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在线阅读 - 第四章 规矩

第四章 规矩

    当晚,知木道人在静室炼丹,叶祁玉则在房内等着。

    她也十分迫切希望炼丹成功,若还不成功,她也必须以元气大伤之身离开了,因为有要事等着她去做。

    当初逃得一命,也算运气,能得这老道帮助,还给她炼丹疗伤,虽然只是丹霄阁的一个普通弟子,但这老头的炼丹天赋却还不错,即便这低等级的丹药无法让她痊愈,却也可以让她恢复小部份的实力,获得自保的能力。

    因此,这老头是她恢复的希望所在。

    丹霄阁作为当世的三教七宗之一,最擅长疗伤,她所受之伤颇重,也唯有丹霄阁的灵丹妙药能助她恢复。

    等到下半夜,终于听得一声悠扬妙音传来,整个小池观的人都可闻。

    知木道人哈哈大笑,手捧一个小玉瓶进入房内,对叶祁玉道:“我终于炼成了,炼成了!”

    “快,快让我瞧瞧!”叶祁玉美目发亮,起身相迎,一只白皙纤手伸了过去。

    知木道人脸色苍白地将玉瓶递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亏了秦啸送的那几块中品灵石,让我购买了缺少的几味材料,否则还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炼制成功。”

    用去了无数珍贵药材,知木道人才炼制出一枚丹霄阁排名靠前的治疗丹药——小还丹。

    他心中颇为自豪,这小还丹极难炼制,他一个外门弟子居然能够成功——即使失败了无数次。

    叶祁玉从小玉瓶内倒出一枚泛着淡淡银光的丹药,落入掌心,香气四溢。

    她欣喜不已,这正是丹霄阁正宗的小还丹。

    虽然与她见过的小还丹成色差上一些,其中蕴含的药力却已足够治愈她的部分伤势,恢复些许法力。

    叶祁玉不再多言,张口就将这枚小还丹吞了,随后盘膝静坐。

    良久,叶祁玉缓缓睁眼,双眸寒冷,各射出一道金光,这让一直守护在旁边的知木道人心头一震,有些傻眼,似乎是头一次认识她一般。

    “我的心肝,你的伤势都好了?”

    叶祁玉眼眸恢复往日的温柔,笑道:“这丹药果然神奇,我都好了,多谢了。”

    “心肝,你刚才……眼睛……”

    “哦,或许是小还丹药力所致。”

    “原来如此。”

    知木道人心想也对,自家夫人自己还不清楚么,根本没什么修为,怎会那极高境界才能修成的金瞳之术?定然是小还丹药力所致。

    知木道人又道:“这几日太华城城主传信,告知城里有妖孽为祸,似乎数目还不少,定是横断山的那窝鼠妖在作祟,明日我会率众弟子去城内捉妖,你就在道观好生休养,等我回来。”

    叶祁玉皱眉道:“我一个人的话,却有些害怕呢。”

    “无妨,我让小十三留下,他修为不济,正好给你跑跑腿,你想吃什么叫他做便是。”

    “小十三……”叶祁玉淡淡道,“这小子虽然笨手笨脚,不过还算勤快,也好。”

    知木道人不曾发觉,此刻叶祁玉的眼中泛起一丝别样的光彩。

    ……

    次日一早,知木道人手托拂尘,召集众弟子来到大殿。

    众人站定之后,知木道人宣布道:“近日,太华城有妖孽为祸百姓,我们小池观乃是丹霄阁分派于此,肩负着守护太华城的职责,我等修仙之人,以除魔卫道,匡扶正义为本分!你们平日的修炼与积累,都将在这一刻派上用场!”

    众门人站在大殿之中,个个神情肃穆。

    知木道人继续道:“除了小十三留下看守道观之外,其余弟子,都随我进城,斩杀妖孽!”

    “是,师父!”众人都道。

    众人走出大殿,离开之前,知木道人对布莱恩说道:“云儿,你留下看守道观,顺便照顾你师娘,你师娘她脾气古怪,若是责骂你,你莫要往心里去。”

    虽然上次被他撞见布莱恩在后园出现,但因为叶祁玉的喝骂,打消了他的疑虑,他不认为布莱恩会和叶祁玉发生什么。

    “师父放心就是,弟子定会好生照看道观,好好照顾师娘。”布莱恩拍着胸膛。

    “很好。”知木道人欣慰点头,领着十二个弟子扬长而去。

    太华城的城主府。

    门口有兵将把手,知木道人领着楚过等弟子从里面走出来,朝城东而去,根据城主提供的信息,以及他自己的观察,城中至少有十多处民宅有古怪,要将这些妖孽除尽,没有个七八天时间,恐怕不可能,甚至……若是惊动了横断山的那只鼠王,便是他也敌不过,唯有向丹霄阁报信求救。

    说起来,三年之期已到,用不了多久,丹霄阁就会派人前来小池观了。

    而就在众人刚一离开的时候,布莱恩立刻便接到了师娘的召唤,让自己前来幽会。

    这种情况下,他除了硬着头皮过去之外,可谓是别无他法。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太被动了。”在明知师娘叶祁玉对自己没安好心的情况下,布莱恩思考良久之后,还是决定主动出击。

    毕竟他眼下的处境可谓是‘人为刀俎,我为鱼rou’,想要破局就必须冒点风险。

    况且,他对于《日曜真经》这门功法,还有许多疑惑之处,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在叶祁玉的身体上一一印证。

    想到这里,布莱恩带着精心挑选的几样礼品,就朝着后院走去。

    后花园的秋千上,美艳师娘正一袭单薄红衣,在上面来回晃荡,她眼眸如水,嘴角含笑,一对赤足轻轻晃动,身上的纱裙迎风飘飞,说不出的明媚动人。

    虽然天气还有些清冷,但叶祁玉已经丝毫不受气候影响。

    不知为何,布莱恩敏锐的直觉好似感觉到,这女人的气质明显发生过翻天地覆的变化。

    如果将以前见到的师娘比作大病初愈的话,那么眼下对方更像是病情逐渐好转一样。

    ‘看来必须冒险了,不然的话,指不定要被这娘们给怎么拿捏了。’布莱恩皱了皱眉头,立即换了副殷勤的嘴脸,朝叶祁玉走了过去。

    见到布莱恩到来,叶祁玉立刻笑了:“云儿,为何这般匆忙?”

    在她眼中,对方可谓是到嘴的肥rou,随时都可以吃掉。

    如今她已经拥有了些许自保之力,只要再吃掉眼前这个补品,那么自己的实力至少也能够恢复两成左右。

    这样的话,她便可以尽快离开此地。

    布莱恩忙道:“回师娘的话,师父他们进城降妖去了,说是没有个三五天回不来,这几日就由弟子照顾师娘,对了,这是我在城里给师娘买的礼物。”

    “打开,让师娘瞧瞧。”叶祁玉微笑道。

    这小家伙看起来还挺上道的,若不是自己眼下还有其他要事需要去办,说不定就会让他多过些时日,等那‘乾道铸剑术’略显小成,再去享用也不迟。

    可惜她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等待,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尽可能的去恢复自己的伤势与实力。

    布莱恩自然不知道师娘心中所想,他将米糕盒子打开,捏了一块送到叶祁玉口中,叶祁玉张开檀口吃了,笑道:“唔,很香甜。另一个盒子包着什么?”

    布莱恩将另一个绣花锦盒打开,取出里面的物品,却是两双长筒丝质袜子,一黑一白,瞧着十分新奇。

    “这是……”叶祁玉微微有些诧异,她倒是见过此物。

    布莱恩介绍道:“此物名为‘丝袜’,由黑白蚕丝织成,价格昂贵,整个世界只有楼兰才有生产,能穿此物的女子,非富即贵,我特地托父亲的关系给师娘要来了两双,师娘穿上,一定极美。”

    吕国的药材、医术极为发达,但在丝质制造业方面,却远不如楼兰国,此国女多男少,阴盛阳衰,该国百姓都十分爱美,追求美的极致,纺织业、衣物首饰等十分发达,每年都有新奇衣物出现。

    “哦?”叶祁玉美眸含春,笑了起来,“丝袜确实很美,难得云儿有心,还不帮师娘穿上。”

    布莱恩忙拆开一双,蹲在秋千架前,握着叶祁玉的嫩足,将那双黑色丝袜穿了上去,一直拉到大腿上面,接近根部的位置,在穿的过程中,布莱恩也体验了一把叶祁玉的修长美腿的嫩滑触感。

    有了这双黑色丝袜衬托,叶祁玉的一双美腿更显修长,她抚摸着自己的双腿,丝滑的感觉传遍全身。

    欣赏了一番,叶祁玉就问:“云儿,你的《日耀真经》修炼的怎么样?”

    “啊这。”布莱恩心念电转,这才是他故意迎合师娘的真正目的。

    他虽有耐色卷轴的推演,让他可以正常修炼此法。

    但即便如此,这功法还是一练就浑身guntang,一道道的火焰般的气流在体内窜动,难受至极。

    这让布莱恩意识到,这《日耀真经》即便是被耐色卷轴推演过,但想要单独将此法长此以往的修炼下去,也有点不太可能。

    这门明显看起来逼格很好的上古功法,怕不是还拥有配套的辅助功法,毕竟布莱恩可不傻,就算没有接触过修仙界,也知道阴阳均衡的道理。

    这《日耀真经》就是一门以太阳精华为主的霸道功法,仅凭他羸弱的凡人之躯,怎么可能承受太阳精华的洗涤,很显然需要至阴类功法的调和。

    面对叶祁玉的询问,布莱恩忙道:“弟子一直在勤修。”

    “哦?”叶祁玉一手搭在布莱恩脉门上查看了一番,非常满意的点头道:“果然如此,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云儿……你想要什么奖励?”

    布莱恩故作明目张胆地咽了口口水,目光热烈地道:“云儿不要什么奖励,只要能时刻陪在师娘身边,于愿已足。”

    他知道这娘们想要把自己当做大药被采补了,但布莱恩何尝又不是这么想到。

    毕竟这《日耀真经》功法实在太过霸道,若能通过阴阳调和之术,让自己体内真气逐渐趋于平衡,或许就能够更为快速的提升实力。

    故而在明知叶祁玉没安好心的情况下,布莱恩决定将计就计,舍身冒险,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有什么可怕的。

    况且,在实力全无,甚至系统与奥火都消失不见的情况下,布莱恩才不相信,自己一旦死去,就真的死了。

    自身的变化让他隐隐意识到,自己穿过时间长河的不过是一缕分魂罢了,就算是死了,其意念也会回归本体,这也是他为何敢冒险的根本原因。

    叶祁玉双眸如水,直视他那热切的目光,魅惑地道:“你师父他们要三五日才能回来,这三五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好?”

    这么说着,她两眼充满了朦胧水雾,一对勾魂眼正含情脉脉地望着布莱恩,好像在向他倾诉着自己的情意,又好似在诉说自己的幽怨。

    叶祁玉缓缓起身,虽然她慵懒的动作看起来有点蹒跚,但却依然显出优雅的风姿,每一步踏下,就让布莱恩的心脏随着她的步伐跳动一下,由于她穿着齐胸丝质襦裙,故而那傲人的身材若隐若现,充斥着无穷的诱惑。

    布莱恩只感觉到血液开始加快,眼前境出现一丝幻觉,四周好像变成了一片祥云环绕,鲜花盛开的仙境。。

    而那里,正有一位美丽的仙子踩着祥云,轻盈地飘过来,特别那位仙子突然开口,以腻人的嗓音呼唤着他的名字。

    ……

    不知过了多久,眼看布莱恩一丝动静也没了,叶祁玉这才心满意足的从草地上站了起来。

    只见她伸出一只玉手轻轻拍了拍布莱恩那已然发青的脸,淡淡道:“小家伙,修仙界是何等危险,你真不该来此,好好安息吧。”

    ‘可惜了,这小家伙竟然真是快修炼《日耀真经》的料,仅修炼数月,采补之后,就能让我的实力恢复到金丹境,若不是眼下有更为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办,还真打算留他一条小命。’

    说完,叶祁玉飞身而起,人还在半空中,地面上的衣物却自动飞起,一件件落在她身上,将她那玲珑雪白的娇躯覆盖住。

    叶祁玉两脚微微点动,脚下生出一朵朵法力所化的桃花花瓣,整个人如同一朵红云一般飞离了后园,飞出了小池观,朝远处的山林飞去,速度极快,比飞鸟还要快上数倍。

    “谁敢打扰我乌鸦真人睡大觉,活腻了?”

    一个黑乎乎的身影从一棵老树上飞窜而出,是一只鸟首人身的妖怪,手提一把钢叉,朝上空掠过的红云扑去!

    “寻死何须这么急。”

    叶祁玉看都不看,只是朝前方飞去。

    这乌鸦妖怪登时有种被侮辱的怒意,背上出现一对黑色双翅,翅膀一振,朝叶祁玉扑去。

    与此同时,一团粉红色的桃花花瓣凭空出现,须臾间将乌鸦妖怪浑身笼罩在其中,随着一声声惨叫响起,漫空桃花花瓣又复归于无,原处爆开一团血雾,那已修至筑基境界的乌鸦妖怪早命毙当场,一把钢叉从中落下,插中下面的树干,发出咚的声响。

    叶祁玉的身形已然远去。

    前方迎面飞来一块锦绣云帕,上面立着四条粉色人影,却是四个美貌少女,都长发披肩,云鬓高挽,一身粉色半透明纱衣,一双如雪赤足,见到叶祁玉,云帕登时停在半空中。

    四女跪了下去,两手作礼,声音清脆,恭敬道:“见过主人!”

    叶祁玉微微点头,说道:“你们来的还算不晚,咱们也该行动了。”

    其中一个少女说道:“主人,您失踪了十年之久,魂灯却未灭,教主知道您尚在人间,故一直派人寻找,直到两日前您放出信号,我们这才寻来,您玉体无恙吧?”

    叶祁玉问道:“当初我被丹霄阁的人围攻,受了重创,所幸大难不死,如今已经恢复,恰好这十年斗转星移,映月湖的上古遗迹即将出世,我等务必抢占先机,映月湖那边情况如何了?”

    少女道:“我等来时,三教七宗均已派出门人弟子前往,教主那边派了我四人前来,刚好与主人集结,一同前往!”

    叶祁玉点头:“好,咱们这就出发吧!”

    叶祁玉一步跨出,身后留下一连串残影,人已出现在云帕上面,云帕飘上天际,须臾间不见了踪影。

    这云帕是代步用的飞行法器,十分珍贵,非大派难以炼制,等闲大派弟子都未必拥有。

    布莱恩的玉佩也是一件法器,却是护身之用,功能不同。

    法器已是修行界的真正宝物,内中含有数量不等的禁制,有特殊的功能。小池观众人的木剑、拂尘之流,只能叫符器,只不过是打入了符咒的普通器物,严格来说,还算不得法器。

    在叶祁玉离去的同时,布莱恩的体内却正在发生变化。

    就在叶祁玉疯狂吸收布莱恩体内元阳之后,叶祁玉以为他挂了,就连布莱恩自己也认为自己活不成了。

    只不过在叶祁玉离开之后,布莱恩的身体虽然已经没了知觉,一丝也动不了,但意识却还保持清醒。

    却在此刻,布莱恩的头部、胸口、腹部、双手、双脚,等各个部位,同时涌起一股暖流,流遍他全身,补充着他刚才被吞吸一空的元阳之气,但这有一个过程,在此过程中,他的身体跟死了一般,无法动弹。

    感应到这点之后,布莱恩胸前佩戴的紫月玉佩和脑海中的耐色卷轴竟然被激发,泛起一阵刺眼的光华,从中射出一道紫光,直朝布莱恩眉心投去。

    紫光打入眉心,布莱恩只觉得头脑一阵轰鸣,仔细一听才反应过来是一种玄妙声音,正在念诵一篇心法口诀,他按照默记下来,然后按照心法所述,意念一动,与外界天地相互沟通在一起。

    此时天色已晚,一轮明月高挂当空,月华倾泄而下,照耀着小池观百亩之地,周围的草木都泛起淡淡荧光。

    不知不觉,布莱恩体内的元阳又恢复如初,终于能行动了。

    他一跃而起,依照心法所述,面朝皓月,匀长呼吸,观想自己与明月合一,渐渐的,丝丝缕缕的光华洒落在他身上,不多时就在身上披了一层淡紫色光华,他将这层光华吸入口中。

    月华清凉,刚一入口,立时与体内才恢复的元阳之气交汇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精纯的先天真气!

    布莱恩连忙收功,他呆立当场,仔细思量,这才心中大震,终于明白了缘由。

    他赌对了。

    这《日耀真经》门功法只修太阳真气,极为凶险,偏向阳属性,长时间修炼,会彻底驱散体内之阴气,所谓独阳不长,他又无专门的纯阴功法配合,故而无法继续修炼下去。

    要化解这个尴尬,有两个方法,一是与修为有成的女子双修,通过吸收对方体内的元阴之气,达到阴阳冲和的目的。

    其二,就是借助一种纯阴功法来修炼,也可让自己阴阳合一,炼成真气。

    世间有两种功法是绝世级别的,一种是阴阳平衡的功法,一种是纯阴或纯阳的功法,极为罕见,都为超级大派所独有。

    布莱恩所修炼的《养气诀》实在太不入流,根本无法满足这些条件。

    却不曾想,布莱恩本来打算借助叶祁玉的阴气,竟弄巧成拙,在自己差点丧命的时候,意外激活了胸前玉佩中余下的所有灵力。

    更让布莱恩想不到的是,这紫月玉佩里,竟然蕴藏着一门专门修炼太阴真气的功法《紫月遮天经》。

    事实上,本来是不会触发的,原主人把玉佩留给他,本来也没想让他踏上修行之路,只是有一些辟邪护身的功能。

    偏偏布莱恩被父亲送到了小池观,还经历了一场生死,这才触发了玉佩中的所有灵力,包括其中蕴含的功法。

    布莱恩修炼这门功法之后,登时有了阴气滋养,阴阳交融而成的先天真气因而诞生。

    直至此刻,布莱恩才能依靠自身的修炼得以进步,就算不采补女子元阴,也可正常修炼。

    布莱恩摸了摸没了一丝灵力的玉佩,虽然如此,玉质依旧温润。

    他暗忖道,叶祁玉这个毒妇所传的功法如此霸道,想必也非常高明,如若换做正常人,当可将《日耀真经》与紫月玉佩中所载的功法同时修炼,两者相得益彰,进境一定很快。

    不过自己暂时只需要修炼太阳真气,等阴阳不平衡的时候再太阴真气修炼也不迟。

    想到这里,布莱恩继续对月吐纳起来……

    接下来几日,布莱恩除了打扫道观,接待香客,就是静修内炼。

    时间一晃两个月过去了,道观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布莱恩连忙出门查看,却见是知木道人领着一众弟子回来了。

    知木老道此去太华城降妖,当真是死里求生,几番周折才斩杀妖孽,头发都白了不少,脸色也苍老了许多,走路都有些不稳当了。

    布莱恩更是发现大师兄楚过少了一条胳膊,其余师兄师姐也都个个身上挂彩,颇为狼狈。

    布莱恩忙准备将众人迎入大殿,送上疗伤药物,一边问着:“师父,此行可还顺利?”

    知木老道叹了口气,摆摆手,道:“此次是我等大意,本以为只是鼠妖为祸,谁知半路上又杀出五个狐妖,估计都有筑基修为了,我等九死一生,配合阵法,符咒用尽,也才击伤其中一只,若非城主率人赶到,吓跑了她们,大家恐怕都回不来了。”

    布莱恩登时一惊,捏了捏大师兄楚过空空的左手衣袖,震惊道:“大师兄,你……”

    楚过微微笑着,笑脸上带着一丝凄凉,道:“小师弟,我没事,这几日观里可还好?”

    布莱恩道:“别的倒也没什么,只是前日师娘说有要事外出,至今也未回来,颇令人担心。”

    他没有将真相告知众人,只是随口帮叶祁玉的离去圆了谎。

    知木道人闻言色变,问道:“你师娘有否说去哪了?”

    布莱恩摇头:“不曾告知弟子。”

    知木道人面色凝重,叹道:“真是祸不单行!如今各地妖孽横行,外头哪里能安全?唉!”

    布莱恩心道:“这个毒妇师娘可比你厉害多了,何须你来担心。”

    知木道人看了看布莱恩,忽然眼睛一亮:“小十三,我观你身上透着一股凌厉气势,莫非修行已有进步?”

    布莱恩交代道:“不知何故,这几日春天朝气一至,弟子忽然感到真气汩汩,一下子冲开了全身大半窍xue,已然步入炼气中期了。”

    他这话还是谦虚了,其实这几日修炼飞速,一日千里,已经接近炼气圆满了,玉佩里的功法《紫月遮天经》与《日耀真经》,这两门经过耐色卷轴推演改良后,简直变成了为他量身定做的绝妙功法。

    当然,代价就是那团拳头大小的耐色卷轴,已经缩水了五分之二。

    “什么?!”知木道人又惊又喜,其余师兄师姐也都高兴起来,这算是一件值得欣慰的大好事了。

    三师姐徐云艾小嘴一抿,似乎想到了什么,俏脸有些嫩红。

    夜晚,精舍内灯火摇曳。

    布莱恩正在房屋静坐,忽然敲门声传来,清脆的女子声音响起:“师弟可曾睡下?”

    布莱恩听出是三师姐徐云艾的声音,起身走到门前,随手开了门,只见三师姐正面色通红地站在满口,口中握着一件粉红色物品,一下子放在布莱恩手中,口中说道:“师弟,这是师姐承诺给你的。”

    说完,徐云艾转身离去,根本不打算与布莱恩多说什么。

    布莱恩握着手中温热的物品,一看才知,原来这是一件粉色肚兜,还带着些许热气,他登时感到一阵无语。

    这才想起,之前徐云艾曾答应过他,若是修出真气,就将肚兜送给他,布莱恩本来未把此事当真,想不到三师姐却真的把东西送来了。

    两天后,小池观忽然来了贵客。

    众人都出来相迎。

    只见半空中飞来一个硕大的黄葫芦,是一件飞行法器,葫芦有三道弧度,上面坐了两个身穿青衣的青年男子。

    这黄葫芦飞落在小池观大门口,上面的两个男子也一跃而下。

    右边的男子约莫三十来岁,面容微黑,满脸傲气,手按腰间,腰间一口长剑,他一来就喝道:“小池观弟子何在?”

    知木道人连忙领着众弟子上前,道:“贫道在此。”

    男子手心一翻,一张青色令牌亮了出来,上面刻有“丹霄”二字,他道:“我等人是丹霄阁内门弟子,奉宗主之命,特来此召收门人,尔等还不跪拜?”

    原来是丹霄阁来的使者!

    知木道人不敢怠慢,小池观不过是丹霄阁一附属道观,两者地位悬殊,当下领着众弟子下拜见礼。

    男子扫视了众人一眼,问道:“莫非你小池观就这么几个人?怎么连个像样的弟子都不曾见得,居然还有缺胳膊断腿的,我丹霄阁要你何用?”

    “这……使者息怒。”知木道人语气一滞。

    布莱恩一听,微微皱眉,来人也太过猖狂无礼了,大家都是同门,何必如此。

    男子继续道:“三年之期已过,今次丹霄阁扩招,凡是炼气圆满之人,均可入我丹霄阁修炼,列为正式外门弟子,你小池观有几个炼气圆满的弟子?”

    知木道人道:“除我之外,一个人也无。”

    “一个也没有?”男子脸色难看起来,“别的道观少说也能有三五个,你小池观也太不争气了,罢了!横竖宗主下了指标,我就破例招两个勉强达标的吧,炼气中期的也招了!”

    知木道人忙道:“多谢丹霄阁栽培!”

    当下让布莱恩、楚过和徐云艾三人都站了出来。

    男子扫了三人一眼,把目光落在徐云艾身上,眼中闪过一道异样光彩,点点头,然后又看看断了一臂的楚过,摇摇头。

    他道:“残废就不要了,带回去还得治疗,浪费我宗门丹药,你们两个跟我走吧。”

    楚过闻言脸色一暗。

    布莱恩和徐云艾则心中微悦,能去丹霄阁修炼,是众人的梦想,呆在小池观,是无论如何也突破不到金丹境界的。

    “你二人收拾一下,我们立刻就走!”男子道。

    知木道人问:“这么急,特使要不要住几日再走?”

    男子摇头:“不必了,你这道观打理得实在有些不尽人意,知木师弟,你可得好好经营,多收一些天资好的门人,否则宗主降罪下来……哼!”

    “是,是。”知木道人唯唯诺诺。

    “当然了!”男子又道,“你若是办得好,宗门也不会吝啬,这是此次给你的奖励,收好吧。”

    说着取出两块灵石递了过去。

    知木道人接过一看,是两块中品灵石,登时大喜。

    布莱恩和徐云艾很快收拾完毕。

    男子取出黄葫芦法器,念了口诀,葫芦立刻变大,不比等闲房屋逊色,那两个特使,加上布莱恩和徐云艾,四个人坐在了葫芦背上。男子催动法器,离地而起,眨眼破空而去。

    小池观众人看着远去的布莱恩和徐云艾,心中各有滋味,张鹏心中想着,不知何时才能见到他的心上人徐云艾,就算再见,恐怕也……他心中一叹。

    知木道人则惦记着叶祁玉,去哪儿了呢……

    布莱恩看着脚下渐行渐远,最后化作一个黑点的太华城,暗道得记下这路线,得了空还得回来看望父母。

    这葫芦法器功能甚好,上面有一个半透明的青色防护罩,将天上罡风都挡在了外头,速度也极快,上千里遥远的路途,半日就到了。

    只见一座葫芦形状的巨大仙山,出现在布莱恩等人面前,山中云雾缭绕,仙鹤飞翔,阳光倾泻下来,一道长虹横贯当空,一片五颜六色,果然是仙家福地。

    这便是丹霄阁的山门云霄山,是吕国最安全的地方,百姓心目中的圣地仙山。

    人尚在云头,布莱恩就瞧见云霄山内的秀丽景致,亭台楼阁之中,有论道谈玄的弟子,广场上有练剑的门人,古松下有盘膝静坐的老者,当真气象万千。

    男子cao控葫芦法器降落下去,收起法器,领着众人来到门前一块巨大白玉石头牌坊下面,指着上头三个“丹霄阁”大字,淡淡道:

    “瞧好了,这便是我们丹霄阁的正门,当世修行宗门无数,却只有三教七宗才是真正的大派,我们丹霄阁便是其中之一,尔等能拜入丹霄阁,即便只是一个外门弟子,也胜过凡夫万倍!”

    两个使者一脸傲意,显示着自己的身份地位,与众不同。

    布莱恩和徐云艾相视一眼,默不作声,心中却一阵激荡,诚然,相对丹霄阁而言,小池观简直就是小村落,根本上不得台面。

    进入山门之中,径直来到大殿,大殿之上已然人满为患,约有一千多人站在殿内,听候安排。

    大殿中央立着一尊有数丈高大的金色塑像,正是丹霄阁开派祖师丹霄老祖的神像,眉目慈悲,手中捏着一根草药。

    高大的神像下方下面是一排蒲团,蒲团上坐着五人,中间一人头发花白,颇为老迈,眼珠浑浊,丝毫看不出是修行界的高人,然而这人正是丹霄阁当代宗主——药老人。

    其余四人三男一女,是丹霄阁的四大长老,耿灵溪、韩韬、石竹和苏桦,除了耿灵溪长老是一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美貌妇人之外,另外三个都是中年男子的模样,此时都神色肃穆,庄严无比。

    布莱恩看向绝色长老耿灵溪,不由闪过惊艳的感觉,如此绝色,人间罕见,只可惜高不可攀,甚至眉宇间有种比叶祁玉还要妩媚的韵味,尽管她一脸清冷,但不知为何,布莱恩就是有这种感觉。

    使者领着布莱恩四人进来之后,一个背负长剑的英俊青年上前,他扫视了一周,然后转身。

    他面朝宗主拜倒,说道:“宗主,这是最后一批了,人都已到齐了。”

    药老人缓缓点头,浑浊眼珠忽然射出一道精光,扫了大殿众人一眼,抬头道:“尔等都是我们丹霄阁下各大道观门人,多年栽培,也有些根基了,如今各地妖孽横行,正道七宗对付起来都有些吃力了,因此,今年增加了招收弟子的数量,尔等从今日起便是我丹霄阁外门弟子,若能晋升金丹境界,便可直接成为内门弟子,千万要勤修苦练,不可懒怠,我丹霄阁不养闲人。各位长老,我先下去了,你们安排好新弟子的事宜。”

    四大长老应了一声。

    韩韬长老掌管的是修行,他以悦耳男音说道:“尔等入门之后,可来藏经阁领取《丹霄经》第一卷功法,日后遇到修行之事,也可来找我。”

    石竹长老掌管日常琐事,他道:“稍后会为你们安排住处,若有生活难题,可来找我。”

    苏桦长老管的是任务,他扬声道:“尔等刚入宗门,不会炼制灵石,必须靠做宗门任务来赚取灵石,这灵石可是好东西,日后你们会明白的,与任务有关之事,可来找我接取和交付。”

    最后,是绝色妇人耿灵溪。

    她长了一张漂亮的鹅蛋脸,眼眸泛着迷人亮光,一头黑发盘结在头上,修长娇躯包裹在一片青绿色长袍之中,虽然衣袍宽大,依旧能隐约看见曼妙身段,着实惹人遐思。

    但任谁也不敢对她生出邪念,堂堂丹霄阁四大长老之一,修为高深,在场的弟子谁敢惹?

    此时她朱唇轻启,略显沙哑的声音传遍大殿,说道:“我管的是本宗戒律,尔等都要牢记我丹霄阁七大戒律,若是有人敢违背分毫,本座定不轻饶。”

    这个时候,有人在人群中低语:“这就是传说中咱们丹霄阁四大长老之一的毒娘子么,果然名不虚传,真是漂亮……”

    这声音虽小,能瞒过弟子,却瞒不过四大长老,耿灵溪登时柳眉一挑,明丽双眸生出一缕怒气,她冷眼道:“是谁在下面胡言乱语,给本座滚出来!”

    “……”

    下方众人一片沉寂,落针可闻。

    “哼,以为不说话就能躲得过本座的搜寻了么?给我出来!”耿灵溪伸出一根青葱玉指,遥遥一指,就有一道青光飞出,这道青光落在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身上,男子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这时那位站在众弟子前面的背负长剑的英俊弟子走上前,愤怒地踢了男子几脚,瞪眼道:“在耿长老面前也敢胡言乱语,你当真是活腻了!来人,送去毒蛇冢受罚!”

    “毒蛇冢?”一些老弟子闻言色变。

    立刻有两个身穿丹霄阁制式青衣的弟子上前,将男子拖了下去,男子虽然哭喊不止,却改变不了被惩罚的命运。

    布莱恩瞧在眼里,暗道这女人厉害,果然惹不起,以后在丹霄阁千万要当心些。

    四大长老又交代了几句,耿灵溪长老便宣布众人散去。

    接下来,自有老弟子领着新加入的外门弟子分派住处。

    走在路上,徐云艾在布莱恩耳边说道:“师弟,你看见了吗?刚才那个师兄好帅哦!”

    “师姐说的是哪个?”布莱恩扫视着周围。

    徐云艾眼神示意了一下,布莱恩举头看去,就见一个背负长剑的英俊弟子从旁边走过,身材修长,面白秀气,果然是少见的英俊之人。

    此人正是方才给药老人汇报,帮耿灵溪长老惩罚弟子的师兄。

    布莱恩和徐云艾都看出这人身份不简单,瞧着比一般的内门弟子还要超然一些。

    这人走后,徐云艾连忙叫住一个老弟子打听起来。

    这老弟子有四十多岁了,在丹霄阁呆了不少时间,他笑道:“他呀,是我们丹霄阁十大真传弟子之一的萧驰师兄!”

    “啊……真传弟子。”徐云艾美眸闪烁,一脸的艳羡。

    真传弟子比内门弟子的地位更高,是宗门的核心弟子,权力只在四大长老之下。

    布莱恩耸耸肩,道:“师姐,别羡慕了,咱高攀不起。”

    徐云艾拍拍布莱恩的肩膀,有些不开心地道:“师弟,你觉得师姐我配不上他么?”

    “咳咳!”布莱恩道,“我看配得上,我师姐是何等的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艳若桃李,婀娜多姿……是他配不上师姐才对。”

    “师弟你尽说大实话,不过我爱听。”徐云艾娇声笑了起来。

    布莱恩被安排在丹霄阁后山的一处山洞之中,后山有无数山洞,都是人为开凿出来,作为门人的住处以及静修之所,里头空间颇大,布置得很好,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可以称之为洞府。

    徐云艾则安排在了布莱恩洞府的隔壁,紧挨在一起。

    在丹霄阁安顿下来后,得去藏经阁领取功法,另外,每个弟子每隔七天都可去石竹长老那里领取一枚辟谷丹,这辟谷丹一枚可管饱七天,补充身体所需消耗。

    在宗门内是禁止吃凡尘食物的,会影响修行,一旦发现,门规处置。

    至于其他的,宗门就不管了,一切都要靠弟子做任务去争取。

    布莱恩跟着引路弟子来到藏经阁门前,韩韬长老早已坐镇门口,闭目盘坐,仿佛睡着了一般。(本章完)