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银月城

第五十九章 银月城

    布莱恩说明自己是来自科米尔王国的领主后,便顺利地通过了银月城的岗哨。

    他们并没有过多为难他,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竟然还热情地准备把他送到城中。

    熟知银月城的一切,他自然不会因此产生怀疑。

    在充满敌意的北地,尽管定居和智慧文明已经持续千年以上,但不断的兽人入侵、苛刻的气候和毫不妥协的荒野,仍然证明了北地只是大陆边缘地带。

    而且‘北地’也是科米尔人和谷地人,对埃诺奥克沙漠以西和至高荒原以北地区的普遍叫法。

    正因为如此,导致北地的大部分城市都会以一种接近于偏执狂的态度,去对待任何外来者,但银月城却是一个相反的例子。

    作为领主联盟一员,以及作为银色联邦本身的银月城,一直是个强大而极具影响力的存在。

    这里有许多其他城市向往的模样:安静祥和的国度中,各种族共同生活在一起,共有着同样的知识、庆典与城防。

    城市的主要居民都是‘美善’的种族:人类、矮人、侏儒、精灵、半身人和半精灵。

    任何存在都不会因其所属种族不同,而被银月城拒之门外。

    当然,那些顺从自身真实血脉的卓尔或兽人,若在这和平之城违反法规,其应得的惩罚也不会有丝毫宽容。

    作为银色联邦的核心,仅次于深水城的北地最富有、最重要的地表城市,银月城是真正的‘北地的瑰宝’。

    它坐落于瑞汶河北岸,城墙靠着河流弯曲成半圆环,有宽广的码头和一座跨越瑞汶河的无形魔法拱桥‘月桥’。

    这座跨越水域的拱形银色力场——月桥的形象,让人叹为观止,其壮丽甚至令见惯其样子的布莱恩也为之动容。

    据说,还有人声称曾见到独角兽女神拉芮,在四下无人的时刻翩翩起舞于桥上。

    这座桥只有在月光下才能看见,初来此地的旅行者们必须小心翼翼地走在这座桥上。

    因为拱桥与风景区的玻璃伐道相似,却在魔法的辅助下,又更加逼真。

    脚下空旷有如深渊,让人走上去会感到非常不舒服,若是遇到恐高症患者,甚至连城市的大门都进不去。

    在发生战事的紧张时期,中央桥拱还可以用魔法的方式缩减直至消失,让攻击者掉入河中,或者让桅杆过高的船只通航。

    即使布莱恩在此地生活了五年,也仍然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地方,它有着曲折的边境,高耸的塔楼,以及建在活树上的房子。

    在许多精灵看来,这座城市是对古老精灵城市的回忆。

    有些人称它为北地的迷斯·卓诺,而那座传说中的城市本身已经在当代经历过复兴与再度沦陷。

    城中建筑物的砖石结构也能迅速长出常春藤和其他活体植物,然后贯穿、覆盖、环绕其上,融合进各种建筑元素中,使城市的大部分区域都突显一片绿茵。

    尽管有许多散发着浓郁的自然气息的树上结构建筑,但银月城同样也是一个非常有文明气息的地方。

    城中设有专门的音乐和魔法学校、贤者图书馆、吟游诗人学院,以及各种神殿与圣坛,膜拜森林女神梅丽凯、知识之神欧格玛、自然之神西凡纳斯、爱情女神淑妮、幸运女神太摩拉和魔法密斯特拉等神祇。

    事实上,银月城真正的珍宝是知识本身,包括它的求得,以及在勤奋学习过程中领悟的智慧都如魔法或财富一样贵重。

    在瑞汶河哨所站岗的一名银装骑士的引领下,布莱恩来到了月桥前。

    这道拱桥横跨瑞汶河,一直延伸到城门前。

    进入城门后,繁忙的城市景象好似铺开的画卷,渐渐占据了布莱恩的视野。

    他漫步在这座魔法城市中蜿蜒曲折的街道上,时隔二十多年,他再一次被城市里中和缓慢静谧的冥思气息所感染。

    这让他不得不承认,银月城是真的富饶而美丽,甚至比它仅次于号称‘一城之国’的深水城更加耀眼夺目。

    这座仿佛完全被笼罩在魔法氛围中的城市,街景明亮得令人难以置信,数座仪态万方的法师塔直插苍穹。

    塔基用纯白色的岩石砌成,紫罗兰色的塔尖环绕着黄金镶边,许多尖塔周围都有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的魔法装置盘旋舞动。

    望向螺旋形的高塔和形状奇异的建筑,作为曾经的久住者,布莱恩知道,其实没有任何建筑风格在银月城能够占据统治地位。

    它们有的只是建筑师们的自由发挥、充满想象的创意,完全不惧他人的批评和指责,久而久之,这座城市中就出现了无穷无尽的奇观。

    最主要的是,银月城与它的两个强大邻居——深水城和无冬城不同,它重视的不是财富的积累,而是无可比拟的建筑美感。

    显然,银月城也是属于哲学家和艺术家的。

    在这里,一個建筑师能让他的梦想在一百尺的高塔飞扬,一个诗人能在街角吟诵他的杰作,光明正大地靠路人抛来的各种奖赏谋生。

    也正因为它的包容,这里至今还留存着被遗忘国度最早时代的古风。

    那时,精灵、矮人和人类拥有足够宽广的世界,可以在太阳和繁星下游荡,而不必还跑会越过某个王国看不见却充满敌意的边界。

    银月城的存在,更像是对这个世界上所有征服者和暴君的一种公开挑衅。

    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人能够占据并统治这个地方。

    布莱恩刻意放慢脚步,漫步在银月城的美景下,因为造访本城的体验,在大多数非银月本地人看来,都是最难忘的经历。

    就连那些常年与怪物搏斗或cao纵魔法的人,也会将银月城看成一处安宁静谧的美丽之地,将它当成学习的绝佳机会,同时也是从北地严酷的现实中暂时跳脱的佳境。

    不过,唯一让他感到有点美中不足的是,他原本来这里的目的,主要是寻找他的心灵术士同伴。

    谁曾想,半精灵武僧通过竖琴手的情报网传来消息。

    他的同伴在半个月前就前往‘银月龙后’薇拉玛兰黛丝居住的浮空山脉,至今还未回到银月城。

    想到那座悬浮于天空的浮空山脉那飘忽不定的特性,他决定暂时寻找一个旅馆居住两天,看能不能等她回到银月城。

    若是还等不到的话,他也只能留下一封信,先去办其他事情。

    毕竟压在他手中的事情非常多,除了前往沙漠寻找一张记载构装知识的耐色卷轴外,他还打算去幽暗地域的布灵登石城一趟。

    那座侏儒城市,因奥法浩劫时期的元素紊乱,导致产生出一种整个大陆独一无二的充能魔法宝石。

    考虑到未来的发展,他必须将这道充能宝石的生产线,掌握到自己手中。

    等这一切搞定之后,他还要着手建立自己的巫师塔,这才是重中之重。

    繁多的事务,让他甚至都没有时间去研究耐色卷轴中的魔法知识,或锻炼自己的施法专长。

    走着走着,来到银月城北岸的舞者面具街道的布莱恩,突然看到一颗高大的参天橡树,粗大的树干顶着一片浓绿的树冠,好似一把绿色的大伞。

    树下有几个孩子在玩耍嬉戏,那似曾相识的场面,让他露出一丝微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尘封多年的记忆.......

    他依稀记得,小时候的农村老家就有一颗巨大的橡树,父母外出务工,他便常和邻家的小孩儿成群结队地到橡树下玩耍。

    那时,每当他出去玩耍,躺在一旁门槛边的老藤椅上的爷爷,手里总是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茶,微眯着满是皱纹的双眼,懒洋洋地说上一句,“玩儿去吧,出门小心点,知道不?”

    如今,人非物亦非,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但这仍是他一生的纪念,一生的怀恋.......

    往事总令人沉浸,从回忆中苏醒,布莱恩带着莫名的心情走向大树,轻触着树干,潮湿的感觉油然而生,那深邃的痕迹,仿佛又将他带入到了自己的快乐和童真时光。

    事实上,这颗一直延伸到天空的橡树是金橡树旅馆,是他曾经最喜欢居住的一家旅馆。

    橡树周围的树杈上,像鸟巢一样,坐落着许许多多的木制小屋,而大橡树的树枝上,则挂满了闪闪发光的荧光石。

    到了夜晚,这颗巨大挺拔的橡树,就像挂满了迷彩灯一样绚丽多彩。

    望向熟悉的景象,他不禁感慨自己漫无目的的行走,竟然又一次在不知不觉中,再度来到了这里。

    因为当初他离开毁灭的科米尔王国,第一次来到银月城时,也是在不知不觉中,看到几个玩耍嬉戏的小孩儿,而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相同,让他恍然若梦。

    布莱恩不再犹豫,抬起脚步,朝旅馆内走去。

    像往常一样,里面的装饰以清新的空气、芬芳的香草和蕨类植物为特色。

    这些特意而为之的布置,仿佛在提醒客人们,大自然带来的愉悦和安全。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金橡树旅馆是游侠、德鲁伊和自然神系的牧师们最喜欢聚集的地方。

    他没有前往地下室酒吧凑热闹,而是在一名游侠侍者的指引下,顺着蔓藤编织的藤梯,攀爬到橡树最高区域坐落的客房之一。

    旅馆居住的价格虽然很高,但是却物有所值,能够让他感觉到令人惬意的舒适氛围。

    当然,对于布莱恩说,他更看重的是开阔的视野和宁静的环境。

    因为无论在什么地方,他都喜欢一个人悠闲地坐在一间安静的小屋子或小树林里,去享受些许孤独的宁静。

    这也是他在游戏世界中很喜欢做的一件事。

    在游戏之中,这种宁静舒适的氛围,可以让他更快地投入到魔法学习中,暂时忘却那些现实中的烦恼。

    一瞬间的带入这个世界,仿佛自己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一员。

    但是他却又可以带着远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客观,用冷静的目光来观察眼前的一切。

    这种即若即离的感觉是布莱恩最喜欢和沉迷的,在重生到这个世界之后也是一样。

    虽然这里不是游戏世界,会受伤、会痛苦,甚至会面对死亡,但布莱恩的看法却并没有因此改变多少。

    他或许会为这个世界中自己所关注的人出一份力,试图保护他们,或帮助他们,但是他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视角和立场。

    这就好像在游戏之中,玩家和npc或许都会面对邪恶种族的攻城而暂时抛弃彼此之间的对立和身份的不同,携手面对怪物的进攻。

    然而,这并不代表他们的想法会完全相同。

    对于npc来说,他们舍弃纠纷,为的是保护他们所居住的城市和他们心爱的人。

    但是对于玩家来说,他们保护城市,更多的只是看中击杀怪物获得的经验值,保护城市能够得到的声望值和好感度,或者干脆就是为了避免自己正在进行的某个重要任务链的npc被怪物所杀死。

    虽然就过程和结果而言,他们的确是保护了这座被怪物围攻的城市,但是就动机来说,却很有可能是南辕北辙,完全扯不上关系。

    不是没有玩家因为沉迷在这虚拟世界之中,遗忘了现实世界,甚至干脆拒绝回到现实世界,而是在这里像一个原住民一样的生活。

    那些玩家将自己全身心的投入,仿佛他们本来就出生,生长在这个世界。

    这里,这个充满了剑与魔法的冒险世界,才是他们真正的家园。而外面那个现实世界,他们宁可将其当做一场梦来看待。

    布莱恩不喜欢这样。

    他并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其中,虽然他也同样会为自己所欣赏的npc的死亡痛心,对那些背叛的剧情感到愤怒,甚至对于那些想要在自己背后捅刀子的势力怒火朝天到恨不得杀人全家。

    不过即便如此,他依然保持着这种游离于两个世界之间的超然视角——这是一种很难说的清楚的关系。

    就好像在舞台之上,有人是观众,而有人则是演员。

    他们各自有各自的视角,所看见的也彼此截然不同。

    布莱恩则正身处在这观众和演员之间。

    他不但观看这眼前的剧目,更投身其中——不过即便如此,布莱恩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里并不是属于自己的世界,但是他依然在这里奋斗,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自己的目标。

    那么,他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呢?

    或许本来就没什么意义可言,他心想。

    因为意义这个东西,本来就是由人解读出来的。

    有人可以从历经千年城市废墟里,感受到某个王国曾经的繁荣与衰败,或者从吟游诗人的无病呻吟中,看到一个人面对突遭命运的悲哀与无奈。

    但是有的人看到的,仅仅不过是残桓断壁,和疯子喝醉酒之后的yin声秽语罢了。

    布莱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重新回到银月城后,会突然像个文艺青年一样,无病呻吟地想这么多。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将手中的魔法书籍合上。

    尽管他已经做出了最大的努力,却依然无法像平常那样,将渴求的注意力集中在法术知识上。

    他走到窗前推开窗户,负手而立,眺望远方。

    时间总似指尖流过的细沙,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

    那些往日的忧愁和悲伤,也在似水流年的涤荡下,随波轻轻逝去,而留下的欢乐和笑靥,就在记忆深处历久弥新。

    不知不觉中,他看到黄昏已经收起缠满忧伤的长线,正瞪着黑色的瞳仁,默默注视着绚丽的魔法城市。

    银月城虽然歌舞升平,宁静祥和,但仍有一群人,在灯火阑珊中孤单地注视着另一群人远去的方向。

    空气中也隐约飘来竖琴和长笛的声音,嘶哑......悠扬......

    布莱恩茫然地站在原地不动,渐临的夜幕带来的奇异压迫,使他发生了渺茫惆怅的感觉。

    恍惚间,一个幻象,在他滞钝的眼前凝结起来,化作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他面前。

    布莱恩以为自己看错了,下意识闭上眼睛,但是一个微笑,和一对长长的睫毛下透露着无限惊喜与担忧的眼睛,却仿佛被他关进了闭合的眼皮内,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神情一震,猛然间转过身去。

    一位超凡脱俗的精灵女子站在自己面前,她在向他微笑,她的眼睛清澈晶莹,微微转动的眼珠流露着一层梦似的光彩,又好似跃动着蕴藏漫长岁月的历练和智慧。

    她穿着用最精美的丝绸制作的长裙,一头富有光泽的银色长发披散着垂到腰际。

    在夜风的吹拂下,她的长发随风飘飞,衣裙飘然舞动,修长的双腿在薄薄的衣裙下隐约可见。

    她的身材曼妙纤细,兼有紧束的银色腰带加以勾勒,层层衣衫裹住她婀娜的曲线,仿佛要掩藏她迷人的风采。

    看到这里,布莱恩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仔细地端详着她绝美的容颜和雍容气度。

    这是一张美得足以让人窒息的面孔,白皙无暇的精致脸庞,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闪烁的心灵之光,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萦。

    像往常一样,感受到她目光中散发出的一股若有若无的心灵气场,布莱恩最终还是败下阵来,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而她则主动向他走了过来,轻盈而端庄的步伐,具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婀娜多姿而又仪态万千。

    她来到他的身旁,身上飘散出一股股难以形容的芳香,就像池塘里的荷花,一种淡淡的清香中,带着一缕若有若无的幽香,闻久了还会察觉到一种沁人心脾的馨香。

    “你看起来变化很大。”她率先开口,轻声细语地对他说,“布莱恩,我很担心你。”

    她不由自主地伸出冰凉的手,温柔地抚摸布莱恩的面颊。

    “不必担心,我说过会来找你的,就像我曾经许下的承诺一样。”布莱恩对她说,“你的变化也很大,现在的你,到底是那个让我熟悉的赫丽丝特,还是银月城的至高领主。”

    银月城的领袖中,任其最长,最具影响力的,当属魔法女神的选民,北地七姐妹之一的至高女士艾拉斯卓。

    但是随着至高女士的陨落,这座美丽而繁华的城市的统治权,最终由银月龙后斟酌之后,交给了人类法师‘御雷者’特恩·角刃。

    特恩任职银月城领主近一个世纪后,以研究魔法为由,又主动放弃城市领导权,将其交由艾拉斯卓的半精灵儿子,兼银月城武装部队的至高统帅麦瑟玛·艾拉瑟玫负责。

    由于新统治者麦瑟玛非常直率,根本没耐心去配合同盟的其他领主,导致在试图支援附近城市时,银月城对桑达巴的支援被指不够充分且未能凑效,进而导致该城市地表人民被全数灭绝。

    这次事件,令银色联邦因此解散,银月城的声望也受到了最严重的损害。

    事件最后,所有矮人国家都脱离了银月城,而失去这些王国支持,也没有艾拉斯卓自其成立起提供的英明领导后,联邦最终分崩离析。

    与此同时,联盟周围的死敌趁机策划着阴谋颠覆它,高山上的兽人部落蠢蠢欲动,魔索布莱的卓尔精灵也从地底威胁着这个混乱的联盟。

    最后,就像大陆的其他地方一样,古代王国和魔法灾害的遗迹,雪上加霜的遍布联盟的森林与平原。

    这种混乱持续到‘银月龙后’薇拉玛兰黛丝挑选出新的领主,才逐渐平息,走向新的繁荣。

    毫无疑问,那位新任领主,就是眼前这位叫做赫丽丝特的心灵术士。

    与‘至高女士’艾拉斯卓一样。

    她的梦想同样是建立一座像已逝的伟大精灵城市‘迷斯·卓诺’那样,能够包容所有种族的光辉城邦。

    她在治理银月城、以及向玩家们发布的各种高难度任务,无一不说明了她一直都在朝着这个目标不懈努力。

    布莱恩正是通过一些由玩家扒出来的消息,比如说这位北地最神秘的领主,在每年的月之祭典这一天,现身于世人面前,为了祭典自己逝去的族人,会亲自燃烧一个巨大的稻草人,才得知对方并不是主物质世界的人,而是从一个被毁灭的小世界逃难至此的精灵。

    当他又知晓自己重生的阿斯诺小世界中,同样也有一个叫做赫丽丝特的精灵,并确认是同一个人后,便抱着相同的目的,与她一起来到主物质世界,只为拯救尚处于上古邪物注视的小世界。

    “如果你不喜欢至高领主这个称呼。”赫丽丝特略微沉思一下,用轻柔的语气对他说,“我可以向薇拉玛兰黛丝女士主动请辞,跟你一起回漠口镇。”

    布莱恩斟酌着她言语中的话语,了解她的性格,他自然清楚对方并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只要自己一点头,她绝对会跟他一起提桶跑路。

    不过,这并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毕竟以两人的关系,让赫丽丝特掌管银月城,就跟他自己掌管是一样的。

    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这样的话,他就能够借助这种便利,获取一些自己曾经渴望得到的知识。

    “没有,看到你成为银月城的统治者我很高兴。”他笑着对她说,“况且,你若是放弃的话,就太对不起银月龙后对你的期望了。”

    “我知道了。”赫丽丝特微微点头,露出一丝浅笑。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她牵住布莱恩的手,“跟我一起回至高宫殿,我有许多事情要告诉你。”

    看到布莱恩点头,她立即启动传送异能,与他一起消失在原地。

    下面有作者的话:

    /90/90655/27056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