌握身体的控制权。

    “我是一名活了五千六百三十二年的陆生龙龟,一生中,最擅长的能力除了cao控土元素之力外,就是我的预言术,我最喜欢用自己的龟壳占卜。”

    “预言术?”布莱恩惊讶地看他一眼,没想到对方还有这手绝活。

    这种预言术可不是巫师的预言学派和心灵术士的心灵预言系,而是一种占卜未来的手段。

    毕竟占卜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经常使用占卜术或者预言术的先知或贤者,寿命都会比其他人更短。

    事实上,预言术减少的并不是他们的寿命,而是生命能量,用玩家的话来讲就是血量(hp)。

    寿命可以通过许多手段恢复,但永久性失去的生命能量不同。

    因为生命能量的消耗,会让人看起来更加苍老,当预言者苍老到一定程度,就算是他拥有永生的能力,也会因衰老而死。

    “没错,就是预言术。”老龙龟如实说:

    “虽然我预测不到您的未来,仿佛您根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样,但是我被困在此地的十几个世纪里,我几乎每隔几年,都会占卜自己的命运。”

    “所以,你的预言术预言到自己将会被人解救,是这样吗?”布莱恩说出自己的猜测,突然发现人老成精用在对方身上,可谓是再合适不过的。

    他本以为自己通过先知先觉的能力,成功收复了一名得力干将,谁曾想,对方早已预判到了他的想法,耐心地等着自己。

    果然,精通占卜和预言术的先知或贤者,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正是如此,小主人。”老龙龟恭敬地对他行了一礼。

    “我觉得……这个‘小主人’的称呼,以后还是去掉吧,听着感觉非常别扭。”布莱恩皱了皱眉头,向龙龟提出自己的建议。

    “好吧,那我以后就叫您领主大人。”

    老龙龟笑了笑,说道:“您跟我的第一任主人一样,也是这么介意自己的年龄,毕竟您的年龄在我们这种长寿种族的眼中,也不过是抬抬眼皮睡一觉就过去的事情。”

    “第一任主人?”

    布莱恩提起了好奇心,“这么说,你曾经还服务过耐色瑞尔的其他奥术师,那你又是怎么落得这等下场。”

    “我不但服务过奥术师,还当过一座浮空城的管理者。”

    老龙龟露出缅怀之色,“可惜的是,在风暴突发之年,费林魔葵的法术击落了浮空城劳达·提斯和提兰·德罗赛尔,而我也在废墟中被死去的第一任主人的死对手抓到,成为了他的俘虏。”

    “原来如此。”布莱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眼前这个老龙龟在游戏世界中被救了以后,会成为深水城公开领主麾下出色的管理者,原来对方的阅历这么丰富。

    想到这里,他已经暗自给老龙龟分配了一个合适的职务。

    接着,在老龙龟的带领下,他们朝魔像躲藏的洞窟走去。

    /90/90655/27450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