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珍重,勿忘我

第八十六章 珍重,勿忘我

    “提升战法师职业等级!”

    “消耗62400点经验。”

    “战法师职业提升至9级!”

    “接触到第五层魔网,五环法术激活成功。”

    “四环法术位 1,五环法术位 2。”

    “获得战法师五环法术:电弧术、死云术、寒冰锥、高等爆炎术、焰击术、虹光射线。”

    …………

    “提升战法师职业等级!”

    “消耗83200点经验。”

    “战法师职业提升至10级!”

    “四环法术位 1,五环法术位 1。”

    获得职业特性:穿甲法师(重)

    …………

    “竟然一次性获得这么多法术。”

    看到新获得的五环法术,布莱恩沉思一下,立即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他隐隐猜测出,这很有可能与他熟读了一张记载能量、毁灭和杀戮的耐色卷轴有关。

    随后他没有过多纠结,而是望向自己新获得的专长。

    【穿甲法师(重):一般情况下,任何种类的盔甲都会影响巫师的姿势,从而可能导致法术失败(如果该法术有姿势成分)。而战法师的训练让他们可以在使用重甲和重型盾牌战斗时,避免法术失败带来的后果。】

    …………

    看完这个10级才获得的专长介绍,布莱恩神色一松,心中最后一丝担忧也彻底消失。

    虽然他并不是一个喜欢穿铠甲的施法者,但是这个对于绝大多数纯粹的施法者来说,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才能训练出来的专长,布莱恩相信,自己在未来绝对有更大的利用空间。

    那就是被他们玩家群体称呼的‘魔能动力装甲’,一种类似于附带了构装体特性的铠甲。

    只需一键启动,就可自行套在身上。

    当然,你也可以在启动的时候,喊出一声逼格十足的开场语。

    这种铠甲在他重生之前,还不太成熟,甚至连制作工艺都没有被彻底完善。

    但是他却知道大概的制作方向和思路,以后自然是避免不了地去要接触这种堪称黑科技的强力装备。

    他刚刚获得的这个职业特性,在穿戴这种铠甲的情况下,同样也会避免法术释放失败。

    这也是他为什么想要要将战法师职业的等级提升至10级,获得各种强力的特性后,才准备在接下来的规划中,去进阶被他改良的奥术师职业。

    事实证明,他的这番规划还是非常不错的。

    除了「穿甲法师」外,将战法师的等级提升至10级的过程中,他先后获得了增加法术伤害的「法术锐化」和「锐化强效」,提高法术攻击距离的「法术增远」,以及增加法术笼罩范围的「法术扩展」。

    由此可以看出,专精于攻击法术的战法师,他们的每一个专长,对于巫师来说,都是非常眼红的职业特性。

    「法术增远」和「法术扩展」更是堪比巫师们需要提高法术位才能释放的超魔专长。

    望着10级的战法师等级,布莱恩知道这个基础职业,从此以后将会被奥术师职业彻底替代。

    如果不是进阶奥术师的经验值需要消耗掉100000点经验,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提升。

    他也很期待这个被系统推演出来的新职业体系,到底是什么样的。

    等级提升完毕,布莱恩不敢耽搁时间,掏出自己近半个月时间,在奥杜斯王城的锋刃集市和商会里搜集到的材料,准备提升奥术之火的等级。

    当他将法阵刻画完毕,各种材料全部归位后,立即将其激活,心神随之沉淀其中,再一次回归到了魔网的领域,去编织属于自己的魔法网络。

    漫长的时间流逝里。

    当漂浮在半空中的奥术之火,骤然爆发出明亮的蓝白之焰的瞬间,脸色苍白如纸的布莱恩终于睁开双眼。

    此刻的他,因精神力的消耗过大,显得异常虚弱,脑海深处也传来了萦绕不散的隐隐作痛感。

    这种好似用脑过度产生后遗症的感觉他可谓是非常熟悉。

    因为当一名巫师不知疲倦地构建法术模型时,也会产生这种感觉,更何况像他这种构建微型魔网的疲劳。

    若不是他拥有系统的辅助,以及前世早已提升过一次,布莱恩相信,在这个真实的世界,自己绝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完成这项浩瀚的魔法工程。

    随后他直接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心神沉淀于脑海,开始检查奥术之火提升之后附带的能力。

    “升阶「奥术之火」成功!”

    “奥术之火提升至5级!”

    “你成功掌握脱网释放五环法术的能力!”

    “获得奥火特性:奥术孪生!”

    “奥术能量提升至101点。”

    …………

    【奥术孪生:该能力可以让你在释放法术时,消耗两倍的奥术能量,同时施展单一法术两次,释放的法术所选择的任何可变的特性,以及决定(包括目标和区域)都会应用到这双生法术上,受影响的生物,会分别接受每个法术的各种效果(例如若法术允许则可对两个法术分别进行豁免)。】

    …………

    望向新获得能力,布莱恩微微点头,显然奥火的每一项能力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事实上,这些特性曾经都是他身为巫师时,掌握的超魔专长。

    只不过随着奥火的出现,大多数罕见而不常用的超魔专长和特性,全部在系统的辅助下,都深深地刻印在了奥火的属性上。

    这样的话,他即使不经过任何熟悉和学习,也能够随着奥火等级的提升,去激活这些超魔专长。

    当然,像法术强效、法术极效、法术瞬发之类的超魔专长,还需要自己去一一学习。

    这些常规超魔专长中,法术强效是他在小世界就提前掌握的,即将练习的下一个超魔专长则是「法术瞬发」。

    等级和奥火全部提升完毕之后,布莱恩终于放下心来。

    五环法术的激活,就意味着他彻底摆脱的距离的限制。

    整个费伦大陆,只要他愿意,都可以随时启动传送法术,到达指定地点。

    因为五环咒法系法术的「传送术」,以他现在等级,每次使用都可以瞬间传送至少1500公里左右的距离。

    接下来,他只需花费时间和精力去激活奥火的五环法术,就可以安心地等待希赛雅的到来,然后回到地表建立领地的同时,暗中寻找拯救小世界的方法。

    布莱恩深吸一口气,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将自己的心神沉浸于冥想之中,去恢复疲惫的精神力。

    由于他在希赛雅一次雅灵血脉的洗礼中,令溢出的妖精荒野能量与自己的精灵血脉引起共鸣,意外获得了「高等冥想」这个种族专长。

    这让他每次只需冥想四个小时,就相当于其他种族六个小时以上得到的效应。

    这看似漫长,对于布莱恩来说又好像非常短暂的四个小时过去以后,他正准备休息,进入深度睡眠时,在他脑袋深处回荡的一声微弱爆响,让他神色一惊,猛然从床榻上起身。

    这里是奥杜斯王城,在新任深地王的热情款待下,他的居住条件非常好,找到一处安静的居所,对他来说,自然是轻而易举。

    即便如此,出于谨慎的考虑,布莱恩仍然多此一举地设置了多重警戒法阵。

    如今,他明显感觉到有人闯入自己警戒法阵的笼罩范围,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朝房门走来。

    “笃笃笃......”

    就当布莱恩有点摸不着头脑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他意念一动,秘法眼的监视下,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见到这种情况,布莱恩先是怔了一下,随即挥挥手,房门自动打开。

    紧接着,披散着红棕色长发的希赛雅步入他的眼帘。

    他看到这位贵族小姐并不是像往常一样,穿着束腰外衣和马裤,这种冒险者最喜欢的装扮。

    此刻的希赛雅明显给他眼前一亮的感觉。

    她优雅地站在他面前,银灰色的双眸星光粲然,笑容温柔可亲。

    她披散着瀑布般的红棕色长发,戴着精致的银色头饰,穿着一袭带着紫色纹饰的束腰长裙,纤细的腰肢系了一条绿松石与月长石的腰带。

    她精致的面容上还点了些淡妆,美丽中又不失大方和高贵。

    “这还是我半个月前认识的贵族小姐吗?”布莱恩迎上希赛雅明亮的双眸,笑着打趣儿道。

    “这么漂亮的一张脸,有那么难认吗?”希赛雅自信地轻抚一下额前的发丝,走到他的近前,露出微笑,“好久不见了,你还是这个样子,就连额前这缕不听话的头发都没有改变。”

    “我以为你一个月之后才会过来,没想到竟然来得这么快。”

    感受到阵阵淡淡的幽香袭来,布莱恩微不可察地挪了下身体,示意她坐到椅子上。

    “身为一名巫师,竟然连传送法术都忘记了。”

    希赛雅并没有在意布莱恩的细微动作,她大大方方地坐到椅子上,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的面孔。

    “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布莱恩被那双明亮的眼睛看得有点不太自在,他移开她的目光,随口问道。

    “已经办妥了。”希赛雅微微一笑,取下戴在手指上的一枚深紫色戒指,抛给布莱恩,“自己看看吧。”

    望着戒指上散发的法术灵光,布莱恩眼皮一跳。

    身为一名巫师,出于对魔法的敏锐直觉,他感应到这绝对是一枚传奇品质的戒指。

    他神色一动,接过希赛雅丢过来的戒指,有点迫不及待的查看起来。

    紫龙印戒 3

    类型:饰品

    品质:金色·传奇

    属性:魅力 4

    装备效果:

    1、预警:佩戴此装备者,会获得一个类似‘第六感’的预警能力,当有危险或伤害迫近时,佩戴者会获得戒指发出的警报。

    2、回避侦测:受术者不会被任何预言系与探知法术探测到。

    3、紫龙旗帜:佩戴此装备者,可以每天利用幻术魔法招出一面紫龙旗帜,所有看到旗帜的盟友,包括佩戴者本身,都在对抗魅惑与恐惧效果时在豁免上得到 2士气加值,并且在魔法与物理伤害得到 1士气加值。

    说明:这是科米尔皇室委托阿拉贝城的女公爵弥赛菈·劳尔制作的魔法道具,它象征着佩戴者在科米尔王国尊贵的身份与地位。

    一般而言,只有在整个王国做出巨大贡献之人,皇室才会将雕刻着奥比斯克尔紫龙印章的戒指,赠予那些护国英雄骑士,或者伟大的开拓者领主。

    注,只有得到紫龙印戒制作者和皇室的认可,佩戴者才可以激活印戒的特性,以及动用其赋予的权利和地位。

    紫龙印戒的绑定者:布莱恩

    …………

    看到这件传奇装备的属性,布莱恩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变得有点急促起来。

    不得不承认,看到这枚戒指的瞬间,他的确是心动了。

    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德不配位’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作为一个拥有自知之明的人,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获得这么贵重的戒指。

    “条件是什么?”布莱恩把玩着手里的戒指,看向满脸期待的贵族小姐,冷静地询问出声。

    他让希赛雅帮自己带给阿拉贝城女领主的一封信,大致意思就是自己准备以高额的价格购买科米尔王国北方,漠口山脉与风暴号角山脉之间的一座小镇‘漠口镇’的永久统治权。

    这样的话,他不但可以帮助科米尔王国守住阴魂人入侵的必经之路,还可以将其当做自己日后征服埃诺奥克大沙漠的起点。

    所以,他相信自己提出的条件和利用先知先觉的能力,讲出的筹码,只要对方不是傻子,肯定会欣然应允。

    更何况,她还是一名目光长远,精通预言学派法术的传奇巫师。

    事实证明。

    这位女大公不但答应了,给予他的东西还让他产生了‘德不配位’的感觉。

    正因为如此,他认为整件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所以他必须向眼前的贵族小姐搞清楚真正的缘由。

    事实上,他已经大概猜到了。

    若真是如此的话,他宁愿不要,也绝不会答应这个条件。

    希赛雅望向布莱恩冷静的面孔,浮上笑意的脸庞不知为何,突然僵了一下,她仔细斟酌片刻,对他说道:“弥赛菈jiejie说,如果你愿意向科米尔皇室宣誓效忠,并且......”

    “这是不可能的。”布莱恩露出不出所料的表情,他未等希赛雅将话说完,便干净利落地将其回绝。

    看到这一幕,希赛雅神色微变,她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沉思片刻,又在内心掂量一下,这才注视着布莱恩,轻声说,“其实这枚戒指本来不是送给你的。”

    “愿闻其详。”布莱恩望向希赛雅变得略显复杂的表情,他突然提起了兴趣,好奇地看着她。

    其实从对方可以轻易得到这枚戒指,他就知道,这位贵族小姐绝不是公爵meimei那么简单。

    若不是他早就知道科米尔皇室的两位公主在十年前的红龙之乱中,命丧于漠口镇,他甚至认为对方是一位公主。

    “这是弥赛菈jiejie答应我的物品,她让我带着这枚戒指,领导紫龙骑士和战法师军团,收服十年前就已沦陷的漠口镇,将这座小镇建立成一座抵抗阴魂人的军事堡垒。”希赛雅轻轻地叹了口气,对他说:

    “当我得知你的意图也是漠口镇时,我本来是想让你成为我的副手,协助我一起完成这项使命,但是你自己应该清楚,我多次暗示过你,可是……你每次对我都不屑一顾。”

    “虽然我的想法跟你一样。”布莱恩歉意地看她一眼,对她说,“但是你也知道,我根本不习惯在他人手下效命。”

    “看得出来。”希赛雅微微点头,又沉默片刻,然后神色复杂地看向布莱恩,缓缓说道:

    “所以,当我从弥赛菈jiejie口中得知你想要漠口镇的统治权时,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可以在你不效命于他人的情况下,与我一起管理漠口镇。”

    “你的意思是指联姻,对吗?”其实,布莱恩从她的面部表情上,就已经猜出了她接下来的话语。

    希赛雅脸颊微红的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他的猜测。

    “我不反感这种联姻。”

    布莱恩深思片刻,看向这位贵族小姐,“我非常感谢你对我的赏识和看重,甚至不惜为我争取到这种机会。但是,希赛雅,真的非常抱歉,希望你能明白,让我向科米尔皇室宣誓效忠,我真的做不到。”

    虽然在前世的游戏世界,对于科米尔王国的灭亡,让他心中生出一股难平之气,再次重生后,他便想着试图去拯救这个即将灭亡的王国。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要不顾一切的为这个王国做出奉献。

    他的底线仅限于合作与结盟,想要让他效忠,彻底绑在科米尔王国这个摇摇欲坠的战车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或许是因为傲慢作祟,或许是他的优柔使然,或许.......是因为联姻。

    总之,他是绝不可能向科米尔王国宣誓效忠的。

    虽说这种誓言只是在庄重的仪式上,口头上说出的一句话,即便是打破,也没什么明面上的损失。

    但布莱恩就是不想欺骗自己的灵魂,发完这种誓言后,再将其违背。

    “那对你而言,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希赛雅闻言,心底叹息一声,用稍显暗淡的美眸注视着他,“是你征服埃诺奥克沙漠的伟大理想,还是荣誉和使命,或者说......是因为我的缘故。”

    “我说过了,其实我并不反感这种联姻。”布莱恩迎上这位贵族小姐的双眸,对她说,“事实上,让我迎娶一位像你这么美丽的贵族小姐,我自然是非常乐意的......”

    他这次说的是真心话,毕竟对方不但是一位身份尊贵的贵族小姐,还是有望踏入传奇领域的典范层次的剑法师。

    试问,这样的条件,让谁看了不会心动。

    “那你为什么还不愿接受这个要求。布莱恩,你知道吗?没有人相信你,也没有人像我一样这么看重你,甚至我还愿意相信你征服埃诺奥克沙漠的荒缪理想。为了让他们答应这个看似一点都不符合常理的条件,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做出了多少努力和让步。”

    希赛雅打断他的话语,不解地看着他,语气稍显激动的说,“只要你向科米尔皇室宣誓效忠,你就可以得到眼前的一切,难道我就不值得你加入一个王国吗?”

    布莱恩良久不语。

    等到终于开口时,声音变得十分温柔,就像一阵清风拂过希赛雅满含期待的脸颊:

    “想让我对科米尔皇室宣誓效忠,它还不够格。因为我的忠诚只属于我自己,没有人可以夺走,连诸神都夺不走。”

    希赛雅吃惊地看着他,心里五味陈杂,不知该如何开口。

    漫长的沉默过后……

    她深吸一口气,似是做出了什么艰难的决定,暗淡的美眸渐渐浮过一抹亮光。

    她看向布莱恩,用轻柔的语气对他说:“如果说,我……是真心喜欢你,这难道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吗?”

    布莱恩闻言,微微一怔,他正欲开口,希赛雅像母狮般突然出击,用嘴唇把他的话堵了回去,送上柔情无限的热吻。

    布莱恩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他以前也和许多女人共度春宵,但从没有哪个表现得如此急迫,如此激烈......

    希赛雅表现得如此突然、奔放、热烈,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燃烧的熔岩夹带着大量炽热的泥石流,仿佛能把一切草木熔化,又好似河水决堤,泥浆迸溅,洪水横流,咆哮翻滚,势不可挡。

    他下意识地低下头,看到一团乱发在他眼前颤抖,在饱满的衣领里,他又看到她如雪似玉的肌肤。

    他感觉自己好像失音了一般,整个人都麻了,既说不出话,也没有力量推开她。

    漫长的亲吻结束。

    希赛雅坐在他身边,用热情难掩的眼神看着他,以独有的风格揶揄道:“看来我没猜错,我就知道凭你的性格,绝不会做出这种选择。”

    她微微一笑,手腕一抖,拉开束在长裙上的月长石腰带。

    布莱恩的神情有点恍惚,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她说,“别这样,希赛雅,你这是在玩火,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也自己在做什么,我前所未有的冷静。”

    她刷地甩开长发,嘴角一弯,微笑着说,“我一个女孩儿都不在乎,你还介意什么,还是说你喜欢被动?”

    布莱恩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

    当处身于幽暗地域的布莱恩感觉到地表世界的太阳吻别了东方的地平线时,他知道天亮了。

    他从沉冥中收敛心神,而希赛雅已不在身边。

    他独自躺在略显凌乱的床榻上,尽管心中好像被挖空一样,但他并不觉得意外。

    对布莱恩而言,身为穿越者的他,早已注定他的人生时常伴随空虚寂寥。

    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他的人生就好似昼夜交替时,挂在天空的星辰。

    就在这时,地上的一道魔法灵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发现自己的衣服下似乎有什么东西。

    布莱恩将丢在地上衣服拨开,顿时目瞪口呆。

    眼前就是他亲自拒绝,却又曾经在游戏世界中,心心念念都没有得到的紫龙印戒。

    他看到这枚戒指安静地放在一张羊皮卷轴上,卷轴上写着五个字。

    不过,这五个由通用语书写的文字,在布莱恩眼中,其寓意深比大海。

    上面写着:珍重,勿忘我。

    布莱恩重新躺回到床榻上,合上双眼,惆怅地叹了口气。

    因为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恐怕是真的无法忘记这个擅作主张,将紫龙印戒留给自己的希赛雅。

    他甚至都不清楚,这位与自己在幽暗地域邂逅的贵族小姐,她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