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被腐化的龙蛋

第八十章 被腐化的龙蛋

    “布莱恩,你出来了,那是不是证明恶魔的信徒已经被你杀死了。”看到布莱恩安然无恙地走出来,希赛雅神色一喜,立即迎了上去。

    “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要随意接近这里,你怎么还是过来了。”布莱恩迎上希赛雅透着关切之意的银灰色美眸,心中一暖,又故意板着脸对她说。

    “我已经非常小心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危险后,才靠近的。”

    望着他严肃的表情,希赛雅不在意地轻哼一声,对他说,“况且,我的实力可比你强多了,怎么可能连这点感知危险的能力都没有,你该不会真把我当成傻子了吧。”

    “我怎么敢把你当成傻子,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承认。”

    布莱恩露出微笑,感觉与这位贵族小姐的聊天,让自己刚刚在献祭室产生的沉重心情也不由轻松了几分。

    “算你比较识趣。”希赛雅瞪他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道:“虽然你正在极力掩饰,但我还是从你眉宇间的细微变化,看出来你遇到了烦恼的事情。”

    她凑到布莱恩近前,拍了下他的肩膀,试探性地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

    “问题?”布莱恩怔了怔,随即摇了摇头,对她说,“我怎么可能遇到什么问题,只不过是被某个理念冲突影响到了自己的情绪。”

    “这还不算是问题。”希赛雅注视着布莱恩平静的脸庞,丢给他一个漂亮的白眼,又满脸期待的道:“可以说给我听听吗?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问题,还能够把你给难倒了。”

    布莱恩知道有些话如果说出来,心里或许会好受许多。

    于是,他找到一块台阶坐了上去,揉了揉太阳xue,心思略显沉重地对希赛雅说,“就在刚刚,我与一位信仰恶魔领主的精灵讨论了一场关于人类和精灵之间矛盾的问题。”

    “结果呢?”希赛雅坐到他身旁,好奇的猜测道:“是不是你赢了。”

    “这种探讨,每个人都拥有每个人的想法,不能以输赢去评判每个人的价值观。”布莱恩微微摇头,“虽然杀死这位精灵,在无形中拯救了千千万万人的性命,但是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心里就是有点不太好受。”

    “所以,我从今天开始。”他想了想,又用颇为坚定的语气说,“以后绝不会参与到任何关于种族矛盾中的事情,坚决不趟这种两边都不讨好的浑水。”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希赛雅惊讶地看他一眼,明亮的眸子里闪着动人的笑意,“我支持你的这个决定,因为在我看来,任何种族都不能以单纯的善恶荣誉去评判他们。当然,我们也没有资格去对他们指手画脚,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布莱恩,你要知道,面对这种问题,我们可以不勇敢,可以不说真话,也可以选择逃避。”她深思片刻,回想起自己在苏萨尔城的‘皇冠殿堂’看到过的知识,接着说:

    “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去阻止那些讲真话的人,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资格嘲笑他们的‘冲动’和‘愚蠢’,其实在某种情况下,恰恰是这些不忘初心的良知,敏锐的思想,坚定的信仰和敢于牺牲的勇气,在为他们自己的种族争取尊严和权利。诚然,崇拜恶魔的精灵是邪恶的,但她偏激的出发点却是对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被恶魔钻了空子。在我看来,比起躲在永聚岛苟活的懦弱者,至少她的精神还是更值得让人铭记的。”

    “正因为你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你才觉得自己明明做了一件拯救千万人的善事,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高兴的根本原因。”希赛雅看到自己的倾听对象对自己的话语很是受用,她笑着做出最后的补充。

    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弥漫在希赛雅的心头,让她看向布莱恩那略显惆怅的样子,越发地喜欢起来了。

    听完希赛雅的分析,布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迎上她明亮的银灰色美眸,即使在这病态的微光环境里,也依然无法掩饰里面流露出的动人溢彩。

    当她的眼神里浮过一抹异样的笑意时,布莱恩感觉到仿佛有一阵香风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失笑一声,化解尴尬,对她说:

    “或许真的是当局者迷吧,听完你的这句话,我感觉心里舒坦多了。”

    说完,他收回目光,起身拍拍灰尘,又道:“感谢你的开导,让我这位深陷泥潭的人,终于找到了脱身的办法。”

    希赛雅的这番话,让他想到了一个真理。

    那就是能让所有人闭嘴的是你的身份和实力,而不是道理。

    当你拥有一枚核弹,你是‘恐怖份子’,拥有10枚核弹,你是地区安全的‘威胁者’,若是拥有1000枚核弹,你就是世界和平的捍卫者。

    因为真理永远在大炮的有效射程范围之内。

    想明白这个问题后,布莱恩骤然间感觉到自己的眼界豁然开朗,烦闷的心情也彻底通畅,并深刻地知晓了自己未来的处事原则。

    “很难想象,你竟然也会被这么简单的问题困扰。”希赛雅跟着起身,定睛看他一眼,意识到他半精灵的身份后,顿时露出恍然之色。

    她连忙转移话题,用颇感兴趣的目光打量着他,说道:

    “其实,你这个人别的地方我都挺满意的,就是跟你待在一起太沉闷了,缺少了身为冒险者的紧张和刺激,如果不是看到你还好端端的活着,我甚至以为你连心跳和温度都没有。”

    “看得出来,你的年龄并不大,为什么偏偏喜欢像活了一把年纪的老法师们一样去装深沉。”

    她主动凑到他近前,忍不住伸出手,温柔地抚了抚他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的面孔,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含笑道:

    “我认为,像我们这个阶段的年轻人,就应该活得激情一点,活得要有朝气,明白什么是美,什么是爱,我敢说,像你这样的人,在任何国度都很少见。”

    不知为何,当她说完这句话后,神色略显紧张起来,担心他因自己轻佻的话语,暗生不满。

    “这么说,你是想在我身上感受到一点心跳和温暖,还是激情?”

    布莱恩注视着这位侃侃而谈的贵族小姐,抓住她即将收回去的纤手,浮过一抹笑意。

    想了想,他又意味深长地说:“难道你就没感觉到,你对我说的这句话非常危险吗?”

    “是啊。”希赛雅像个受惊的小鹿,慌忙抽回被捉住的小手,似是还没发应过来布莱恩话语的真正意思,她又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我就是觉得......”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布莱恩的左手就如同一条灵活的蛇般绕过了她那纤细的腰肢,接着化为一道坚硬的铁闸,将她一把搂入怀里。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猝不及防的希赛雅完全没有办法反应,她只是瞪大眼睛,呆呆的注视着布莱恩。

    不知为何。

    这一刻,她的脑中忽然闪过了许多与眼前事态完全扯不上边的念头,但是还没有等她再思考下去,布莱恩便低下头,堵住了她正欲开口说话的嘴唇。

    “嗯?……”

    希赛雅神色一惊,美眸中浮过一抹慌乱,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蒙在了原地,她的大脑轰的一声,彻底乱成了一锅粥,一时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

    “呜......!!!”

    布莱恩感觉到怀里的贵族小姐柔软温暖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那纤细的身体不住的抖动,他甚至能够隔着布料感受到那光滑柔软的肌肤与温暖的体温。

    这惊人的诱惑力,让他不再刻意压制自己,在这压抑的幽暗地域,他还有点渴望得到这种慰籍和乐趣,去平复一下自己沉重的心情。

    于是,他的左手死死地抱住她略显僵硬的娇躯,右手也抚摸到一个柔软的支撑点,然后熟练地送给她一个柔情无限的热吻。

    “......嗯!!嗯......!”

    希赛雅闷哼一声,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不知道是想要逃避还是本能的抗拒反应。

    她感觉到布莱恩的抚摸与亲吻,竟然让自己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完全没有想着要去抗拒的意思,而是处于本能地将身体放松下来,去迎合他的热情。

    她的耳朵甚至能清楚地听到那稳定有力,却又快得吓人的心跳。

    想到这里,她在心底叹息一声,轻轻地闭上了双眼。

    他的吻温柔又甜美。

    这是希赛雅最初的感觉。

    很快,她无处安放的双臂便不由自主地向上,搂住了布莱恩的脖子。

    她用力贴近他,和他越吻越深,她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沉寂其中,而他是成为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坚实的依靠。

    布莱恩望向靠在自己怀里,满脸通红的贵族小姐,他若无其事地笑道:“怎么样,现在感觉到我的温暖和心跳了吧,是不是觉得很刺激?”

    希赛雅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她仿佛觉得自己的心扩展了,像明静的夜晚一样,在她心中充满了细声密语,又像一种吸引力,把她和这充满生命的诗境融合在了一起。

    在这个散发着病态微光的洞窟里,希赛雅感觉到某种神秘的东西在颤栗,不可捉摸的希望在悸动,甚至让她感觉到一种幸福的气息似的东西。

    似是感应了什么,她一下子回过神来,竭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又撩了撩额前凌乱的发丝,转移注意力,这才极力保持住从容镇定的风度,露出动人的微笑,对他说:

    “感觉还不错,如果你的手能够在我回味这种感觉的时候,再规矩一点的话就非常完美了。”

    说完,她冲布莱恩眨眨眼,示意他向下望去。

    布莱恩的神色中浮过一抹尴尬,他下意识地又揉捏了两下,这才恋恋不舍地收回手,一本正经地对她说:

    “因为我是一个人,一个正常的男人,你要明白,在陌生的环境,去突然亲一个陌生的人,自然会紧张,人一紧张就会想拿点东西来抓,刚好你的胸口在我手旁。”

    “那么,你觉得我现在还算是一个陌生人吗?”

    希赛雅精致的容颜上,红晕渐退,她甩了甩自己红棕色的长发,右手把玩着挂在纤腰的剑柄,用那双投射出强悍力度和犀利智慧的美眸,安静地注视着布莱恩。

    “当然不算。”

    布莱恩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强装镇定地对她微微点头,硬着头皮转身向前方走去。

    他突然想起什么,又折了回来,冷不丁地对她调侃道:“不过,你是我遇到过的女孩儿中,接吻技术最烂的。”

    “……”

    已经恢复从容风度的希赛雅被布莱恩冷不防备的一句话,一下子弄得俏脸红到了脖子根,她追上他的脚步,不服输的道:“多练练我也可以。”

    布莱恩被她逗乐了,强忍着笑意,上下打量一翻,认真地做出评价:“我可不敢苟同。”

    说完这句话,他迅速加快脚步离去。

    因为他已经感应到了这位贵族小姐那双快要杀人的眼神,正锁定在自己身上。

    没多久,他领着希赛雅来到了黑色的方尖塔旁。

    这座巨大的五边形塔碑由异世界的黑金属构成,其表面除某种力量造成的裂痕和缺角外,其他位置都无比光滑。

    塔碑的底座每边宽15尺,总高50尺,顶部逐渐靠拢形成方锥的形状。

    布莱恩通过自己掌握的奥秘知识判断出,这座方尖塔的裂缝正在不断泄漏出某种类魔法的能量。

    这让他意识到,这绝对是一座类似于元素池功能的塔碑。

    于是,他伸手抚摸冰冷塔身,发现塔碑是由一种连他都认不出来的黑色金属组成,他下意识地将其注入一道奥术能量。

    顿时,令他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他竟然感觉到了类似传送法阵的波动。

    布莱恩连忙中止能量,及时地收回手。

    因为他早就知道,在托瑞尔的世界中,存在着许多可以联系各处的传送门。

    这些神秘的传送门是一种永久性的魔法装置,可以安全地将使用者传送到另一个预定的地点。

    不过,绝大数的传送门都只是联系托瑞尔这个主物质世界中的两点,只有少数传送门可以将使用者传送到其他异界或托瑞尔世界上空的其他天体。

    许多大法师、高阶祭司、秘密团体、邪恶种族以及黑暗势力都掌握了制造传送门的方法。

    传送门上的魔法可以持久不散。

    通常在完成之后,会正常运作长达数百年,甚至数千年之久,直到原制作者消逝在历史的洪流之中或遗忘如何使用自己的作品为止。

    因此对一般来说,传送门的运作原理极为神秘且无法破解。

    一旦遇到这种性质的传送门,在没有彻底了解的情况下,决不能随意激活。

    “那里有一本书籍,或许可以帮助到你。”希赛雅的注意力显然并不在方尖塔上,当她看到塔座下放着一根炭笔和一个由三层堡菇制作的破笔记本时,她适宜地发出提醒。

    布莱恩意念一动,笔记本落入他的手中。

    笔记本的文字是由矮人语书写的,里面有多种不同的笔迹。

    他从记载的内容发现,有许多迪洛矮人巫师对这座方尖塔碑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有人声称这座方尖塔是由迪洛矮人的神祇迪伊林卡赠予他们种族的礼物,也有人通过实验表明里面隐藏着不可思议的力量,若是成功掌握这股力量,他们足以借此征服整个奥杜斯王城。

    甚至还有一个巫师亲自激活了传送法阵,结果只有上半身留在原地,下半身永远地消失在了空间乱流里。

    这些迪洛矮人巫师们的猜测到底谁对谁错,布莱恩并不在意,因为方尖塔就在他这里,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完全可以自己研究。

    他真正在意的是笔记本中关于方尖塔来历的介绍。

    上面记载,这座方尖塔是在‘奥法浩劫’的一场来自幽暗地域的大地震中,从奥杜斯王城的拉杜格深沟浮现出来,最终被迪洛矮人们移到了这里。

    由此可以看出,这座五边形尖塔的来历绝对不凡。

    这让布莱恩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神秘的织法者组织,这一曾经跨越整个多元宇宙,拥有强大施法能力的神秘种族建立的帝国。

    在织法者‘枢纽时代’,织法者的殖民地(被称为‘枢纽’)中用岩石和钢铁铸成了庞大五边型尖塔,这些尖塔通过一个复杂的传送门系统彼此相联。

    通常情况下,每个世界只有一个枢纽,织法者以枢纽强大的传送能力,帮助这些世界的无数文明发展。

    布莱恩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若真如他所想的那样的话,想要修复这座破碎的方尖塔,恐怕至少也要掌握耐色卷轴中所有关于记载传送门和能量的知识。

    他不再多想,准备等回到地表后,想办法将其带走,再好好研究。

    尤其是制作方尖塔的黑色金属,这神秘的金属竟然拥有自我修复和自主汲取能量的强大特性。

    接着,布莱恩来到了摆放红龙蛋的祭坛附近。

    “这颗龙蛋已经彻底被来自深渊的能量腐化。”他若有有所思地望着黑气萦绕,熔岩色的微光轻轻闪烁的红龙蛋,“就算是送给阿戈图斯,恐怕他也不敢接。”

    “所以我决定自己留着。”慎重地考虑片刻,布莱恩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你就不怕......”希赛雅看他一眼,担忧地说。

    “你想到的,我自然也能够想到。”布莱恩并不在意的说,“我有办法应对这种情况。”

    他想起了北地‘银月城’里存放的一个鸡肋的高等精灵魔法「灵魂解放」。

    这道法术可以对任何邪恶阵营的生物使用,每个月使用一次,连续十年,就可以让一位邪恶阵营的生物永久性地变成善良阵营。

    当然,这并不代表就彻底祛除了红龙的恶念。

    这么做的目的,只不过是将红龙的阵营变成了善良,更利于他去驯化。

    至于生物本身的特性和来自深渊意志的影响,他暂时还没有解决的方法,不过,他已经有了线索到底该如何去做。

    随后,他不再犹豫,直接施展四级异能「萃取术」,将这颗红龙蛋彻底封印在精粹之中,让其进入一个停滞的空间,免受时间流逝的影响。

    这样的话,在红龙孵化之前,他就拥有充足的时间,去寻找净化和驯养的方法。

    红龙蛋(未孵化)

    说明:这颗具备真龙血统的红龙蛋,不但汲取了来自无底深渊的庞大能量,还吸收了恶魔领主格拉兹特一道本源之力,具备了深渊恶魔的能力。

    孵化方式:需要持续的高温火焰保持温暖。

    注:一旦选择将这颗红龙蛋孵化,后果难以预料,建议直接摧毁。

    …………

    看到龙蛋的属性后,更加坚定了布莱恩将其驯化的想法。

    若是他驯化成功,孵化的红龙说不行能够成为他破开无底深渊的一把最锋利的剑。

    虽然无底深渊充斥着最本质的混乱与邪恶,还拥有无数强大的恶魔领主,但无尽的位面,让那里几乎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

    若是布莱恩想要壮大自己的势力,仅凭物质世界的资源,是完全撑不起来的。

    所以,进军无底深渊也是他未来规划中,最关键的一步。

    而这颗红龙蛋拥有恶魔领主格拉兹特注入的本源之力,让其具备了高等恶魔的强大特性,再配合自身真龙血统的天赋,将其扶植成为一名新的恶魔领主也并非不可能。

    “走吧。”

    搞定之后,布莱恩收起龙蛋,朝希赛雅招招手,加快脚步,准备离开涡石地道。

    这里的问题已经被他全部解决,灰矮人王子那边也开始准备发动政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