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恶魔领主

第五十七章 恶魔领主

    深海之父李莫古根的神像,主要是一张巨大的兽皮。

    兽皮被裁成鳐鱼的形状,并用绳索拉开固定在两根支柱上。

    一只展开的鳐鱼尸体钉在兽皮中间,两只章鱼尸体的脑袋被绑在一起,它们的触手被伸展成特别的形状,像一个头饰一样被用钉子鳐鱼尸体的脑袋上,并上面涂上了红蓝颜色的染料。

    整个神像散发着腐臭,而圣坛底的基石已经被血染成黑色。

    “伊希鳐鱼?两个涂着红蓝颜色的章鱼脑袋?”布莱恩望着骇人的圣坛,在心中自语。

    紧接着,他眼神一亮,似是猜出了这位自称‘深海之父李莫古根’的邪神到底是谁。

    但是他还不敢保证自己的猜测到底准不准确。

    此时此刻,寇涛鱼人们在年轻的大祭司的带领下,在圣坛围成一片,一边唱着赞颂深海之父的祷歌,一边围着圣坛游行。

    在这疯狂的颂歌中,即使有些鱼人的行进路边被暗湖的浅滩阻挡,他们仍然为了步伐的整齐而直接穿行。

    不一会儿功夫,布莱恩便感觉到有点眼晕起来。

    因为在他看来,这些寇涛鱼人都长得一模一样,根本不可能判断出是敌是友。

    当所有的寇涛鱼人再次聚集到圣坛周围时,一袭暗红色长袍的大祭司布洛布里珀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跟在她身后的,还有十二名寇涛鱼人牧师。

    他们纷纷虔诚而狂热地半躬着身子,围拢在雕像周围。

    年轻的大祭司跳到十二名鱼人牧师的中央,她高呼着‘李莫古根’的神名,举起双手,每只手中都闪烁着噼啪跳跃的蓝白闪电。

    几百名寇涛鱼人聚集在深海之父的圣坛周围,按照大祭司布洛布里珀的指示,恭敬地等待着。

    他们窃窃私语,推推搡搡,都想找到一个能够最接近圣坛的位置,但这些动作都保持在最轻的限度内。

    因为大祭司布洛布里珀警告过他们,如果有人破坏了祭祀仪式,就率先将其抓起来当做祭品,献给深海之父李莫古根。

    而且为了加强这个警告的可信度,周围的寇涛监督者手中钳杖,已经敲碎了五名寇涛鱼人的脑袋。

    “吾主,伟大的深海之父李莫古根,您最虔诚的子民渴望最伟大的赐福,请收下您最谦卑的信徒,献于您的鲜血与死亡把!”年轻的大祭司一声高呼,开始在圣坛缓慢旋转。

    将她围在中央的十二名寇涛鱼人牧师也开始旋转,他们自己旋转的同时,也围绕着圣坛旋转。

    渐渐地,大祭司开始加速,寇涛鱼人牧师也加快了速度。

    他们的每一步都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每一步都像是在跳舞,他们的手上也随着旋转,开始不断地跳跃出蓝色闪电。

    大祭司的闪电和十二名寇涛鱼人牧师的闪电全部汇聚在一起,凝聚出一道水桶粗的电光,以雷霆万钧之势,在巨大溶洞的天花板上轰然炸响。

    “轰!”

    低沉的轰鸣声传来,洞窟的岩壁像是吟游诗人的乐鼓般震动着。

    爆裂的巨响在宽阔的溶洞里久久回荡不绝,仿佛在宣告着仪式高潮的降临。

    布莱恩看到鱼人大祭司普鲁普鲁平带着自己最值得信赖的手下,十二名寇涛鞭策者和二十名寇涛监督者,穿过游行的寇涛鱼人,径直朝圣坛走去。

    与此同时。

    年轻的大祭司布洛布里珀一声令下,他们这些被捆绑的奴隶,以及来自其他区域的地底种族们,各自被一名寇涛鱼人战士押向前。

    押解的鱼人们用长矛低着他们,把他们带到圣坛不远处的一片洼地。

    细长的洼地中央有一个大大的格栅。

    洼地石台的雕刻已经被无数祭品的血污染黑,大格栅里还传来暗湖浪花轻拍岩石的声音。

    随着献祭准备展开,颂歌的声音越来越大。

    “你是怎么被抓到的?”布莱恩注意到身旁一名全身满是於伤和泥泞的灰矮人,他神色一动,利用心灵传音询问。

    事实上,他已经注意到这个灰矮人很久了,所以趁押解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接近了对方。

    奄奄一息的灰矮人听到脑海中回荡的声音,土灰色的眼睛一亮。

    他神情一震,满脸不可思议地看布莱恩一眼,蠕动被胡须遮住的嘴唇,同样用心灵传音,将自己虚弱的低语传达过去。

    “俺叫韦茨·火手,是来自奥杜斯王城的熔炼氏族,一名幽暗地域的军火贩......是一名军火商人。”灰矮人骂骂咧咧地说:

    “俺听说寇涛鱼人们正在内斗,于是就载着一船的武器想要跟他们做买卖。他妈的!交易没做成,武器装备全部抢了不说,连俺的手下也都被全杀死了,现在就剩俺一个人了。”

    正如布莱恩所料,对方也懂得灵能里的心灵传音技巧,他沉吟片刻,向他说,“那你想逃跑吗?我可以帮助你。”

    “就你?别开玩笑了,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你这人还真是搞笑。”灰矮人撇撇嘴,用嘲弄的语气对布莱恩说,若不是想到自己的处境,他甚至会当场笑出来。

    “怎么那么多屁话,我就问你想不想逃跑。”布莱恩故作不耐烦地说。

    “你这不是废话嘛,谁不想逃跑。”

    灰矮人对怼的一愣一愣的,随即伸着自己亮铮铮的秃头,看向布莱恩,试探性地说,“你真的能救俺出去吗?”

    “废话!”布莱恩不屑地看他一眼,说道:“待会儿血祭开始的时候,你绝对会第一个被宰掉,要想活命的话,就听我的吩咐。”

    “谁告诉俺会是第一个被宰掉的。”灰矮人转着脑袋左右瞅了瞅与自己面临相同命运的十几个祭品,对布莱恩的话充满了怀疑。

    “想活命的话,就闭嘴,按照我说的去做。”布莱恩懒得跟他解释,用严厉的语气说。

    “话虽是这么说的,但俺还是疑惑你是怎么知道俺会第一个被杀死......”灰矮人的话还未说完,突然听到圣坛上传来一句话。

    他的屁股也被身后的寇涛鱼人踹了一脚,把他押解着朝圣坛走去。

    布莱恩见状,连忙语速飞快地交代了骂骂咧咧的灰矮人几句。

    “把祭品押上来!”年轻的大祭司对着寇涛监督者们大喊。

    “布洛布里珀!你个婊子养的杂鱼,你们不讲信用,竟然玩黑吃.......我呸!竟然敢打劫奥杜斯王城的货物,你们就等着我们深地王阁下的石头守卫、黑柄特工、卡沃拉骑兵和萨隆长枪大军踏平你们这座破镇吧。”灰矮人韦茨挣扎着地被押解过去,嘶声力竭地咒骂起来。

    “杀了这个光头矮人,把他献给深海之父!”圣坛下的寇涛鱼人们举起拳头,愤怒地呼喊着。

    “非常抱歉,我的朋友。”

    年轻的大祭司伸手压制住鱼群的喧嚣,她并没有因为灰矮人的咒骂而生气,只是微微躬身,对他行了一礼,随即冷冷地说:

    “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可以让你选择一个死法,你是想被绞死,还是被鱼叉插死?”

    “鱼叉太疼了,老子选绞架!”灰矮人韦茨吓得眼神一缩,用颤抖的语气说。

    “很好,把他绞死。”大祭司微微点头,吩咐身边的寇涛监督者。

    紧接着,灰矮人的脖子上便被缠上一根鱼肠绳,像拖拽牲畜一样,把他从地面拽向绞架。

    “等一下!”

    灰矮人双手抓着脖子上的鱼肠绳,连忙又叫道:“俺听说绞刑连屎都能给你挤出来,算了算了,俺还是选鱼叉吧。”

    “别这样啊,鱼人兄弟,那临死之前,至少让我撒泡尿总可以了吧。”灰矮人又一脸赔笑道。

    “我cao你大爷的!难道非要逼老子跪下来求你们吗!?”见笑脸没用,被绳子勒着脖子拖拽的灰矮人,面脸通红地咆哮道。

    然而,他的叫嚣并没有为自己争取到一丝时间,两名寇涛监督者依然有条不紊地执行着大祭司的命令。

    甚至还有一名鱼人战士已经端着一个陶罐和匕首,跪在地上,准备等他死了之后,直接大放血。

    就在这时,另一个祭品也被押上了圣坛。

    一旁观望的布莱恩发现,竟然是寇涛鱼人武僧。

    这家伙并不是被强行押上去的,而是自己主动走上去。

    这让他隐隐感觉到,这位喜欢宣扬和平主义的武僧,又要开始他的表演了。

    当这位鱼人武僧被押送至圣坛的瞬间,他的身体猛地一震,爆发出的强大力量,毫无征兆地将押解他的寇涛监督者直接撞开。

    “我的族人们,在这个世界上,和平时代是难能可贵的,而且总是来的非常短暂。”他站在圣坛上,无视身后大祭司愤怒的双眼,面向人群,大声喊道:

    “我们的生命也是如此,既短暂,又难以预料,对世界上的任何人、任何种族都是如此。我们不能再这么堕落下去了。相信我,我们唯有相互理解,互相认同,放弃杀戮与暴力,才能够确保我们寇涛鱼人一族实现持久的和平,让全世界的每一个生灵受益,让.......”

    “让你妈个头!”

    已经被吊起来的灰矮人疯狂地蹬着悬空的两条小短腿,用嘶哑的嗓音,吹胡子瞪眼的对着鱼人武僧咆哮道:“都快被处决了,废话怎么这么多,赶紧给老子闭嘴!”

    “你给我闭嘴,没看到我正在发表演讲。”鱼人武僧神色一冷,回怼了过去。

    “你他妈才应该闭嘴呢,老子脑袋都快没了,说两句话都要管。”灰矮人像个摆钟一样,在绞架上荡来荡去,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几丝话语,又重新怼了回去。

    布莱恩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在灰矮人拖延的时间里,鱼人大祭司普鲁普鲁平已经逐渐将他的亲信全部掉了过去,隐隐已经对圣坛上的大祭司形成包围之势。

    对于寇涛鱼人来说,如此庄重的仪式,突然变成了灰矮人与武僧的互怼,年轻的大祭司布洛布里珀终于爆发了。

    “杀了他们,把他们两个全部杀了!”她的手中聚起一颗噼啪跳跃的闪电球,直接朝鱼人武僧的身体上砸了过去。

    “轰!”

    武僧神色凛然地望向大祭司,挣开缠绕的鱼肠线,双手交叉护住脑袋,蓝白闪电直接在他身上轰然炸响。

    谷芗

    硝烟散去后可以发现,闪电虽然在他筋rou纠结的双臂上留下了大片焦黑的痕迹,但却并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就在这时。

    ‘海之母’的老祭司普鲁普鲁平一声令下,抄起手中爆发出神术光辉的钳杖,毫无征兆地刺向正在施展神术的布洛布里珀。

    老祭司的亲信们见到这种情况,蜂拥而起,举起手中的武器,攻向身旁信仰深海之父的寇涛鞭策者和寇涛监督者们。

    一时之间,深海之父的圣坛周围,爆发出了最为血腥的混战。

    “铜块儿,你快跟吉普两人,去把那个吊起来的灰矮人救下来,然后我们的原计划行动,直接朝码头逃跑。”布莱恩迅速挣断手上的鱼肠线,吩咐不远处的地精。

    此时的他在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已经不将希望寄托在老祭司身上,所以想要安全地前往灰矮人的奥杜斯王城,他只能选择其他办法。

    “没问题,逃跑我可是最拿手的。”铜块儿笑嘻嘻地说了一句,便强拽着吉普的手,两人一起化作阴影消失不见。

    看到地精消失,布莱恩又对身边的希赛雅说,“你跟着我一起干掉那两个大祭司。”

    希赛雅神色一怔,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选择将两个全部杀掉。

    好在深知布莱恩性格的她知道,他这这么做一定自有他的安排,她没有过多询问,直接挣断绳子,从次元袋里取出自己的符文剑。

    ——“灵能震爆!”

    布莱恩意念一动,在周围的寇涛鱼人警卫反应过来之前,施展出最快速的攻击手段。

    早有准备的灵能,几乎是在眨眼间就释放而出。

    一道近乎无形的能量波,以他的身体为中心,爆发出来,在空气中溅出一团团波纹,瞬间让周围的四个寇涛鱼人战士震慑在原地,面目呆滞地一动不动。

    “铮!”

    希赛雅冷着精致的面孔,拔出闪烁着银色光泽的符文剑,环绕着她的娇躯,宛如起舞一般,横扫一圈。

    一股股鲜血飞溅,四名寇涛鱼人尚未从震慑中恢复,便倒地身亡。

    解决掉眼前的对手,布莱恩正准备带着希赛雅从混乱的鱼群里,朝圣坛走去时,猛然发现码头方向的寇涛鱼人尖叫着朝这边跑了过去。

    从这些鱼人满脸恐惧的面部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并不是被这里的混乱吸引至此的。

    紧接着,在希赛雅的掩护下,布莱恩又发现不远处的暗湖浅滩,又许多寇涛鱼人被拉进水里,或者被水中看不见的敌人攻击。

    顷刻间,伴随着一道道凄厉的哀嚎,湖水中泛起了浓郁的猩红色光泽。

    希赛雅挥剑干掉一个慌不择路跑到两人身前的寇涛鱼人后,突然嗅到一股股浓郁刺鼻、又不同于寇涛鱼人的鱼腥味儿后。

    她下意识地抬头望了一眼,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布莱恩,快看上面!”她连忙提醒身边的布莱恩。

    “已经看到了。”布莱恩丢出一发奥术飞弹,解决掉试图向自己丢鱼叉的鱼人,冷静地回道。

    因为两人同时发现造成码头方向混乱的源头,是一大群冲出水面,在空中滑行的伊希鳐鱼。

    这是一群形似蝠鲼的水生生物。

    它们的翅膀末端长着细小的爪子,明亮的黑眼睛闪烁着聪明和阴险。

    很多生物都错把伊希鳐鱼当初成普通的蝠鲼,而也有很多事实证明,犯这个错误,是足以让人致命的。

    因为伊希鳐鱼狡猾而邪恶,它还有另一个更骇人的外号:‘恶魔鳐鱼’。

    无论是淡水,还是咸水的水域,都可以成为它们的栖息地。

    只是由于它们残暴的天性,使得幽暗地域种族,对这个物种的知之甚少。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令布莱恩下意识地望了过去。

    他看到伊希鳐鱼张开满是尖利牙齿的大嘴,嘴巴上面是两颗血红色的玻璃珠似的眼睛。

    它拍着rou翼奋力跃出水面,刚好落在一名寇涛鞭策者的背上,在他还站着,捂住耳朵尖叫的时候包卷住他。

    就像是一张活的毯子,如黑玉般漆黑,紧紧地包裹住尖叫的鱼人,撕咬他的肩膀和脑袋。

    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噬咬中,寇涛鱼人满面惊恐地倒在地上,像一条快死的鱼一样抽搐一会儿,便没了生息。

    ——“冰风暴!”

    强烈的魔法冰雹从天而降,裹着寒冷刺骨的雨雪和呼啸的狂风,毫不留情地落在混战的寇涛鱼人里。

    顿时,大片惨叫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布莱恩带着希赛雅逃出风暴的笼罩范围,脸色略显阴沉地望向洞顶一只仿佛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

    那是一只伊希鳐鱼牧师,很有可能就是这一群人鳐鱼的首领。

    伊希鳐鱼崇拜各种恶魔,并为他们服务,这其中狄摩高根被认为是他们的造物主兼主人,因此令少数伊希鳐鱼具备了神术施法能力。

    布莱恩并不认为伊希鳐鱼的出现会是一场意外,或者被血祭仪式的鲜血吸引过来的。

    一名反应过来的寇涛鱼人牧师立刻挥动手中的贝壳法器,大声尖叫着将咒语急速念完。

    ——“召雷术!”

    一片浓厚的雷云凝聚在伊希鳐鱼的头顶,跳跃出噼里啪啦的蓝色电环,将一只只电得焦黑的伊希鳐鱼击落,摔在地上,又被寇涛鱼人围殴或践踏致死。

    ——“灵能任意门!”

    布莱恩的目光锁定在圣坛的方向,意念一动,拉住希赛雅的手,一起踏出凭空出现的传送门。

    在他出现的瞬间,立刻看到老祭司普鲁普鲁平和年轻的大祭司布洛布里珀正在各自护卫的拥簇下,进行这一场神术纷飞的混战,完全不理会入侵的伊希鳐鱼。

    ——“寒冰剑爆!”

    希赛雅棕红色长发飞舞,银灰色的冷眸锁住混战的鱼群,骤然间宣泄出一股彻骨的寒冰冻雾。

    眨眼间,便将混战双方中,那些躲避不及的寇涛鱼人冻结在原地。

    ‘深海之父’的大祭司布洛布里珀神色一惊,正欲准备神术,布莱恩在一阵云状的光晕里消失不见,出现在她的面前。

    布洛布里珀在慌乱中撑起一道神术护盾,却发现对方掏出一把奇怪的武器,将黑洞洞的纯金管子指向自己的脑门。

    “砰!砰!砰!”

    三声枪响,破开布洛布里珀神术护盾的同时,最后一枪击中她的脑袋,拳头大小的火流星在她的身体上炸裂,让她鲜血横流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希赛雅冲到布莱恩身前,冷眸一凝,裹挟着火焰的符文剑猛地一挥。

    两名试图复仇的寇涛鞭策者丢掉手中的钳杖,捂着自己焦糊糊的喉咙,倒地身亡。

    “太好了,终于把她给杀死了。”看到对手的死亡,老祭司神色一喜,连忙来到布莱恩身边。

    “的确,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独自一人得到深海之父的赐予的力量,我说的没错吧,深海之父李莫古根的大祭司。”布莱恩将手中的枪指向身边的大祭司,冷冷地说。

    老祭司普鲁普鲁平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被识破了,他神情一震,正欲举起权杖反击。

    可惜为时已晚,布莱恩在话音落下的瞬间,已经将剩余的五颗火流星疾射而出,令老祭司的身体被炸得粉身碎骨。

    “走!我们先去码头。”布莱恩与希赛雅交代一句,准备远离这场双方信徒和伊希鳐鱼之间的混战中。

    “一个都别想走!”

    就当两人正准备离去时,布莱恩难以置信地发现,已经死透,自己也收到经验提示的布洛布里珀竟然诡异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哈哈哈.......血祭已经完成了!吾主非常满意这鲜血与死亡的献祭。出来吧,伟大的深海之父李莫古根,您谦卑的信徒等待着您的到来!”

    只见她举起血rou模糊的双手,高声呐喊深海之父李莫古根的神明,又重新倒在地上,没了生息。

    紧接着,巨大的溶洞里,另一道令布莱恩都感到恐怖的声音盖过了寇涛鱼人和伊希鳐鱼的尖叫。

    远处漆黑的水面上冒起一个个气泡,紧接着泛起白沫。

    一只粗壮光滑的触须忽然伸出来水面,又紧随其后地伸出第二只。

    “砰!砰!”

    一道道宛如惊涛骇浪般升腾而起,早已被鲜血染红的暗湖,在怒溅的水花中,冒出两颗怪异的头颅。

    这两颗恐怖骇人的脑袋,是一副恐怖的狒狒怒相,且长着吓人的卷曲獠牙。

    它们连着同一个躯干,两双红眼睛里燃烧着嗜血与疯狂。

    从暗湖升起来的这只生物,总高至少有10米,湖水沿升起的怪物其后背和肩上如瀑布一样淌下。

    当这只怪物的全部身躯升上水面时,大恶魔挺起胸膛,两颗脑袋向后猛地一仰,伴随着起伏翻滚的暗湖之水,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

    “果然是恶魔王子狄摩高根。”看清楚大恶魔的面容后,布莱恩的神色变得难道起来。

    显然,寇涛鱼人的内斗,不过是用来献祭鲜血与死亡的牺牲品。

    真正的召唤仪式,是由隐藏在暗湖底部的伊希鳐鱼牧师举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